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觀點:朝鮮的威脅會加劇東亞核擴散嗎?

觀點:朝鮮的威脅會加劇東亞核擴散嗎?

紐約時報中文版
一種新生的脆弱感促使一些韓國人發出呼籲,韓國也要開展自己的核武器專案。而其鄰國日本更是可以輕而易舉地建立一個核武庫。朝鮮的威脅及其仍要繼續開展的核子試驗會加劇該地區的核擴散嗎?

 

朝鮮於週一宣佈1953年《朝鮮停戰協定》(Korean War Armistice)無效。此前,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曾在上周對韓國和美國發出愈發強烈的威脅言論。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已通過決議,以回應朝鮮2月份的第三次核子試驗。

一種新生的脆弱感促使一些韓國人發出呼籲,韓國也要開展自己的核武器專案。而其鄰國日本更是可以輕而易舉地建立一個核武庫。朝鮮的威脅及其仍要繼續開展的核子試驗會加劇該地區的核擴散嗎?

伊莉莎白·科布斯·霍夫曼:輪到中日韓上場了

美國在反對朝鮮核威脅方面有著自己的利益考慮——特別是自從金正恩把我們作為攻擊目標以來——但是,朝鮮的近鄰面臨著更大風險。美國應該鼓勵中日韓三國把這個問題放在首要位置進行考慮。

目前,最好的消息是,中國參與起草了上周的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中國駐聯合國大使李保東告訴記者,“我們要堅定不移地致力於朝鮮半島的和平與穩定。”如果朝鮮要繼續當前的道路,日本和韓國可能感覺要被迫發展核武器。而擁有三個核武器鄰國絕對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在所有與這個問題有關的國家中,中國最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美國應該鼓勵中國去唱白臉——雖然中國從沒這麼做過,而非自己站出來承擔維持秩序的職責。如果中國能遵守制裁措施,並停止向平壤輸送石油,我們就可以“結案”了。

日本的利益也面臨著威脅。日本是世界第四大貿易國,根本無法承受地區衝突。它能做些什麼呢?中國人不認為日本對戰爭時期的侵略行為做出了明確的書面道歉。日本也需要一個維利·勃蘭特(Willy Brandt):這位勇敢的總理為了彌合德國與其前受害者之間的裂痕而付出了大量努力,並因此幫助結束了歐洲的冷戰。日本正在嘗試當一個好鄰居,但是,它還需要更努力地思考,該如何結束這一章節。作為開端,日本可以明令禁止部長級官員參拜靖國神社(Yasukuni Shrine),因為這座令人不快的神社供奉著二戰戰犯。這樣,中日兩國或許能夠就解決朝鮮問題展開強勢合作,同時結束該地區的冷戰。當然,日本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做,然後任由自己亞洲領頭羊的地位逐漸被取代。

韓國又能做些什麼呢?韓國在美國為其安全提供保障的那些年裡富了起來。美國的國防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是其盟友韓國的兩倍,而這種做法只引起了朝鮮和韓國對美國的共同敵意。2004年,一次對韓國軍校學員的調查發現,把美國列為“國家主要敵人”的人數比例比把朝鮮列為“國家主要敵人”的比例更高。在韓國教英語的年輕美國人在一些餐廳見到了寫著“外國人不得入內”的標識。如果韓國能在更大程度上承擔起自己的國防任務,人們可能會對美國人更加心存感激,朝鮮也會很難再用對抗西方“帝國主義”的說法來為自己的核武庫辯護。

二戰以來,美國一直堅定地引領著亞洲國家前行,但是,好的領袖善於培養新人。而機會就在眼前。

伊莉莎白·科布斯·霍夫曼(Elizabeth Cobbs Hoffman)是聖達戈州立大學(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美國外交關係學教授、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國家研究員,著有近期出版的新書《美國裁判》(American Umpire)

西格夫裡·S·赫克,斯科特·D·薩根:首爾的核武器是美國

朝鮮在近期進行核子試驗後,威脅稱朝鮮可能“要行使先發制人的權利,通過核打擊來摧毀侵略者的大本營 ”。一些韓國知名人士呼籲美國在韓國重新部署戰術武器,一些人認為韓國自己擁有核武器是與平壤方面達成“大妥協”的唯一途徑。其實,美國和韓國一定要對朝鮮的威脅做出反擊,但這不應依靠美國部署戰術核武器,也不是通過首爾研發自己的核武器。

雖然朝鮮的第三次核子試驗最終會讓他們能夠製造裝載在導彈上的小型核武器,但這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朝鮮帶來的安全威脅。朝鮮可能變得更具挑釁性,但該國只擁有少量的鈈和高濃縮鈾、有限的核子試驗經驗,且其遠端導彈試驗僅取得了有限成功。而美國擁有大量精密核武器,這些武器可以部署到潛水艇、戰鬥機及轟炸機上,其攻擊範圍涵蓋朝鮮。這就是韓國擁有的並且應該繼續依靠的核防護設施。

美國保護其盟友不受朝鮮核武器或者常規武器攻擊的安全保障非常可靠,因為我們之間有著緊密牢固的政治聯盟,和駐守韓國的2.8萬名美國士兵。平壤方面應該記住,任何使用核武器的舉措都將導致其軍事力量立即遭受毀滅性打擊,致使其政權終結。華盛頓方面也應加速與首爾進行合作,加強區域防空系統及彈道導彈防禦系統,以進一步保障地區安全。

韓國走上核武器道路不會帶來什麼好處,反而會招致巨大損失。韓國在數十年前選擇和平地開發核電,放棄了核彈。如今,朝鮮擁有少量核彈,但其經濟是一團糟,而且該國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孤立。相比之下,韓國是一個全球工業大國,是美國重要的交易夥伴。致力於研發核武器將會致使韓國受到孤立,經濟遭受損害,但卻不會使韓國更加安全。

西格夫裡·S·赫克(Siegfried S. Hecker)是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管理科學與工程系研究教授。斯科特·D·薩根(Scott D. Sagan)是斯坦福大學政治學教授,被授予卡洛琳·S·G·蒙羅(Caroline S.G. Munro)教授一職。兩人都是該校國際安全和合作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丹尼爾·布盧門撒爾:中國必須權衡其選擇

在朝鮮問題上,中國面臨著一種地緣政治的兩難選擇。美國、韓國和日本把朝鮮視為一個緊迫的威脅,而它們同樣把中國視為一個隱約可見的威脅。即便中國與該地區其他國家聯手推翻金正恩政權,它仍然需要面臨美國的盟友合縱連橫,制衡其實力的局面。即便金正恩倒臺,日本和韓國仍會希望美國能在該地區維持可觀的影響力。它們也會繼續增強軍力,從而防範中國變得更加咄咄逼人。對中國來說,合作對付朝鮮的風險在於失去一個緩衝國,而且也不會減弱美國的盟友在亞洲的力量。

奧巴馬政府當然能拿出有力的論證來告訴中國,沒有金正恩政權對它更好。中美關係將增強,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的風險將會下降。此外,如果沒有了金正恩政權及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韓國和日本獲得核武器的可能性也會降低。此外,中國領導人關心自己的國際聲譽,如果他們能夠參與解決這個幾十年的老問題,那麼其聲譽也會因此大幅度提升。

相反的論證也很有說服力,站在中國政府的角度看來會更加麻煩。如果金正恩及其軍火庫繼續存在,日本、韓國將更有可能取得核武器,而這是最令中國擔憂的。這兩個國家都從長期的民用核項目中掌握了大量的核技術知識。華盛頓可以降低日本和韓國擁有核武器的可能性,但前提是它要使自己的核武器計畫現代化,從而應對今天面臨的眾多核威脅,並放棄與俄羅斯進行雙邊核裁軍的執著追求。

隨著中國政府加入了強國的“兄弟會”,它也學到了外交政策上的那句老話,即外交就是不斷在各種糟糕選項中,選擇壞處最小的選項的過程。在這種情況下,放棄朝鮮或幫助推翻金正恩政權就是壞處最小的糟糕選項。另一個選項將在亞洲引發多個大國的核競爭。

丹尼爾·布盧門撒爾(Daniel Blumenthal)是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負責亞洲研究的主任。

金杜妍(Duyeon Kim):對韓國來說,這不現實

雖然每當朝鮮挑起事端時,韓國一些保守派政客總會呼籲發展核武器,但這對韓國來說並不現實。發展核武器明顯違背了國際法,將割裂韓國與最親密盟友美國,以及與鄰國之間的政治和經濟聯繫。如果發展核武器,韓國的經濟就會面臨回到朝鮮戰爭(Korean War)時的糟糕局面的危險,還可能拖垮這一嚴重依賴國際貿易的世界第12大經濟體的經濟。那時,將不再有智慧手機、不再有時尚,也沒有人能像“鳥叔”(Psy)一樣製造這麼大的音樂轟動。況且,首爾也沒有製造核武器的技術能力。

自20世紀70年代樸正熙(Park Chung-hee)的軍事統治結束以來,首爾就沒有再認真考慮過發展核武器。然而,當時,也是由於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突然決定從朝鮮半島撤軍,使得韓國擔心被拋棄,才產生了開發核武器的訴求。

但對韓國來說,現在有更緊迫、現實的問題亟待解決。

首先,朝鮮威脅要發動核戰爭,並宣佈退出《朝鮮停戰協定》,與此同時,美韓進行了新一輪的聯合軍演,朝鮮半島局勢異常緊張,面對這樣的形勢,應如何避免潛在衝突的爆發?在韓國為無法預料的挑釁做準備時,朝鮮歷來難以預測的動向仍然令人不安。希望在接下來幾個星期,不會出現任何錯誤判斷,從而引發不願看到的後果。

其次,如何扼殺一個不願被扼殺的萌芽?很明顯,平壤不願放棄它的核野心,並且一心希望國際社會承認它是核國家。金正恩政權正在製造一種極不穩定的局勢,似乎是想迫使華盛頓與其開展簽訂和平協定的對話,進而讓美國從朝鮮半島撤軍,同時,保留自己的核武器。

任何差強人意的行動都好過不作為。等局勢緩和後,需要在某個時候重啟外交對話。但是奧巴馬總統有清晰的對朝政策,甚至對朝鮮政策感興趣嗎?

金杜妍曾是記者,現在是美國軍備控制與不擴散研究中心(Center for Arms Control and Non-Proliferation)核不擴散及東亞問題高級研究員。

道下德成 (Narushige Michishita):日本還有其他的選擇

擁有核武器,當然是日本用以應對朝鮮發展核武器的一個選項。不過,考慮到朝鮮可能攻擊日本的三種主要情形,擁有核武器不是一個有益的選項。

假如說,朝鮮在日本或其附近區域發射足夠多的導彈,意圖威嚇日本領導人和國民在外交上屈從於朝鮮。在這種情況下,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和民防等防禦性措施能使日本更輕易地抗擊朝鮮。相比之下,以核武器作為要脅應對此種有限的軍事行動,既沒有充足的理由、亦達不到效果。

如果發生了戰爭,朝鮮會攻擊或威脅要攻擊日本,以防止日本允許美國使用其駐日基地。不過,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美國將會竭盡所能搗毀朝鮮的核武器和核彈,來保護駐日美軍,從而使日本可以集中精力保護本國國民。

如果朝鮮局勢變得不穩定,朝鮮領導人決定對日本採取“歷史性的報復”以此作為他們留給後輩的遺產,那麼朝鮮可能會對日本發動全面攻擊,包括使用核武器。在這種情形下,降低破壞,而不是進行威懾,才是日本應該做的事。美國會儘快摧毀朝鮮的核武器和導彈力量,日本會集中精力攔截導彈和採取民防措施,把對日本國民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利用戰術核武器遏制核彈發射的地區、利用鑽地核武器摧毀地下工事也許有效,不過,美國更適合擔此重任。

在考慮選擇核武器之前,日本有很多可做的及別國建議它可做的。儘管有一些人主張,為了應對朝鮮不斷擴張的武器庫,日本應該擁有核武器,但這種想法在戰略上不合理,在日本也沒有得到廣泛的支持。

道下德成是位於東京的日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副教授,兼該校安全保障與國際問題專案(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Program)主管。他使用Twitter

布魯斯·克林納:美國及其盟友需要強大的國防力量

籃球外交就說到這兒吧。鄧尼斯‧羅德曼(Dennis Rodman)自封大使,但他的平壤之行並不能阻止他新結交的好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發出威脅,朝鮮要先發制人進行核打擊,把華盛頓變成一片“火海”。

我們可以對羅德曼的朝鮮之行不屑一顧,看作是他自戀的自我推廣。但金正恩的浮誇之詞不該被輕易忽略。平壤在2010年對韓國發起過兩次致命的戰爭行為,以及它長期以來的恐怖主義行徑,這些都表明,朝鮮政府經常會把威脅進行到底。

然而,對美國進行核打擊或對韓國發起全面入侵都仍是極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發動其中任何一項行動都必定會導致朝鮮的滅亡。但朝鮮遲早會對韓國發動另一輪戰術層面的攻擊。

如今,由於南北雙方都有新領導上臺,判斷失誤和局勢升級帶來的風險也更大。金正恩缺乏經驗,可能會莽撞地越過前人也會顧及的雷池。另外,朝鮮如今擁有了新的核能力,再加上華盛頓和韓國都從未對朝鮮之前的攻擊作出回應,金正恩可能會更加有恃無恐。

新上任的韓國總統朴槿惠(Park Geun-hye)批評了韓國在過去的被動態度,並發誓會在朝鮮再次發起攻擊時予以“成倍”的有力回擊。危險的是,即使是低等級的報復也有可能會升級為全面衝突。正如一名在朝鮮半島的美國將軍發出的警告,“在你發起有限度的反擊之前,你最好為全面衝突做好準備。”

由於多次外交努力都未能阻止朝鮮的魯莽行為,美國及其盟友需要強大的軍事力量來保護自身。遺憾的是,奧巴馬總統的“轉向亞洲”(Asia Pivot)戰略本身就不過是豪言壯語而已。沒有一支部隊會從阿富汗、伊拉克或是歐洲轉到太平洋地區。而且,大幅的國防預算削減削弱了美國的軍事能力和可信度。

韓國需要改善其基本的導彈防禦體系來更好地保衛其城市和軍事基地。朴槿惠總統也應該實施她前任的國防改革計畫,升級韓國的軍隊,並提升面對朝鮮攻擊的應對能力。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已經增加了日本的國防開支,扭轉了11年來安全預算持續減少的趨勢。安倍還在醞釀早就該出臺的增強日本國防能力的措施。儘管新聞媒體錯誤地將這些措施稱為日本“重走軍事化道路”的表現,但這些措施只是取消了日本對其防禦能力的自我限制,即在作為聯合國維和部隊在海外行動時,當盟軍受到攻擊時或根據交戰規則保衛盟軍的能力。

布魯斯·克林納(Bruce Klingner)是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東北亞研究中心(Northeast Asia)的高級研究員。之前他曾在中央情報局(CIA)和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工作20年,並擔任中情局韓國分析處的副處長。

翻譯:陳柳、許欣、林蒙克、穀菁璐、張薇、陶夢縈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