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FT社評:美歐應以貿易“延壽”

FT社評:美歐應以貿易“延壽”

英國《金融時報》
美國和歐盟(EU)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協議談判的正式啟動,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提供了一個契機,有助於它們深化經濟聯系和攜手延長對全球經濟的主導。但該談判險些未能啟動,這一事實凸顯出,歐盟和美國若想達成一項具有長久影響力的協議,必須要突破重重障礙。

美國和歐盟(EU)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協議談判的正式啟動,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提供了一個契機,有助於它們深化經濟聯系和攜手延長對全球經濟的主導。但該談判險些未能啟動,這一事實凸顯出,歐盟和美國若想達成一項具有長久影響力的協議,必須要突破重重障礙。

談判於本次八國集團(G8)峰會上啟動。本次峰會東道主、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估計,這項協議將給歐盟、美國和世界其餘地區各自帶來相當於1000億英鎊左右的效益。盡管這只相當於歐盟或美國年產出的約1%,但它並非沒有吸引力。全面貿易協議的真正回報不僅僅是靜態的經濟效益,還包括對創新的推動、以及進入更大市場帶來的規模經濟效應。如果雙方能達成一項重大協議,應該會對大西洋兩岸的經濟增長產生長期提振。

全球經濟重心向亞洲轉移是不可阻擋的。但一項廣泛的協議很可能會延緩這種趨勢對大西洋地區影響力的沖擊。現在,通過整合市場,美國和歐洲將可憑借聯合在一起的影響力,確保自己仍有能力為世界其餘地區設定市場標準。如果在條件合適(或等到條件合適)的時候,把雙方達成的最終協議向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其他國家開放,那麽美國和歐洲的這種能力將進一步得到增強。對雙邊協議的一種常見的反對聲音是,這種協議轉移了貿易並創造了新的貿易;但當“雙邊”覆蓋的範圍已相當於全球經濟的一半時,這種異議就非常無力了。

法國堅決不同意將文化納入談判範圍,一度危及了談判的啟動。但如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若澤•曼努埃爾•巴羅佐(José Manuel Barroso)所說,文化例外不等於“文化極端反動”。開拓一些“縫隙市場”,允許數百萬歐盟公民在那裡繼續消費和喜愛美國文化,是合理的政策。而法國政府卻要求文化免談——這是錯誤的做法。在談判開始之前就要求讓步,通常只會導致談判根本無法啟動。相反,歐洲應該做的是,在談判中將文化作為特別優先考慮的事項(這意味著,歐洲反過來需要向美國做出一些讓步)。

歐盟和美國領導人必須本著促成一項盡可能全面的協議的態度去談判。他們必須堅定地保持這種態度,因為談判雙方的各種特殊利益將令這種態度面臨嚴峻考驗。

譯者/闌天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