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中國缺席美國自貿協定

中國缺席美國自貿協定

英國《金融時報》
這兩項談判反映了一種不同的全球治理思路。多哈回合貿易談判久拖不決,還有氣候變化、輕武器以及其他許多問題的談判也陷入了類似僵局,這些都導致人們極度懷疑在重大問題上達成全球協議的想法是否可行。


眼看著中國不斷崛起的奧巴馬政府,將海軍陸戰隊派駐澳大利亞的達爾文港,還增加了訪問菲律賓蘇比克灣的戰艦數目。如今,美國“重返亞洲”的徵途上又多了一個中轉站——布魯塞爾。

在經過多年的商討之後,美國與歐盟(EU)終於開始就達成自由貿易協定開展談判,這一協定將建立一個占世界國內生產總值(GDP)40%的經濟區。

與此同時,另一項重大貿易協定正蓄勢待發,這就是《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系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它將美國與亞太地區幾個最活躍的經濟體聯合在一起,這其中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亞、越南以及兩周前加入談判的日本。自由貿易協定儼然成為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第二任期的首要任務之一,對此任何一個去年曾用大量時間關註選戰的人都會感到驚訝。

紛至沓來的種種自由貿易協定中,最引人註目的共同特點在於誰缺席了。實際上,這些協議是美國政府新策略的重要部分,而制定這些新策略的目的,則是為了對付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製成品出口國。當初,奧巴馬在上任的頭一年,曾敦促中國做“負責任的利益相關方”,也曾用“兩國集團”(G2)的概念向中國短暫示好。如今,奧巴馬政府的新貿易舉動也許可以稱為“ABC”——“中國除外”(Anyone But China)。

美歐貿易協定的支持者們訴苦道,該協定並不只是針對中國。他們指出,美歐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可能會對經濟增長產生重大推動作用,盡管這對貿易夥伴的商品及服務雙邊貿易年度總額已高達1萬億美元。

不過,在美歐會談以及TPP相關會談中,許多基本內容都針對中國。會談議程包括政府對企業提供大量補貼以及保護知識產權的問題,而這些正是美中政府之間具有巨大爭議的重頭話題。一旦美國能夠令足夠多的重要國家簽署相關協議,它就有望建立中國不得不遵守的新全球貿易標準。

在當前失業率超過7.5%的情況下,自由貿易的想法在美國國會並不是很有市場,而提到中國則有助於博得議員們的支持。一位共和黨重要參議員的助手在談到與歐盟的貿易談判時表示:“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中國戰略的一部分。”

更廣泛地說,這兩項談判反映了一種不同的全球治理思路。多哈回合貿易談判久拖不決,還有氣候變化、輕武器以及其他許多問題的談判也陷入了類似僵局,這些都導致人們極度懷疑在重大問題上達成全球協議的想法是否可行。

TPP及美歐貿易談判代表了另外一種策略,美國政府企圖通過吸引志趣相投的國家組成更小的團體來建立新規則,並且是對中國形成合圍之勢,而不是與之合作。支持者們表示,這並不是拋棄世界貿易組織(WTO)這類全球機構,而只是出自對如何達成目標的現實考量的結果。

當然,最大的問題在於中國對此會如何應對。自十多年前加入WTO以來,中國已把一隻腳踏入了全球貿易體系之內,而另一隻腳還在這個體系之外。

當中國在WTO的法律訴訟中敗北,多數時候中國會執行裁決,讓國內貿易法服從WTO的規定。但是中國政府目前還沒有開放政府採購,在中國這樣的經濟體中,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與此同時,美國及其他地區的許多人都認為,中國廣泛涉嫌從其他國家竊取貿易機密,這是對自由貿易觀念的公然冒犯。

而中國政府對於事態的真相卻有強烈的看法。一位中國高級官員表示:“美國正試圖背著我們修改全球貿易規則。”

美國新思路的風險在於,這種方式可能促使中國進一步背離全球貿易體系,削弱而不是強化其遵循這一體系的動機。如果這最終成為現實,那麽美歐貿易談判將不是引領全球進入經濟一體化的新時代,而是在全球化的棺材上又釘下一顆釘子。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