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金磚四國錯失改革良機

金磚四國錯失改革良機

安德斯•奧斯倫德
在十年的熱捧之後,投資者突然開始冷落新興市場。“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經濟增長率急劇下降,經常賬戶惡化。令人驚奇之處不是蜜月的結束,而是它竟然能持續如此之久。

在十年的熱捧之後,投資者突然開始冷落新興市場。“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經濟增長率急劇下降,經常賬戶惡化。令人驚奇之處不是蜜月的結束,而是它竟然能持續如此之久。

2000至2008年,世界經歷了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大宗商品和信貸繁榮。《創世紀》曾警告,在七個豐年之後,“隨後又要迎來七個荒年,全地必被飢荒所滅。”令金磚四國獲益超出理應水平的大宗商品與信貸聯合周期,或許也是上天註定的。

成熟經濟體實施量化寬松,廉價融資大舉涌現,讓繁榮延長了五年時間。在“豐年”,金磚四國無需做出艱難的選擇。而如今,頑固的精英階層似乎既不願意做出選擇,也無力做出選擇。他們的生活太優越了。

現在,繁榮結束了。巴西和俄羅斯受到大宗商品價格回落的沖擊,價格下跌預計將持續數年。這兩個國家還有可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近期研究還發現,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5000美元時,一國的增長往往會急劇放緩。

盡管金磚四國積累了大量的外匯儲備,但它們並未利用景氣的幾年改善經濟的基本狀況。中國的銀行杠桿過高,印度則遭遇了大多數經濟弊病。該國通脹過高,預算赤字、公共債務和經常賬戶赤字過於龐大。政府治理最多只能說馬馬虎虎,腐敗猖獗,經商環境不佳。

世界銀行(World Bank)編纂了185個國家的經商便利指數。以此衡量,金磚四國的表現甚至更差,中國排名第91位,俄羅斯排名第112位,巴西排名第130位,印度排名第132位。俄羅斯定下了排名上升100位的長期目標,但目前尚未拿出什麽針對性的舉措。與此同時,中國則在游說世界銀行廢除這個指數。

從一些“包袱”工程的建設中,不難看出繁榮時期的自大,奧運會便說明瞭一切。2008年北京奧運會支出400億美元,超過歷屆奧運會。俄羅斯為2014年索契冬奧會投入510億美元,而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的支出僅為60億美元。巴西近期爆發的抗議在一定程度上是針對2014年足球世界杯和2016年奧運會的高成本。

但在關鍵的基建投資上,巴西、印度和俄羅斯投資不足,導致諸多瓶頸出現。俄羅斯自1994年之後就再也沒有擴建過公路網。預計到2018年,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之間才有高速公路相連,而之所以等到那時,是因為俄羅斯屆時將主辦世界杯。

更糟糕的是,目前的金磚四國思維已入歧途。它們的國有部門龐大,保護主義傾向較重。由於這些國家近年來經濟成功,而西方遭遇金融危機,因此政策制定者日益認為國家資本主義是出路,而私企和自由市場是麻煩。特別是在俄羅斯和巴西,盡管政府腐敗才是關鍵問題,但有影響力的階層卻呼籲政府發揮更大作用。

上個月,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議員、國家杜馬經濟政策委員會主席伊戈爾•魯堅斯基(Igor Rudensky)甚至聲稱:“經濟的領導角色和制高點必須屬於國有企業……我們必須保留(蘇聯)歷史經驗的積極部分。”回到未來吧!

即便金磚四國的政治領袖直面現實,它們龐大的國有企業依然具有支配力。這些企業牢牢控制著能源、交通和銀行業。但金磚四國並不是世界的統治者。因為它們的存在,西方淡化了世貿組織(WTO)的作用,轉而尋求與志趣相投的國家達成地區貿易協議,如美國和歐洲之間的《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系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以及囊括環太平洋多數國家、但將中國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金磚四國的盛筵已經散場。它們能否恢復活力,取決於它們能否在嚴峻時期開展改革。因為缺乏勇氣,它們已經錯失了在繁榮時期改革的機會。

本文作者是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