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如何評估柴契爾政治遺產

如何評估柴契爾政治遺產

馬丁•沃爾夫
瑪格麗特•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是英國自19世紀末期以來在和平時期最重要的首相。她推翻了有關政府與市場之間關系的基本假設,從而轉變英國政治版圖。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馬丁•沃爾夫

瑪格麗特•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是英國自19世紀末期以來在和平時期最重要的首相。她推翻了有關政府與市場之間關系的基本假設,從而轉變英國政治版圖。

她在全球舞臺上也是一個大人物。她與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意識形態上志同道合,這使她在世界事務中扮演重大角色,她以後的英國政界人士不再可能扮演這種角色。

真正的信徒把她視為自由市場的“聖女貞德”,致力於全方位縮減政府職能。但在現實中,她是一個務實的政界人士,無意做出“政治自殺”的企圖,比如拆毀福利制度的支柱。

然而,她在擔任首相期間推動了重大轉變。她的政治遺產包括:放開外匯管制和勞動力市場;削減最高所得稅率;轉變工會的法律地位,挫敗以好鬥分子為中堅力量的勞工組織;對國有化產業的大部分實行私有化;以及為金融業松綁。

在宏觀經濟政策方面,她執掌的政府最初奉行貨幣主義,最終卻圍繞匯率在貨幣政策中的角色發生糾紛。但是,摒棄凱恩斯主義財政政策,轉向依靠貨幣政策,是在她的任期內得到確立的。

她在歐洲也扮演了一個大角色,為發起單一市場計劃做出貢獻。她將此視為輸出經濟自由主義的嘗試。但她對干預式的後果感到焦慮,並堅定反對單一貨幣。她在1988年的一次演講中表示,“我們在英國成功地收縮政府的觸角,絕不是為了看到它們在歐洲層面恢復原形,”此言對她和她所在的英國保守黨而言是一個轉折點。

在世界舞臺上,她的影響力源自她立場鮮明地捍衛自由市場,以及她與美國之間的緊密紐帶。在私有化問題上,她讓許多人相信,即便是帶有遺留的社會主義成份的國家,也可以縮減公有制。全球很多國家走上了私有化道路。那麽,如何評估她的政治遺產呢?

就英國而言,上世紀80、90年代和本世紀最初10年,是自19世紀以來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首次持續超過歐洲其它大型經濟體的時期。不幸的是,全球金融危機後的經濟困境、嚴重的不平等、頑固的地區失衡,以及過度依賴不穩定的金融業,給這一成功蒙上了陰影。

然而,即使柴契爾曾是(而且仍是)一個導致觀點兩極分化的人物,英國政治仍深受她的影響。事實證明,她對如此迥異的國家採用歐洲單一貨幣的擔心是有先見之明的。

全球而言,柴契爾卸任時,適逢蘇聯解體,後者對她宣告的逼退社會主義是一個勝利。在中國,天安門廣場抗議後,改革似乎被放棄了。然而,如果有人問,哪一個領導人在通過引入市場機制轉變世界方面做得最多,那麽答案將是鄧小平,不是里根,也不是柴契爾。

她是一個政治巨人,可她置身於一個走下坡路的國家。她代表自由市場的復興和政府角色的縮減。然而,當今推崇相對自由的市場的是新興經濟體,而不是西方。這不是她的作為,但她完全有理由視其為一項重大成功。

她在欣賞新興經濟體表現的同時,必定也會對英國本身的狀況感到失望。從歷史上看,英國經濟復興大多不能持久。今天,英國在後柴契爾時代的復興與其說像是現實,不如說更像幻覺。

譯者/和風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