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收入分配改革:重要的不僅僅是基尼系數

收入分配改革:重要的不僅僅是基尼系數

英國《金融時報》
基尼系數作為衡量一國整體收入差距大小的基本工具,本身來說沒有什麽異議和爭論。爭論在於基尼系數的具體的統計方法、數據來源以及在某一個國傢具體的運用時如何更加科學地符合該該國的經濟增長和收入分配的實際情況等。就中國收入分配問題而言,筆者一直認為,重要的並不是基尼系數大小,盡管該系數可以大致反映一國整體收入分配狀況和差距大小,但是基尼系數並不是唯一的

收入分配改革一直引人關註。不久前中國國家統計局網站專門發文,就中國基尼系數相關質疑發表回應。文章指出,受長期城鄉二元結構的影響,去年12月前城鄉居民收入統計指標不一致、農民工歸類不明確,無法簡單加總得到全體居民收入。因此這是最近幾年沒有計算、發布全國基尼系數的主要原因。

顯然,這一回應是針對前不久國家統計局公佈了近10年的中國全國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數引起的諸多爭論。根據公佈結果,中國全國居民收入基尼系數2003年是0.479,2004年是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2008年0.491;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這個數據顯示,2008年以後基尼系數開始逐步回落,表明中國整體收入差距開始縮小。這個結論引起了各方的諸多爭議和討論。

筆者以為,基尼系數作為衡量一國整體收入差距大小的基本工具,本身來說沒有什麽異議和爭論。爭論在於基尼系數的具體的統計方法、數據來源以及在某一個國傢具體的運用時如何更加科學地符合該該國的經濟增長和收入分配的實際情況等。就中國收入分配問題而言,筆者一直認為,重要的並不是基尼系數大小,盡管該系數可以大致反映一國整體收入分配狀況和差距大小,但是基尼系數並不是唯一的,換句話說,觀察和分析中國的收入分配問題,僅僅依靠基尼系數還不能夠真正瞭解收入分配問題的實質。現有的基尼系數至少無法涵蓋和解釋如下四個方面的基本問題:

一是收入差距和分配不公問題。收入差距與經濟發展問題幾乎是市場經濟發展中普遍的問題,任何國家和經濟體在經濟發展中都會出現收入差距問題。問題在於中國的收入分配差距背後的原因是什麽?有多少因素是市場經濟經濟增長本身的結果,而有多少因素又是非經濟、非市場因素的結果,特別是有多少因素是因為收入分配的機會不公、規則不公和權利不公導致的。收入差距本身不可怕,可怕的則是差距背後的分配不公。市場經濟承認合理性的收入分配差距,而反對不合理的收入分配差距。顯然,收入的基尼系數本身只能夠說明差距大小,卻無法科學分析差距背後的真實原因,更無法看出分配不公的大小和程度。

二是收入分配和收入流動性問題。筆者一直認為,收入分配問題,既要看短期的靜態的收入差距大小,更要看長期的動態的收入流動性大小。筆者在《收入分配與收入流動:中國經驗和理論》一書中指出,即使在收入差距擴大即基尼系數較高的情況下,只要不同的收入階層擁有的收入份額具有較高的流動性,特別是那些低收入群體和階層的收入份額能夠保持向上的流動,這樣較高程度的收入流動性會大大降低收入差距帶來的社會壓力和沖突。

但是近十年來中國城鄉居民收入流動性正在減弱或者下降,特別是低收入群體收入流動性正在放慢,這不得不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顯然,僅僅有靜態的基尼系數,即使數據再科學和完善,也不能夠反映收入分配問題的實質。在筆者看來,收入分配問題的實質在於能否讓各個不同的收入階層擁有較快的收入流動性,特別是各個階層能夠擁有向上的收入流動性,這樣的收入分配格局至少反映了經濟增長的活力和效率,更反映了收入分配中的機會公平問題。從這一點說,我們現在需要關註的不僅僅是基尼系數,更要關註收入流動性大小。

三是收入分配與財富分配問題。就基尼系數而言,可以是按照收入計算的基尼系數,也可以是消費支出的基尼系數,也可以是財富計算的基尼系數。顯然,消費基尼系數、收入基尼系數和財富基尼系數大小是不一樣的,一般說來,三者中消費基尼系數相對會低一些,財富基尼系數相對會更高一些。我們目前公佈了收入的基尼系數,在一定意義上使得我們可以和國際進行比較,按照相對統一的口徑大致瞭解中國收入分配差距大小和程度。

即使如此,有兩個問題值得思考:首先,是按照收入計算的反映整體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數,無法真實反映中國大國發展中的城鄉二元結構、城鄉收入差距以及地區收入差距問題,特別是無法反映中國城鄉差距是整體差距的“主要貢獻者”這個因素,同樣也無法反映中國經濟發展整體不平衡的問題,因此對於不同部門之間的收入差距、行業之間的收入差距等也無法得到客觀評價和反映。

其次,目前基尼系數也無法反映日益加劇的財富分配的差距和大小。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鄉居民收入分配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特別是近十多年來,房地產發展、股市和資本市場的發展,引起了財富分配差距的急劇擴大,可以預期的是,按照財富口徑計算的基尼系數一定會很高,因為財富分配領域具有很強的“滾雪球式”的收入分配極化效應。畢竟,窮人一般很難有機會進入資本市場和具有“投資性質”的房地產市場。

四是收入分配與公共服務問題。收入分配從更廣義的意義上說,我們還需要關註除了收入以外的教育、醫療、養老等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領域的具有轉移支付性質的收入分配是否公平。

如果說基尼系數意義上的收入分配差距是一種“分配結果”的話,那麽導致這種分配結果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則是決定起點公平的教育機會以及醫療衛生機會是否公平。教育公平決定著市場競爭的起點是否公平,醫療衛生等社會政策、公共服務等決定者勞動者勞動力生產率能否更好地得到開發和發展。顯然,教育、醫療公平投入和增長本身就是實現收入分配公平與效率有效統一的基本手段,收入分配中的公平與效率絕對不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替代關系。

顯然,目前單一的以收入衡量的基尼系數,無法真正反映中國目前社會政策不統一、城鄉公共服務不均等的客觀和事實。從這一點來說,我們不僅需要一個日益降低的基尼系數,更要一個統一完善的社會政策體系和公共服務均等化體系。畢竟,讓每個人不要輸在起跑線上。這是時代的呼籲,也是權利公平、機會公平和規則公平的真正體現。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作者著有長期從事收入分配問題研究,著有《收入分配與收入流動:中國經驗和理論》等)

本文責任編輯 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