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債務之爭非美國首要之務

債務之爭非美國首要之務

勞倫斯•薩默斯
本月,圍繞政府重新開張和提高債務上限的僵局讓華盛頓方面精疲力盡。正如1995-96年政府關門和2011年債務上限恐慌那樣,十之八九,今後能記住這段經歷的主要將是那些直接參與談判的人士。但未來的歷史學家們或許會將今天的危機視作一個轉折點——它暴露了美國民主的失靈,是應當避免的壞榜樣,而不是值得模仿的好榜樣。

本月,圍繞政府重新開張和提高債務上限的僵局讓華盛頓方面精疲力盡。正如1995-96年政府關門和2011年債務上限恐慌那樣,十之八九,今後能記住這段經歷的主要將是那些直接參與談判的人士。但未來的歷史學家們或許會將今天的危機視作一個轉折點——它暴露了美國民主的失靈,是應當避免的壞榜樣,而不是值得模仿的好榜樣。

令這場悲劇雪上加霜的是,當前危機中,人們爭論的大多數話題與美國面臨的重大機遇和挑戰並無太大關系。關於“持續決議”(continuing resolution)和提高債務上限具體時機的無休止討論如此,有關調整國會人員醫療計劃或削減醫療器械稅(僅占GDP的0.015%左右)的提議亦是如此。

更根本的在於:比起美國經濟面臨的其他更為緊迫的問題,目前和未來的預算赤字只是次要問題。關於美國將面臨重大赤字問題的預測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而且,比起政策界不少人著迷的長期預算協議,通過重增長手段間接解決赤字問題的政策在經濟上更穩健,在政治上也更合理。

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CBO)的最新預計是,聯邦赤字到2015年將降低為GDP的2%,十年後債務與GDP比例將低於目前75%的水平。CBO預計,按照現行法律,債務與GDP之比在較長期內將趨於上升,但相對美國經濟規模而言,上升幅度並不算大。如果增加稅收或削減支出的幅度在未來25年內達到GDP的0.8%,或是在未來75年內達到GDP的1.7%,將能夠抵消掉債務與GDP比例的這部分上升。

這些數字處於赤字預測的合理置信區間中。CBO最近一次的全面性評估顯示,不計政策調整引起的一切誤差,對未來5年外推預測的預計誤差達到GDP的3.5%。換言之,鑒於預測存在很強的不確定性,在沒有新的政策調整情況下,債務與GDP比例在未來25或75年內有近40%的下降概率。

當然,債務問題也可能變得比目前的預測糟糕得多。

但在大部分領域,政策制定者不會在缺乏具有說服力的統計學證據時採取強有力的行動。如果沒有證據表明極有可能發生顯著的氣候變化,很少有人會支持限制溫室氣體排放。但必須採取緊急行動削減赤字卻成了人們的普遍看法,即便權威的短期赤字預測沒有顯示出任何問題,長期預測也在誤差範圍之內。

毫無疑問,有些長期內具有深刻意義的措施應成為當前工作重點。CBO數據表明,只要經濟年增長率提高0.2%,便能完全消除預計的長期預算缺口。除瞭解決債務問題,提高經濟增長率還將促進家庭收入增長,增強美國相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實力,幫助國家和地方政府償還債務,促進研發投資。

促增長益處多多(減少聯邦債務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比起增稅、減支之類的措施,促增長政策帶來的好處會有更多的人感受得到。此外,在促增長政策方面,沒有哪個黨絕對比對方高明。我們需要增加公共基礎設施投資,也需要減少限制私營基礎設施投資的監管壁壘。我們需要增加教育投資,也需要加強教育機構的責任感。我們需要增加可再生能源技術相關的基礎科學投資,但在中期內,我們需要利用美國近年發現的大量天然氣資源。我們需要確保政府具備在信息時代有效運轉的工具,但同樣要確保公共政策鼓勵創業。

過去5年內投入“預算交易”的精力哪怕有一半能投入“增長戰略”,政府財政就會比現在更加健康,“美國榜樣”的力量也會得以恢復。在大多數美國人認為國家在向錯誤方向行進、家庭收入停滯不前之時,光是減少政治鬥爭是不夠的,我們必須開始著眼於那些真正最重要的問題。

本文作者為哈佛大學(Harvard)查爾斯•W•艾略特大學教授(Charles W. Eliot university professor),曾任美國財政部長

譯者/劉鑫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