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歐元區未來更難測

歐元區未來更難測

馬丁·沃爾夫
塞浦路斯危機或許是經濟茶杯里的一場風暴。但對於更大的載體(包括整個歐元區)來說,它提供了重要的教訓。其中一些教訓是鼓舞人心的,但另一些則令人不安。歐元區依然深陷於可怕的混亂。

塞浦路斯危機或許是經濟茶杯里的一場風暴。但對於更大的載體(包括整個歐元區)來說,它提供了重要的教訓。其中一些教訓是鼓舞人心的,但另一些則令人不安。歐元區依然深陷於可怕的混亂。

上周,為了保護其離岸銀行業經濟模式,絕望中的塞浦路斯政府決定向低於10萬歐元(歐元區存款保險的上限)的存款徵稅。預料之中的是,這一想法在塞浦路斯和歐元區其他地區都不受歡迎。

當前的計劃更接近人們所期望的有序銀行清盤。塞浦路斯大眾銀行(Laiki Bank)將被拆分為“好銀行”和“壞銀行”。該銀行10萬歐元以下的存款及其90億歐元資產(欠該國央行的數額,是央行流動性支持的一部分)將被轉移至塞浦路斯銀行(Bank of Cyprus)。剩下來的將得到清盤。超過10萬歐元的存款還能拿回什麽,要取決於“壞銀行”的最終資產價值。

與此同時,塞浦路斯銀行超過10萬歐元的存款將被凍結並遭到“削發”,削發幅度尚無從得知,但可能相當大,也許高達40%。最後,當局還將實施臨時的資本管制措施。

從這一局面可得出什麽結論?我認為至少有四個教訓。首先,歐元區最終確實有能力採取正確的行動,盡管這是在嘗試了其他所有方案之後。說這個計劃是“正確的”,並不意味著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但所有這些替代方案都需要在成員國及人民之間具有某種程度的團結,這種團結目前(乃至可預見的未來)不存在。

 

考慮到人們不願意直接援助塞浦路斯,目前的計劃幾乎肯定是最能說得過去的。它保護小儲戶,同時強制實行一個理智的清盤過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會滿意。令人敬畏的歐元集團主席、荷蘭財政部長傑倫•迪塞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也是如此,他認為對債權人採取強硬立場對歐元區來說是正確的。

第二,一歐元不是在哪都是一歐元。雖然一歐元的紙幣就是一歐元紙幣,但實際上幾乎所有歐元都是銀行負債。塞浦路斯的結果突顯了一個事實,即作為銀行負債的一歐元的價值,取決於銀行本身以及銀行背後政府的償債能力。如果銀行和國家都資不抵債,債權人不僅可能直接失去相當大部分資金,還會發現剩餘資金遭到資本管制措施的凍結,此類措施旨在防止該國銀行體系崩潰。

這種“臨時的”管制會持續多久?法國人說“這是那種一直持續下去的‘臨時’”。資本管制往往是這樣,冰島就是例子。然而,正如智庫布魯蓋爾研究所(Bruegel)的貢特拉姆•沃爾夫(Guntram Wolff)所說,“實行內部外匯管制的貨幣聯盟”在詞義上就是矛盾的。只有在歐洲央行(ECB)願意無限制向塞浦路斯各銀行提供資金的情況下,才有望在近期結束這種管制。歐洲央行願意很快行動嗎?

來自塞浦路斯的第三個教訓是,銀行、主權國家、以及歐元區之間的聯系,比人們以往得到的印象要復雜得多。我們可以認為,針對塞浦路斯的行動不能說明歐元區什麽問題。畢竟,這個島國是獨特的,原因是其銀行負債的規模、銀行債權人群體不得人心以及政府瀕臨破產。

或者,我們也可以認為這是一個樣板,但只適用於有類似脆弱狀況的國家。或者也可以將它視為所有歐元區國家的樣板——除非發生2008年那麽嚴重的金融危機。最後,一名觀察人士可能相信,塞浦路斯是任何情況下所有歐元區國家的樣板。這裡面哪種解讀是正確的?沒有人知道。但很可能是第一個或者第二個。如果一家銀行變得資不抵債應該由債權人(而不是納稅人)買單——圍繞這種原則的共識在歐元區尚不存在。如果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陷入困境,你能想象德國政府不去拯救嗎?它當然會出手救援。

塞浦路斯亂局的理想結局是,歐元區所有銀行都應當擁有更多資本。的確,由於貨幣聯盟成員國財政能力有限,其銀行可以說比其他地方的銀行需要具備更充足的資本。但實際結局可能不同:最安全的銀行將是那些位於財政最穩健國家的銀行。這一結局的替代方案就是一個真正的銀行業聯盟。但那將要求要麽建立財政聯盟,要麽願意對所有銀行都實行同樣的嚴厲清盤機制。這兩種情形都不太可能出現。

這場危機的最後一個教訓是,把歐元區成員國結合起來的“糟糕婚姻”變得更糟糕了。塞浦路斯對於整個歐元區來說並不重要;銀行和各國政府的借貸成本幾乎沒有變化(見圖表)。但這場危機是讓憤怒情緒浮至錶面的又一個機會。有關歐元會破壞(而不是強化)歐洲團結的早已存在的擔憂,似乎更有說服力了。

這場危機還證明,即使留在歐元區的代價很高(這對很多塞浦路斯人來說肯定如此),債務人也願意承受。“離婚”似乎更加恐怖,至少在做出決定的時刻是如此。對債權人來說也是這樣。他們討厭被人鑽空子,被迫“救援”債務人。但出於經濟和政治原因,他們寧可這麽做,也不願讓歐元區破裂。

於是,歐元區從一個危機踉蹌走到另一個危機。這個過程會否無限持續下去?我也說不準。但我基本上可以確定,競爭性緊縮戰略無法恢復歐元區的經濟健康。在看不到盡頭的未來,它意味著歐元區經濟整體虛弱,而相對更弱的經濟體接二連三地爆發債務、銀行業和失業危機。與此同時,維持歐元區現狀的意志極為強大。因此,這是一種不可抵擋的力量和不可動搖的目標之間的碰撞。塞浦路斯危機很小,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故事中一個不具代表性的章節。我們離故事的最後一章還很遠。

譯者/王慧玲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