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大陸汙染再不治理 就來不及了

大陸汙染再不治理 就來不及了

中國時報
中共十八大報告提出了「美麗中國」的概念。然而,過去人們所熟知的美景已經消失或是正在消失,「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句描寫內蒙古草原風光的北朝民歌,現實已經變成了「天灰灰,野濛濛,風吹草低見煤塵」。環境汙染的問題再不全面徹底治理,大陸人民恐怕得生活在重重危機中。

中國經濟崛起的速度和規模,沒有哪個國家可以與之媲美,但環境汙染嚴重程度恐怕也是前所未有。從2013年一開年,持續不散的霧霾天、嚴重的地下水汙染、上海黃浦江漂浮萬餘死豬等新聞事件,令人怵目驚心。大陸環境受汙染,是全面性的,上至空氣,中為河流、土壤,下至地下水,在在威脅民眾的健康與生命安全。

先說空氣。繼今年年初大陸30多個城市範圍的霧霾天氣之後,到了3月,南方的城市也淪陷。廣東珠三角區域空氣綜合品質指數超標;四川省有17個城市空氣出現不同程度的汙染,其中成都的空氣汙染指數破表,達到重汙染,甚至雷達儀監測到高空有一條汙染物分布帶。人的生命,存於一呼一吸之間,空氣汙染,無分貧賤富貴都無所逃避。

大陸國土資源部曾公開表示,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遭到重金屬汙染。這些糧食有些被銷毀,但有些仍繞過監管流入市場,造成民眾嚴重的健康威脅。自2009年以來,中國已連續發生30多起重特大重金屬汙染事件,2010年重金屬汙染事件仍保持「高發態勢」,相繼發生了多起血鉛事件。最近《南方日報》又爆出湖南大米被測出重金屬鎘嚴重超標,卻仍被銷售。

今年3月的「豬投黃浦江」事件,僅僅是大陸河流汙染的冰山一角。有關水汙染的報導,就跟會計的流水帳一樣,每天都能記上數筆。大陸流域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5000多條河流,絕大多數已經遭受到程度不同的水汙染侵害,包括長江在內的七大水系無一倖免。北京的五大水系全遭汙染,其中最為明顯的是官廳水庫已不能作為飲用水源。

2月間山東濰坊被疑有企業往深層地下排汙,引起了人們對地下水汙染情況的擔憂。根據大陸國土資源部10年前的調查,197萬平方公里的平原區,淺層地下水已不能飲用的面積達6成。2011年發布的《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畫(2011-2020年)》,初步判斷大陸地下水汙染正在由點狀、條帶狀向面上擴散,由淺層向深層滲透,由城市向周邊蔓延。事實上,地下水汙染導致癌症高發甚至牛羊絕育的報導,早就在諸多地方出現。

大陸汙染程度已嚴重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治理汙染問題已經相當急迫。早在2009年4月,就有大陸媒體以《中國百處致癌危地》為題,系列報導了一些癌症高發地區。同年,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學生孫月飛在題為《中國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的論文中指出,中國癌症村的數量已經超過247個,覆蓋27個省分。河南浚縣老觀嘴村是其中之一。5年後,當地媒體追訪報導,汙染依舊嚴重。

一些經濟先進國家在意識到汙染問題的危害性後,立即嚴格管理汙染源,並積極保護自然生態。台灣早年也曾因工業發展而帶來嚴重的環境破壞問題,經過多年治理後,雖不能完全復原,但已大幅減輕危害。林清玄1982年的文章《香魚的故鄉》,說的就是新店溪香魚因工業汙染而消失,之後又重生的故事。這些經驗都說明,只要有心治理,便能夠大幅改善環境。

大陸當局是否有徹底治理的覺悟呢?恐怕並不樂觀。美國大使館最早公布大陸城市PM2.5數據,引起大陸民眾關注空氣品質之後,甚至引發了外交事件,大陸環保部官員當時聲稱「中國空氣質量監測及發布,涉及社會公共利益,屬政府的公共權力」。今年年初,北京律師董正偉向環保部申請公開全國土壤汙染狀況調查方法和數據資訊,環保部以「國家祕密」為由拒絕。這樣的回應態度,擺明了是剝奪公眾知情權,採取愚民政策,不把汙染的真實情況攤開來,又何談治理呢?

在實際動作上,也很難看出大陸治理汙染的決心。根據觀察,大陸環保治理的最近10年,前5年還有些新氣象,頻掀「環保風暴」,以環評為利器果斷禁止多地涉及環境風險的「政府重大項目」,但後5年,卻不進反退。再以內蒙古為例,大陸「十二五」規畫,計畫在2015年前將內蒙變成全國最大的產煤區,還要發展火力發電和煤化工產業,開闢煤礦的地點正是內蒙三大草原──錫林郭勒草原、呼倫貝爾草原和科爾沁草原。未來恐怕仍是風吹草低見煤塵!

大陸早在1989年就出台《環境保護法》,今年因應民眾對霧霾天氣怨聲四起,也及時宣布將對火力發電、鋼鐵、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重汙染行業實施特別排放限值,可以說,大陸在相關法規的制定上並不落後。但環保的執行力度是否能抵抗發展GDP的誘惑,卻不無疑慮。大陸當局必須盡速拿出決心,實施強有力的措施治理汙染,嚴格制訂並執行河流、空氣、地下水各類汙染物容許標準,並明確各級政府權責,將環保與官員政績掛鉤。否則,汙染再繼續惡化,民眾沒有健康的身體,再宏偉的「中國夢」也只是黃粱一夢。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