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聚焦上海自貿區:新思維試驗田 以開放倒逼改革

聚焦上海自貿區:新思維試驗田 以開放倒逼改革

新華網
上海自貿區9月29日正式掛牌,並同時出臺政策細則。境外華文媒體指出,自貿區成中國新一屆領導人治國新思維的“試驗田”,有內因和外因的綜合考慮,意義不可謂不重大。但是上海自貿區掛牌僅僅是拿到了先行先試的權杖,腳下的路,絕非坦途。

 

 

上海自貿區9月29日正式掛牌,並同時出臺政策細則。境外華文媒體指出,自貿區成中國新一屆領導人治國新思維的“試驗田”,有內因和外因的綜合考慮,意義不可謂不重大。但是上海自貿區掛牌僅僅是拿到了先行先試的權杖,腳下的路,絕非坦途。

 

成新一屆領導人治國新思維“試驗田”

 

香港《經濟日報》指出,上海自貿區是李克強背書的標誌性專案,是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另一對外開放里程碑。

 

臺灣《旺報》指出,自貿區的施行總體方案中,亮點之一莫過於金融創新改革,包含了利率市場化、人民幣資本項下開放等,而上海自貿區更可以說是“李克強經濟學”的落實版。

 

香港《文匯報》指出,國務院提出上海自貿區總體方案要點涉及6個服務業領域,其中要求加快金融制度創新更是各界關注的亮點。中國經濟日趨成熟,需要創新金融服務,進一步發揮增長潛力,成立上海自貿區將開啟中國金融改革的新階段,創新對外開放和融資模式,更好地對內外企業“引進來”和 “走出去”,為國家和區域發展創造優勢。

 

香港《大公報》援引分析指出,上海自貿試驗區將成為體現中國新一屆領導人治國新思維的“試驗田”,為加速擴大改革開放提供一手經驗。

 

文章援引專家王德培的話說,中央已將上海自貿區定調為“新形勢下推進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11月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改革是主基調,自貿區集深層次改革突破於一身,勢必成為主基調的主基調。

 

他強調,僅3個多月時間就能拿出具體方案、行政提案、立法程式跟進,其迅速恰恰顯示了高層對自貿區的一致性認同。

 

臺灣《聯合報》社論指出,自8月初國務院正式批准設立到付諸實現,前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充分展現習李深化改革開放的行動力。

 

文章指出,從宏觀面來看,中國經濟改革主要在兩個方面,一是內部市場化改革,以市場機制引進民間活力,調整經濟結構。二是對外市場開放,加速和國際金融貿易的接軌,這樣的改革方向,正是李克強多次強調的“大陸經濟升級版”。

 

但因為涉及到深層的體制改革,非一蹴可就,因而沿襲過去推動改革路徑先採取“試點”做法。上海自貿區就是在此一背景下浮上檯面,它肩負的是打造“大陸經濟升級版”先行先試的重任。

 

美國《星島日報》指出,自貿區備受海內外關注,主責官員直言不少領域涉及改革深水區,效果仍待觀察。正因為自貿區在改革深水區進行探索,成功帶來的效果會特別明顯。

 

文章說,中國本屆政府上任後,如何把發展推上新臺階必須擺上議程,總理李克強對突破舊有框框,加強市場機制,表現相當進取。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指出,上海的自貿區試驗意義比肩甚至超越第一輪以開放促改革時建立的深圳經濟特區。這是當下中國全力推進改革的一個縮影,它不是一兩項稅收優惠,也不是招商一兩家骨幹企業,而是機制和體制的真正全面創新和升級。這是一個完整的從經濟體制到監管體制再到行政體制改革的綜合試驗區,它將創造出一個符合國際慣例、自由開放,鼓勵創新的市場經濟環境。

 

上海自貿區的國際視野

 

美國《星島日報》指出,北京方面推動上海成立自貿區,涉及內外因素。目前國際間不同國家組成多個自由貿易區,形成新的合作形式,中國需要成立自貿區作為應對策略。內因方面,是中國經歷改革開放多年,產業必須升級,但要打破瓶頸,單靠自身力量不易達致目標,增加對國際開放,引進外來的市場力量,是提升結構的方法之一。

 

香港《大公報》援引分析指出,目前美歐日三大經濟體力圖通過TP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TIP)、多邊服務業協議(OPSA)形成新一代高規格的全球貿易和服務業規則,來取代世界貿易組織,圍獵中國製造和“金磚五國”,逼迫他們二次入世。

 

分析指,中國對於包括TPP在內的,有利於促進亞洲地區經濟融合和共同繁榮的倡議均應該持開放心態,早參與早受益,才有可能在談判中掌握一定主動權,不被邊緣化。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稱,不能說發達國家制定的所有遊戲規則都是錯誤的,因不少規則符合市場發展和經濟升級的內在規律要求。對於新一輪的遊戲規則,如果整個國家要進去可能有困難,可以先讓自貿區主動門戶洞開。所以中國須用積極態度對待,其中一些合理的規則同中國自身的改革方向是相容的。因此還是得採用最小公約數原理,找到交集並推進自身的轉型發展,同時借此規則消解掉大部分既得利益和利益集團,最終建立國際通行的規則以儘量避免更多不合理的利益固化和路徑依賴。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評論文章說,上海自貿區推行的力度和速度都是讓外界始料未及的。最直接的推動力是不想被各種跨國間的自貿區談判孤立。中國是全球化的贏家之一,但WTO的運行機制目前面臨各種挑戰,影響到全球範圍內的貿易自由化的進一步深入。中國需要通過加快上海自貿區的建設來破解這一困局。

 

《金融時報》中文網稱,中國政府啟動自貿區的決定表明,中國是在嘗試利用一個創新的方式來提振貿易領域的競爭力。這點尤其重要,因為其他經濟體都在積極促進貿易集團以及合作夥伴關係,其中最重要的當屬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其成員占全球產出的近40%,約占全球貿易的三分之一。

 

推動自貿區的內部因素:以開放倒逼改革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指出,自貿區肩負了四大使命,一、貿易的自由化、二、投資的自由化三、金融的國際化,四、行政的精簡化。自貿區建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要在現有的開放試點裡,化繁為簡,減少行政成本,提供一條整合現有海關特殊監管區的有效路徑。這即是實踐 “小政府”的全新的執政理念,也是理清市場和政府最優邊界的最新嘗試。

 

《大公報》稱,加快政府職能轉變和創新管治方式,確乃當前中國體制改革的最基本層次,這裡不搞好其他領域的政策推行均難有堅實基礎。政府既要管好市場,又不能過度及不當地干預,如何平衡甚考功夫。

 

臺灣《中國時報》指出,從戰略的角度來看,上海自貿區的使命十分明確,就是改革方向的先行者。

 

文章說,“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被視為下一輪經濟成長重要關鍵。過去講優惠政策就是財稅、金融等方面的政策,而上海自貿區不是這樣的概念。上海自貿區的重心不僅是金融業的大幅度開放,仔細閱讀《總體方案》可以發現,深化金融領域開放創新只是試驗區建設的五個主要任務之一,排在它前面的還包括,“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擴大投資領域開放”和“推進貿易發展方式轉變”等。即使在擴大投資領域開放中,金融服務領域的擴大開放也只是其中的一個專案。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評論文章指出,當前中國經濟、社會、政治、文化、生態等建設進入到新階段,改革也進入到深水區、攻堅期,之前的第一輪的改革紅利逐漸消失,改革面臨各種既得利益集團的阻礙,面臨日益嚴重的利益固化的挑戰。中國政府大力快速推動上海自貿區的建設,也蘊含著通過“再開放”來倒逼中國國內改革紅利的出現,通過改革紅利的釋放來維持中國各方面的可持續發展。

 

《大公報》援引王德培觀點還說,推進上海自貿區背後既有現實緊迫的經濟意義,也有政治上的深刻謀劃,還有時代背景切換的客觀反映。

 

文章說,此間輿論普遍認為,上海自貿區三大核心要點之一即是以備案制替代審批與核准(另兩項是負面清單、國民待遇),這是對部門過度行政權力的抽離,本質上就是一次體制改革的嘗試,真正把權力關進籠子裡,實現“權力要服務、監管擔責任”。

 

王德培就此分析料高層主要有三點考慮。首先,催生市場化改革升級版。其次,以開放倒逼改革。當年是以改革促開放,如今改革動力不斷衰竭,再次面臨艱難的十字路口,複雜利益格局難以打破。“上海要當好全國改革排頭兵”也不是白說的。其三,促進政府轉型實質化——這甚至是高層力推自貿區的首要考慮。

 

腳下路絕非坦途

 

香港《文匯報》稱,上海自貿區今日正式掛牌,但是掛牌僅僅拿到了先行先試的權杖,腳下的路,絕非坦途。上海市金融學院院長陸紅軍直言,上海自貿區長路漫漫,究竟如何與國際接軌、制定符合國際慣例的機制,是不小的難題。

 

陸紅軍表示,中國自貿試驗區首先選擇在上海,因為上海已具備國際貿易中心的基礎條件,然而在總體框架下,自貿區該如何去具體實施這些細則,未來或許將遭遇到不少坎坷。“這是一場改革,當然會觸碰到一些最核心的既得利益,這就需要將改革進行到底的勇氣。”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指出,自貿區的可擴展性和複製性涉及兩個問題,一是自貿區自身區域是否有擴展空間,28平方公里很小,現在做的很多文章其實是在28平方公里以外的。 因此未來擴張是留有空間的,主要要看試點的效果。

 

二是其他地方自貿區會不會跟上,主要是這一次自貿區的制度創新的力度、尺度之大,難度之高,對於現有行政機構來說都有一個消化和適應的過程,如果短期內多次複製,可能會導致他們的工作過度負荷。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稱,隨著中國政府推動經濟轉型,使其減輕對投資的依賴,轉向更多創新型行業,這些步驟都是中國長期發展藍圖的一部分。但是,相對固化體制的阻力很難克服,同時在全國範圍推行改革的風險也較高。於是就有了在一個特定的地方集中做出改革努力的決定,李克強選擇將上海自貿區作為改革試驗場。

 

臺灣《中國時報》稱,上海雖開始啟動自貿區,但金融自由化與目前整個金融體系的運行與機制間,存有非常大的矛盾與利益衝突、政府職能的轉變更涉及利益問題,顯然還需一些時間摸索才能順利運行。

 

臺灣“中央社”指出,不少人士認為,金融開放對大陸不可謂小事,初期開放程度多大、大陸對自貿區有多大決心,還需要實際細則公佈才能知道

引用來源:新華網
分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