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全球增長再平衡之痛

全球增長再平衡之痛

馬丁·沃爾夫
全球經濟就像一座蹺蹺板。之前沉下去的一頭現在翹起來,之前翹起來的一頭現在沉下去。由此帶來了新的困難,新的機遇。但總體而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近一期《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報告中描述的並非災難。如果不發生什麽糟糕的事情(例如美國違約),全球經濟如今應該能實現更加平衡的增長。

全球經濟就像一座蹺蹺板。之前沉下去的一頭現在翹起來,之前翹起來的一頭現在沉下去。由此帶來了新的困難,新的機遇。但總體而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近一期《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報告中描述的並非災難。如果不發生什麽糟糕的事情(例如美國違約),全球經濟如今應該能實現更加平衡的增長。

IMF報告稱:“主要發達經濟體的活動開始從低迷加速。相比之下,中國和其他亞洲及拉美新興經濟體,以及獨聯體國家(程度較小一些),在從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復蘇以來經歷了一輪超出潛能的產出猛漲以後,增長已經降溫了。”

因此,呈現在我們面前的總體圖景,是全球經濟增長模式的棘手再平衡:高收入國家(主要是美國)的活力稍有改善,而新興經濟體活力出現令人困惑的大面積下降。

風險何在?有幾處明顯的風險。如果歐元區的進展只是暫時的會怎麽樣?脆弱成員國的緊縮措施和高失業率仍有可能引起強烈反對。同時,歐元區建立真正的銀行業聯盟的進展似乎停滯下來。

更加近在咫尺的危險是美國政治崩潰,導致財政政策出現嚴重的無序收緊,甚至債務違約。然而,另一個危險是非傳統貨幣政策的使用以及隨之而來的加息,最終被證明引發了混亂。有人擔心通脹會在高收入經濟體突然爆發。這看起來不大可能。

在高收入國家,一大危險來自財政緊縮的步伐過快,歐元區、英國以及近期的美國已經見證了這一點。一個結果是形成對貨幣政策的過度依賴,而且通常是非傳統貨幣政策,其對經濟的影響至少和財政刺激一樣不確定。未來的經濟學家或許會奇怪,我們為什麽在明顯是私人部門儲蓄過剩的時期,如此極度信仰貨幣政策的功效。

 

 

在美國,房地產行業復蘇、家庭財富增加以及更加寬松的信貸正在幫助推動復蘇持續下去。在“自動減支”的推動下,估計今年的財政緊縮幅度將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

但到2014年,這一比例應會下降到0.75%。

日本決意明年收緊財政政策,此舉或許為時過早。在歐元區,財政緊縮幅度預計將從2013年GDP的1%下降到明年的0.5%。不幸的是,盡管得到歐洲央行(ECB)援手,但歐元區核心國家需求依舊過於疲軟,外圍國家則信貸過於緊張。歐元區可能實現以出口帶動的快速經濟增長,這一錶面上的希望將被證明是海市蜃樓。

更長期來看,富裕國家的潛在增長速度以及實現財政穩定之路是大問題。與傳統看法相反,前者是最重要的問題。政府需要條理清晰的增長戰略,這將是他們能否掌控好財政局勢的主要決定因素。正因如此,不善加利用極低利率帶來的大好機會進行大規模投資擴張的決定,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對於新興市場經濟體而言,預計今年的增長率僅為4.5%,2014年為5.1%。中國今年的預計增長率為7.6%,2014年為7.3%。印度本財年增長率僅為3.8%,2014年預計為5.1%。但請註意:發展中亞洲(占全世界人口的一半)預計今年增長6.3%,明年增長6.5%,仍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快。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排在第二。

新興經濟體面臨兩重挑戰。首先,如今它們可能發現自己身處利率升高、大宗商品價格降低、高收入國家增長更加強勁以及中國增長放緩的全球環境中。

隨著高收入國家緩慢恢復貨幣緊縮,全球信貸寬松的日子已經結束了。對於“熱錢”流入新興經濟體的危害,全球得到了又一次警示。然而導致這些國家脆弱的還有其他原因:一個是昔日信貸增長過度,尤其是中國;另一個是太多國家依賴高昂的大宗商品價格。

其次,除了這些短期挑戰以外,某些新興經濟體還面臨長期挑戰。結構性放緩正在出現,特別是中國和印度。明星式的增長不能永遠持續。兩國也都飽受嚴重失衡之苦。然而,全球增長緩慢再平衡不會中斷“大趨同”——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經濟歷程。它只是意味著大趨同的步伐稍稍變緩而已。

全球短期和長期變革都應該是可控的,前提是沒有出現重大失誤。但可控之事必須始終得到控制才行。新興國家必須剋服眼前挑戰,為中期增長做好準備。

它們必須讓彈性匯率緩和某些經濟緊張。擁有龐大外匯儲備的新興國家還應該使用外匯儲備。

總體而言,新興經濟體比以往更加強健。但要保持增長,很多國家必須立即考慮展開新一輪結構改革——尤其是印度。

中國可能要做出艱難的抉擇:是接受經濟急劇放緩,開展政治上將遇到阻礙的改革,還是開始新一輪信貸大幅擴張。考慮到中國經濟中已經非常高的信貸水平以及嚴重的結構失衡,中國領導人應該選擇前者。他們會嗎?我們不知道。

比起2007年以後持續存在的奇怪狀態,如今世界正走向更加正常的狀態。前路必定坎坷。

譯者/倪衛國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