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歐洲新金融動盪…不容小覷

歐洲新金融動盪…不容小覷

Nouriel Roubini , 編譯余曉惠
2012年夏天,希臘可能退出、義大利和西班牙借貸成本居高不下,眼看就要讓歐元區崩潰。這個危險如今已大大降低,但根本問題仍未解決。

 

2012年夏天,希臘可能退出、義大利和西班牙借貸成本居高不下,眼看就要讓歐元區崩潰。這個危險如今已大大降低,但根本問題仍未解決。
幾個發展讓歐元區重回平靜。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基承諾「盡全力」拯救歐元,宣布收購困頓成員國主權債券的計畫。歐洲穩定機制(ESM)成立了,銀行聯盟也有一些進展。德國開始明白,歐元區不但是經濟工程,也是政治工程。
歐元區已經脫離衰退,儘管五個周邊國仍然萎縮。一些結構性改革已經展開,財政調整也在進行。降低單位勞動力成本以重建競爭力的內部貶值有些許進展,因而改善外部平衡。
但在平靜表面下,根本問題並未解決。首先,考量到人口老化和低生育率,大多周邊國家的潛在成長還太低,即使他們在2014年擺脫衰退,未來幾年實際成長率仍將不及1%。民間和公共債務水準也太高,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持續上升,因為產出呈負成長,代表中期可持續性的問題仍未解決。此外,競爭力只恢復一部分,外部平衡的改善大多來自周期性,而非結構性因素。最後,財政拖累復甦狀況趨於和緩,依然是問題。
當然,更大的問題在於邁向銀行、財政、經濟和政治聯盟的進展太緩慢,這些是歐元區長期存在的必要條件。事實上,後三者幾乎毫無進展,銀行聯盟的進展也很有限。德國拒絕接受聯盟共同承擔風險的部分,包括共同存款保險、共同破產銀行清算基金,與透過ESM直接資助銀行。
歐洲央行不願在政策上創新,像英國央行那樣整治信貸危機。不同於美國聯準會和日本銀行,歐洲央行並未加入量化寬鬆陣營,前瞻指引維持低利率的承諾也不太可信。利率仍過高,歐元太強勢,無法帶來更快成長。
核心和周邊國家的討價還價已經陷入停滯,但歐元區的政治緊張可能很快就會到達極限,周邊國家的民粹主義反緊縮政黨、和核心國家的民粹主義反歐元與反援助政黨,可能在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占上風。若是如此,新一輪金融動盪將衝擊歐元區脆弱的經濟復甦。過去一年多的風平浪靜,可能只是兩次風暴間的暫時現象。
(作者Nouriel Roubini是紐約大學教授、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