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警惕“密切關聯”的金融體系

警惕“密切關聯”的金融體系

吉蓮•邰蒂
如果葡萄牙或意大利政府陷入嚴重的債務危機的話,將如何影響歐元區其他國家以及美國的主權和銀行風險?或者,如果美國金融機構因為美國加息而受損,那麽歐洲的銀行和保險公司將做何反應?

如果葡萄牙或意大利政府陷入嚴重的債務危機的話,將如何影響歐元區其他國家以及美國的主權和銀行風險?或者,如果美國金融機構因為美國加息而受損,那麽歐洲的銀行和保險公司將做何反應?

今年夏天,很多投資者可能會考慮這些問題。畢竟,自從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顯示出現代金融體系的相互關聯性有多強以來,“反饋循環”(feedback loop)這個詞就給人們帶來了恐慌。由於最近幾個月,交易流動性一直在收縮(同時波動性一直上升),危機蔓延和反饋循環的問題正再度引發不安。

盡管蔓延這個詞招致了恐慌,同樣令人警醒的是我們對復雜的現代金融流動網絡的理解有多麽貧乏。當然,自2008年以來,有大量就資產類別或單個國家——或者單個大陸——的表現進行分析的經濟研究出爐。但如果你把金融經濟學領域與自然科學相比的話,那麽把金融作為一個單一的、具有內部關聯性的對象進行的“整體”分析少得驚人。或者,正如前物理學家、現在任牛津大學(Oxford)經濟學教授的多伊恩•法默(Doyne Farmer)所言:“我們花在極地研究方面的時間多於對經濟體系的研究……鑒於(金融對我們生活的)影響,這點非常奇怪。”

那麽,有沒有解決方案?為了彌補這種狀況,法默教授正啟動自己的研究項目。但同時,一個由美國和意大利經濟學家(包括麻省理工(MIT)的羅伯特•默頓(Robert Merton)和羅聞全(Andrew Lo),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戴爾•格雷(Dale Gray)等名人)組成的大型團隊也在努力填補這一空白,他們的研究方法不是跟蹤晦澀成謎的金融流動,而是考察反映關聯性的替代信號,即信用衍生品價格。

特別的,去年,這個團隊針對很多歐美銀行、保險公司和主權實體的信用違約互換(CDS)的價格走勢進行了分析。接著,他們將不同機構和地域之間的關聯性繪製成了一張合並地圖,以顯示相互關聯的緊密程度,模型跨度為過去10年。

由於研究技術所限,這一研究並不完美;CDS價格並不總是完全與實際金融風險吻合。但由於CDS領域涵蓋了各種各樣的實體,並且由與金融流動關系密切、富有經驗的參與者交易,因此CDS價格是一個有用的信號。從這些“地圖”中,我們發現了兩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首先,關聯程度與西方世界的危機蔓延風險之間似乎存在差異。2012年3月,繪制出的地圖顯示,美國金融實體與歐洲主權實體或私營部門實體之間僅有較低的關聯性;當歐元區的狀況惡化時,在CDS領域,美國銀行沒有受到糟糕影響。相比之下,意大利實體似乎很容易受到全球所有其他地區危機蔓延的影響;希臘銀行和保險公司也是如此。

然而,這些地圖反映出的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相互關聯性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化。最為明顯的是,當經濟學家們繪制2009年與2012年之間的金融關聯性地圖時,他們發現,這兩年之間的關聯性遠遠高於2004年與2007年之間。這可能是因為金融業的整合。

然而,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種狀況已成為金融業的一大背景。正如默頓教授所言:“從信用敏感性來看,危機後整個金融環境的關聯程度遠遠高於以前。”

如今,正如默頓教授同樣指出的那樣,我們不能不假思索地以為,關聯性本身是件壞事。他認為:“很多關聯性可能源於金融市場效率的提高和聯系的加強。”但金融體系的聯系變得更緊密的一個結果是,這加大了危機蔓延的可能性。另一個結果是,貨幣政策、金融政策和監管政策不可能單獨發揮作用;在一個反饋循環十分緊密的世界里,政策措施需要聯動。

該研究得出的另一項結論是,監管者和投資者都需要更好地理解這些關聯性以及它們將如何變化,並利用大數據的力量做到這點。

如果之前有更好的有關歐元區金融狀況的“地圖”在今年問世,或許,塞浦路斯的銀行業危機就不會讓我們感到那麽意外了;或者,至少政策制定者和投資者就沒有那麽多藉口,去忽視那些與生活在一個相互聯系的世界相關的挑戰了。這確實是一個有益的教訓。

譯者/梁艷裳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