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歐元區危機的最後一幕

歐元區危機的最後一幕

托尼•巴伯
現在距每年8月的假期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歐洲國家領導人肯定希望能在不用擔心歐元區局勢會突然失控的情況下享受陽光(如果成真的話,那可是4年來的頭一次)。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為樂觀情緒提供了一些支撐。
 

現在距每年8月的假期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歐洲國家領導人肯定希望能在不用擔心歐元區局勢會突然失控的情況下享受陽光(如果成真的話,那可是4年來的頭一次)。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為樂觀情緒提供了一些支撐。

近日葡萄牙財長辭職引發一場政府危機之後,該國領導人僅用7天時間就控制住了局勢並穩定住了金融市場。在希臘(該國像葡萄牙一樣,靠國際救濟過活),貸款機構正想方設法確保應急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向希臘政府,盡管換來的只是後者不太徹底的改革。

從更大的範圍來看,克羅地亞加入歐盟(EU)、歐盟決定與塞爾維亞啟動後者的入盟談判、以及批準拉脫維亞加入歐元區的請求,都展現出了歐洲團結的持續吸引力。最後,最新的採購經理人指數(衡量私營企業前景的指標)處於2012年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歐洲應該會在今年下半年擺脫衰退。

這些跡象雖然鼓舞人心,卻並非表明此次危機正在消退的確鑿證據,它們只能表明,此次危機正進入另一個階段。接下來的12個月,將出現若乾政治、社會和金融市場挑戰,再次考驗歐洲的危機管理技能。

首先,歐洲不論會出現什麽形式的復蘇,其背後的大環境都仍是各國信用狀況良莠不齊。因此,相對於奧地利和德國的對手企業,亟需成本適中融資的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企業持久性地處於劣勢。這是對單一貨幣預期好處的一種嘲諷,同時也使得私營部門無法顯著緩解南歐地區的大規模失業。

另外,歐洲對抗危機的理念框架——向作惡者提供金援,前提是他們得過過苦日子、做做自我批評、承諾推行良性的改革——依然不會改變。在這點上,德國9月22日的大選到底是會產生一個中右翼、中左翼還是一個大聯合政府其實並不那麽重要。對於利用德國經常賬戶盈餘來化解南歐的經濟低迷、從而實現歐元區經濟再平衡,沒有哪個主流政黨顯示出了興趣。

歐洲團結的理想將在明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面臨考驗。這次選舉將為選舉產生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若澤•曼努埃爾•巴羅佐(José Manuel Barroso)和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歐盟各國領導人的俱樂部)主席赫爾曼•範龍佩(Herman Van Rompuy)的接任者鋪平道路。預計,民粹主義、反現行體制和反歐盟政黨的支持率將大幅上升。

在可預見的未來,那些贊同雄心勃勃的一體化舉措(例如推出共同債券或建立包含共同存款保險的銀行業聯盟)的人士,將在政治上遭遇寒冬。上月,荷蘭的一項聲明就突顯出這一點。該聲明宣稱,在各個政策領域均打造“更緊密聯盟”的時代已經結束。此外,人們從法國政府與巴羅佐過去幾周互相抨擊的措辭中,也感受到了共同目標的脆弱。

這不僅僅是一些苗頭。要敲定正在形成的針對被紓困國的新一輪金援,強大的集體努力精神是不可或缺的。我們以為期3年的愛爾蘭和葡萄牙紓困計劃(分別於今年12月和2014年6月到期結束)為例。歐洲領導人原本希望按時退出這些計劃,以證明歐盟無懈可擊的危機管理能力。但愛爾蘭很難走出衰退的事實表明,被紓困國順利回歸私人資本市場可並不是板上釘釘的。

至於葡萄牙,該國的政府危機暴露出了政界和公眾對緊縮政策的忍耐限度。在不進行更多援助的情況下,退出葡萄牙紓困計劃是不太可能的,因為該國公共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正升向130%、實質性經濟增長仍遙不可及、而且還有近五分之一勞動者失業。與此同時,也幾乎沒有什麽專家認為希臘能避免另一次債務重組。

2010年5月希臘接受首次紓困以來,債權國的政治環境變得越來越不利於採取行動援助被紓困國。然而,債務國對於苦難的忍受力正接近極限。歐元區危機的最後一幕,將在這種有害的對峙中開啟。

譯者/梁艷裳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