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監控含碳豐富的濕地 成為聯合國氣候會議的談判重點

監控含碳豐富的濕地 成為聯合國氣候會議的談判重點

台灣濕地網
熱帶濕地,包括棕櫚沼澤和紅樹林,是重要的碳匯集區,但高達80%的碳儲存在水下的泥炭層。由於各處泥炭層的深度和廣度有所不同,以至難以測量體積,並計算儲存其中的含碳量。

聯合國氣候變化的跨政府委員會,將在華沙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提出新的指導原則,提供了改進的方法,更容易且更準確讓國家能衡量濕地碳含量變動,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主要科學家丹尼爾表示。

因濕地排水後可做為魚類養殖、農業和基礎設施的發展,整個熱帶地區的棕櫚沼澤紅、樹林和泥炭沼正在迅速消失。若認識濕地的價值,可以激起保護意識。

「紅樹林和熱帶森林濕地都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因為沒有太多的科學資訊可運用,直到最近」,丹尼爾表示。「但是,科學出版品現在揭示更多的信息,尤其是關於碳排放量。」問題部分原因是這些棕櫚樹雲集的沼澤區,有可能無法顯示儲存了多少碳,但其水表層下掩蓋著泥炭層。泥炭地和其他濕地,如沿海紅樹林沼澤,被認為是「高含碳」(high-carbon)的生態系統。
根據一篇丹尼爾與其他人聯名合著論文,在世界各地的熱帶紅樹林,儲存了20億公噸的碳(用碳公噸或PGC做單位),熱帶泥炭地儲存了89‭ ‬PGC,此論文在10月公佈於雜誌「碳管理」。關於這類濕地,有四分之三是在東南亞,11%在南美洲,9%在非洲,3%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和少量在亞洲其他國家和太平洋島國。

氣候變化的挑戰
由於泥炭地擁有很高的含碳容量、保存和復原能力,可以幫助減輕氣候變化的影響,丹尼爾表示。但是,許多濕地被破壞或退化,因為他們豐富的土壤,和在平坦的熱帶低地或沿海岸的位置,使他們對部份產業極具吸引力,如水產養殖和油棕或農業用木材。

當泥炭被挖出或焚燒以用作其他用途時,碳被釋放出來,導致高度溫室氣體排放量。印尼為了產生木材或供種植油棕櫚的土地,放火清除泥炭地,並產生霾害的情況,甚至蔓延到其他國家。
大多數國家缺乏準確的泥炭地評估工具,良好的工具能量化碳儲存或溫室氣體排放。測量特別困難,因為泥炭層通常在地表下和水層下,在同一地區裡的泥炭厚度也可能有所不同,丹尼爾說。
由聯合國氣候變化跨政府委員會批准的新指導原則,‭ ‬提供更精確的方法計算碳儲存和排放因子‭-‬溫室氣體平均排放率‭-‬特別是來自泥炭地,濕地、沼澤和海草。

更準確的計算將使各國能執行包括泥炭地、紅樹林和其他濕地的碳交易,但僅靠碳信用額度可能無法提供足夠的誘因以保護濕地,因為做為農業或工業用途,在短期內更有利可圖,丹尼爾說。
然而,當結合其他生態系統服務時,碳儲存的價值是可能轉成激勵因子,為國家保護濕地或將其轉換為低排放的用途,他說。
濕地也提供了機會,結合氣候適應和減緩策略。透過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的可持續濕地適應和減緩計劃(SWAMP),科學家們正在研究,應對氣候變化如何做好濕地管理,並幫助當地居民維持生計。
例如,棕櫚沼澤熱帶森林的保育,碳儲存不僅減輕氣候變化及避免溫室氣體的排放,還能提供水果給當地人民與其家人以出售維生,丹尼爾說。

熱帶海岸的沿岸,在紅樹林沼澤的沉積物提供保護,對抗因氣候相關原因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同時,紅樹林提供魚類產卵環境,及棲息地生物重要的糧食,也提供當地居民供出售的商品。
「推動這些類型的生態系統服務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他們確切的貨幣價值」,丹尼爾說。「如果沒有數字,就變得不那麼有吸引力。」

新的指導原則將推算出這些數字,丹尼爾希望在華沙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將使更多國家更意識到自有泥炭地、紅樹林和其他富含碳濕地的價值。
「現在是讓這種高度含碳生態系統議題浮上檯面的時候了」,他說,「我們現在對其有更多的了解,還有來自科學界的指引。沒有任何理由再做拖延。」

‬【全文翻自2013年11月04日CIFOR新聞;賴雯瑄編譯,審校王孟琦】
‭ ‬原文網址:http‭://‬blog.cifor.org/19973‭/‬monitoring-of-carbon-rich-wetlands-a-focus-at-u-n-climate-talks‭#.‬Uo5‭_‬LKgVF9C

引用來源:台灣濕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