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奧巴馬應在氣候問題上做點實事

奧巴馬應在氣候問題上做點實事

The Financial Times
在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首次上任的就職演說中,承諾著手解決氣候問題——“擊退全球變暖的幽靈”。在他第一個任期的三大改革中,醫療改革和金融業改革均取得成就,只有碳排放限量與交易計劃(cap and trade)失敗。然而,就職典禮的意義正在於讓人們放眼未來。改革移民制度和限制槍支暴力固然是值得追求的目標,但二者均不及地球的健康重要。

一位政府高官表示,事實上奧巴馬當選後一直在“長久而仔細地思考氣候變化問題”。顧問們大多奉勸他謹慎行事。但奧巴馬應當敢於冒著被謾罵乃至嘲笑的風險,定下遠大的目標。原因有三。首先,除非神跡顯現,否則美國兩黨絕不會再走到一起。無論奧巴馬做什麽——不管是計劃為呼啦圈提供補貼,還是與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在林中漫步——他都會遭到多數共和黨人的反對。奧巴馬應當豪賭一場,做出一些改變當前局面的行動。

其次,全球變暖情況比四年前更加嚴峻,在某些方面已經達到了令人擔憂的程度。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最近的一次報告發布於2007年,隨後的氣溫升高、北極夏季冰層迅速萎縮和極端天氣現象增多,均表明該委員會的預測偏於保守,而不是杞人憂天。盡管拉尼娜(La Niña)現象導致太平洋氣溫降低,但根據記載,自1880年以來14個最熱的年份中有12個屬於本世紀。過去36年裡,各年的年均氣溫均超過20世紀平均水平。

此外,在美國公眾的心中,全球變暖和惡劣氣候現象(如去年夏天美國中西部和南部地區影響農作物收成的空前大旱)之間緊密相關。這已經成為家常便飯的討論話題。即便是曾經斥巨資力圖駁斥全球變暖說的能源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現在也承認變暖是事實並且是人為所致。否認氣候變化的陣營縮小得比極地冰冠還快。

第三,從政治層面來說,為碳排放定價並沒有聽上去那般瘋狂。限量與交易機制需要龐大的官僚機構來監管,因而極易遭到操縱,與之相比,徵收碳排放稅則體現出保守主義的原則。徵收排放稅,將能保證排污者為排放埋單,而不會將成本轉嫁給納稅人。它將依賴於市場的智慧,而不是行業政策。它還能有效地將負擔從消費轉向投資。保守派按理應該會贊成。

這種做法也符合財政保守主義的原則。去年颶風桑迪(Sandy)的災後清理費用已達600億美元,相當於奧巴馬上月提高美國富人稅率所能帶來的全年收入。事實上,很多共和黨人會指責他危害美國的生活方式。擔任眾議院兩個下屬科學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人保羅•布朗(Paul Broun)去年表示:“進化、胚胎學、大爆炸理論——我學到的所有東西都是來自地獄深淵的謊言。”然而,如果面前擺著一份以降低企業稅為條件的大規模財政協議,共和黨中的溫和派或許會願意做出取捨。

20年前,老布什總統(George H.W. Bush)在里約熱內盧推動發起全球進程,最終促成了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老布什就是共和黨人。如今,全球進程已經名存實亡——去年夏天,奧巴馬甚至沒有前往墨西哥參加里約熱內盧會議的20周年紀念活動(參加的領導人寥寥無幾)。比起1992年,現在承認全球變暖的人要多得多。領導人們之所以逡巡不前,應歸結為沉重的宿命論思想——政治狀況永遠不允許他們做出實際行動。一些人(尤其是在美國)還抱著一種觀念:在氣溫上升演變為災難——IPCC委員會的多個模型預測了這種情景——之前,新技術就會拯救世界。

還有些人感到自滿。自2007年以來,受經濟衰退和減少使用煤炭改用頁岩氣的影響,美國碳排放量下降了近五分之一。真實情況的確如此,而且頁岩氣的供應量還將增加。但美國減排背後的代價頗大。美國正開始出口多餘煤炭。全球變暖還在加速: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幾個月的排放總量,就抵得上美國四年的減排總量。奧巴馬的“能源獨立”承諾,帶來的不過是包裹著虛假安全感的幻覺。如果以此代替應對全球變暖的行動,他將成為歷史的罪人。我們生活在奧巴馬時代,而不是眾議院共和黨人的時代。

當然,旁觀者很容易用輕率的目光來看待問題。光是閱讀這篇專欄,便足以讓一些讀者血壓升高。我們不禁會想,如果白宮採取實際行動,他們將如何反應。不過,借用一句古話——全球變暖若演變為災難,那隻因善者袖手旁觀。每個人都應該希望奧巴馬正計劃做點實事。

引用來源:The Financial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