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我們需要太陽能

我們需要太陽能

THE FINANCIAL TIMES
今年,大氣中二氧化碳的積累達到了又一個里程碑式的高度。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如今已達400ppm,而且積累的速度還在持續加快。過去幾年的經驗表明,一般的政治與外交手段不太可能解決氣候變化問題。只有一種方法可以確保解決這一問題:技術進步。

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為了打敗軸心國,同盟國開發出了原子彈。當在冷戰中受到威脅時,美國把人類送上了月球。在受到全球變暖的威脅時,我們肯定需要做出類似的努力來拯救地球。曼哈頓(Manhattan)計劃和阿波羅(Apollo)計劃匯聚了當時少數幾個國家最優秀的人才。今天的努力則需要國際合作。

該計劃需要一個明確的目標——就像“造出原子彈”或“實現登月”一樣。我們提議的目標是:把太陽能大規模發電的成本降到任何一種化石燃料大規模發電的成本之下。要實現這一目標,科學上會面臨巨大的挑戰。這些挑戰涉及能量的收集、儲存與配送——往往需要跨越相當遠的距離。

努力若想獲得成功,就必須設定時間表。我們提議把2025年設為該計劃的目標日期。屆時,我們應該能夠看到,每日可24小時大規模商業化供應太陽能電力,而且是以沒有補貼的價格供應。一個不錯的目標是,屆時供給美、歐、亞洲城市的太陽能發電功率至少達到1吉瓦。

20國集團(G20)的所有成員國都將受邀加入這一研究計劃。各國可自願加入,但美國與中國的參與將最為關鍵,而且它們將發揮領導作用。所有參與國都應投入資金在國內從事相關研發,但它們應遵循一套由國際社會共同達成的工作方案。各國應以任何自己願意採取的方式資助該計劃。要達到阿波羅計劃的投資規模,每個20國集團成員國每年只需拿出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05%,連續投入10年即可。

你可能會問,為什麽要專註於太陽能呢?答案是,我們需要把精力集中在一種能提供最明確成功前景的能源上。光伏電池收集太陽能的成本越來越低,在陽光充足的環境中,幾乎已具備經濟效益了。各個大陸都有這樣的環境。電力配送的成本也越來越低。電力儲存的挑戰最艱巨;必須在電池基礎科學上取得突破。不過,取得這樣的突破是可行的。

該計劃似乎很難推廣,但其他種種計劃帶來的政治經濟問題更加令人氣餒。潔凈煤要求各國做到自律,這似乎是不大可能實現的。一個缺錢的國家,為什麽在燃煤發電時要投入額外的資金呢?此外,國際社會很難就碳排放配額達成協議,要遵守協議就更困難了。我們唯一能安全依賴的機制就是市場——如果清潔能源足夠便宜,人們自然會購買。

那麽,該計劃的障礙是什麽?當然包括油氣行業的強大既得利益,在美國尤其如此。它們極大地限制了美國總統徵收碳稅或者補貼非碳能源的能力。但科學肯定就是另一件事了;從科學的層面來攻剋這個問題會為美國總統提供更大的迴旋餘地。

有些國家的財政部門或許會表示反對,但我們至少有兩種方法能夠讓該計劃不對它們構成凈成本。首先,該計劃可由碳稅來資助。其次,也可把用於其他方面的研究預算轉撥過來。經合組織(OECD)國家的公共研發資金,投入能源研究的不足10%。轉移一下研究重心就那麽困難嗎?全球最嚴峻的問題不應該成為我們研發支出的重中之重嗎?這個問題不應該吸引最優秀的人才嗎?

這個問題遠比人類登月重要。它應該引起同等程度的關註,而且這一次每個國家都應給予關註。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將影響到地球上的所有國家。

引用來源:THE FINANCIAL TIMES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