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QE」過後

「QE」過後

馬凱
人類社會以最奇特的行動迎來廿一世紀:執全球經濟牛耳的美國,主宰貨幣政策的聯準會,在理事主席葛林斯潘的主導下,強將基準利率壓抑到超低水準,以解救網路泡沫破滅引發的危機。

 

人類社會以最奇特的行動迎來廿一世紀:執全球經濟牛耳的美國,主宰貨幣政策的聯準會,在理事主席葛林斯潘的主導下,強將基準利率壓抑到超低水準,以解救網路泡沫破滅引發的危機。
這一勇敢到跡近瘋狂的舉動,一舉否定了兩百多年歷代經濟學大宗師燈傳心授的智慧,肆意扭曲最重要的資本市場時時刻刻發出即時訊號的價格機制,同時幾乎無限度地釋出巨量資金四處流溢;而且任其毫無節制地持續好幾個年頭,直到金融海嘯前夕才如夢初醒地猛然將利率拉升。
瘋狂橫流且成本超低的資金將房價一倍復一倍地推高,與葛林斯潘另一隻手縱放出來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怪獸朋比為奸;一方面在完美包裝之下,將臭如糞土的劣質房貸裝點成貴如金玉的證券,打上三大信評機構最高等級的標示,暢銷全世界;一方面則幾乎全無限制地瘋狂放出房貸,為點土成金的衍生性金融製品提供最大限度的原料,炮製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專業騙局;直到利率突然升高之際才露出馬腳,轟然引爆,禍及全球。
葛林斯潘的繼任者為了緊急搶救此一號稱百年來最可怕的經濟恐慌,變本加厲地祭出零利率政策,讓決定資本配置的資本市場價格機制幾乎全然癱瘓、令全球資源調配猶如墮入五里霧中;更進一步推出所謂「QE」(量化寬鬆)與之匹配,形成一完美組合。而「量化寬鬆」此一全新杜撰的名詞,背後隱藏的,竟是歷代經濟學家最為不齒、早已惡名昭彰的印鈔救市政策。當成本硬被降到零的寶貴資金用印鈔機瘋狂濫製,從直升機上滿天拋撒,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志得意滿地自認,他隻手拯救了美國經濟危機,全世界都將他視為超級英雄匍匐膜拜。
但事實上他是隻手阻擋了美國經濟的早日復甦;因為超低的利率配合直趨下流的美元幣值,驅使美國資金急速外流至新興經濟體套利、套匯,一如此前廿年的日本;美國市場的嚴重失血反而使投資與消費欲振乏力。更可鄙的是,狂印的美鈔,未在美國引發通膨大禍,卻全部輸出到新興世界促發金融泡沫及物價高漲、幣值猛升,個個叫苦連天。
不過,阻擋了五年,終究敵不過美國堅強的經濟實力;聯準會堅持的理由一一被現實戳破,「QE」眼看已走到盡頭。在聯準會多數理事的堅持之下,「QE3」的公債收購金額今夏可能就會縮減;愈來愈多人預料QE會以軟著陸的方式溫和而緩慢地退出。
然而現實應不會配合劇本演出。一旦套利者預料乃至判斷QE要轉向,資金會大筆回流美國,如響斯應地推高美元幣值。對當初低價出脫美元四處套利套匯的廣大投機者而言,若不及時回購美元,將蒙受愈來愈大的匯率損失。而且,資金回流也將帶回通膨,使市場利率水漲船高,則外出套利的利益也快速消失。這種一舉兩失的疑慮將使資金加速回流,進而加快幣值與利率上升;QE時代結束的速度將如電光石火一般,遠超過眾所逆料。
緊接而來的,恐如二○○八年的翻版:資金回流美國帶動全球利率急升;各國房市與股市泡沫紛紛破滅;尤其大批在極低利率下購入的房屋,會因利息負擔過重而忍痛拋售或被銀行斷頭;全球經濟將經歷回歸正常前的陣痛期。唯一不同的,是此次我們有了痛苦的教訓,未再放任衍生性金融商品瘋狂作祟。「QE」過後,世界也許終於獲得平靜。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