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美俄漸冷,中俄漸熱?

美俄漸冷,中俄漸熱?

傑夫•代爾
當20國集團(G20)領導人下月彙聚聖彼德堡舉行峰會時,世人將會關注東道主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與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之間的肢體語言。本周,奧巴馬取消了原定將在莫斯科另外舉行的美俄雙邊峰會,以此來冷待這位俄羅斯領導人。


英國《金融時報》 傑夫•代爾 華盛頓, 柯特妮•韋弗 莫斯科報導

當20國集團(G20)領導人下月彙聚聖彼德堡舉行峰會時,世人將會關注東道主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與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之間的肢體語言。本周,奧巴馬取消了原定將在莫斯科另外舉行的美俄雙邊峰會,以此來冷待這位俄羅斯領導人。

但是,媒體的鏡頭還將急於捕捉普京與中國上任不久的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的融洽程度。習近平已然在不聲不響地推動中俄兩國走近。

在近期與普京打交道中感到失落的奧巴馬政府,公開“降級”其對美俄關係的期待。然而,這種做法的一個意外後果,可能是推動俄羅斯與中國以某種方式走得更近,而這可能是不利於美國的。

“如今,俄中領導人互通電話的次數,超過他們各自與美國領導人的通話次數,”華盛頓智庫“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主席德米特裡•西梅斯(Dmitri Simes)表示。

美國官員堅稱,俄羅斯決定庇護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洩密者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並不是取消9月份美俄峰會的唯一原因。

鑒於議程上幾乎沒有具體內容,他們擔心此次峰會只會給普京帶來一個有用的拍照機會。自去年重掌總統大權以來,普京對政治對手進行了打壓。

然而,與普京鬧出新的不和意味著,曾對自己與俄羅斯開展外交往來的能力寄予厚望的奧巴馬政府遭受了重大挫折。

今年4月,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湯姆•多尼隆(Tom Donilon)向普京遞交了奧巴馬的個人信函,列出了兩國可以開展合作的一份議程。

奧巴馬已將達成新的核裁軍協定列為他在第二任期的關鍵目標之一,同時美國官員談到,與俄羅斯合作是解決敘利亞內戰的唯一途徑。

雙方擬定了兩國官員舉行一系列會議的日程表,試圖在這些問題以及其他問題上取得進展。

白宮決定取消莫斯科峰會,相當於承認其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在毫無實質進展的情況下,白宮不能讓總統去莫斯科,”前白宮官員、如今是華盛頓卡內基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俄羅斯問題專家的安德魯•韋斯(Andrew Weiss)表示。

奧巴馬在國內也受到壓力,要求他對普京擺出更強硬的姿態。正如奧巴馬週二在接受脫口秀主持人傑伊•萊諾(Jay Leno)採訪時所承認的,2014年俄羅斯冬奧會可能成為新的導火索。奧巴馬在提到可能會在冬奧會舉辦城市索契實行的俄羅斯同性戀法律時表示,“我受不了”那些“恫嚇”男女同性戀的國家。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對奧巴馬政府來說,俄中關係的冷暖是一個重要因素。1969年,蘇聯和中國之間曾經打了一場短暫的戰爭。俄中兩國有很長一段時間處於緊張和對立狀態。不過,在反對西方干預其他國家的事務方面,兩國在意識形態上比較合拍。

地緣政治的變遷也在推動俄中兩國相互走近。美國“重心”轉向亞洲,已促使中國同俄羅斯加強關係。與此同時,歐洲能源需求放緩,而美國又出現葉岩氣繁榮,這兩個因素迫使俄羅斯物色亞洲的能源客戶。普京在再度出任總統後首次外事訪問的目的地就是北京,而習近平出任中國國家主席後出訪的第一站便是莫斯科。

在西梅斯看來,一種可能結果就是上世紀70年代的三角外交格局重現,俄羅斯和中國利用更緊密雙邊關係的可能性,增加各自在與美國打交道時的籌碼。

“這不會是一種正式的聯盟,也不會是一種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但雙方會有一種感覺,即他們日趨處於相同的處境,需要團結起來抗衡美國,”他表示。

這種做法對俄羅斯可能有很大吸引力。莫斯科刊物《全球事務中的俄羅斯》(Russia in Global Affairs)主編費奧多•盧科亞諾夫(Fyodor Lukyanov)表示:“俄羅斯未來將會面臨的兩難困境是,如何在一個中美兩國都更為強大、更為重要的世界上生存下去……但是俄羅斯必須擠進那兩個國家之間。”

他補充說:“俄羅斯肯定正在將重心轉向中國。如果美俄關係真的惡化,那麼俄羅斯將別無選擇,只能更加靠攏中國。”

譯者/和風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