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預算赤字不是美國最嚴重的問題

預算赤字不是美國最嚴重的問題

保羅·克魯格曼
這些天,打開電視或者翻閱報刊的評論版,總會看到一些人煞有介事地宣稱:過度開支及其導致的預算赤字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這種論調很少伴隨著論據,說明我們為何應當相信它;仿佛它應當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這些天,打開電視或者翻閱報刊的評論版,總會看到一些人煞有介事地宣稱:過度開支及其導致的預算赤字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這種論調很少伴隨著論據,說明我們為何應當相信它;仿佛它應當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不過,其實人人都知道事情並非如此。預算赤字遠遠不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已經解決了。中期預算前景不算美好,但也並不糟糕,而長期前景受到了過分的關注。

誠然,我們目前的聯邦預算赤字巨大。不過這些赤字主要是經濟衰退的結果,而且在經濟衰退的情況下,實際上應當通過擴大財政赤字,來幫助支撐總體需求。隨著經濟的復蘇,赤字將會降低:財政收入將上升,而某些類別的開支會下降,比如失業救助金。實際上,這種情況正在發生。(州級和地方政府已經發生了類似情況,比如,加利福尼亞州似乎正在回到預算盈餘的軌道。)

不過,經濟復蘇足以穩定財政前景嗎?答案是:差不多。

最近,無黨派機構預算與政策重點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研究了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對未來10年的預測,並且對預測進行了更新,計入了兩項主要的赤字削減措施:一是2011年通過的開支削減計畫,可以在未來10年內累計節省近1.5萬億美元(約合9.3萬億元人民幣);二是今年初通過的,約6000億美元的高收入人群增稅計畫。該中心的結論與我所說的一致,預算前景不算美妙,但也並不糟糕:它預測,到2022年的時候,債務與GDP的比值,也就是美國債務水準的標準衡量指標,只會比目前的水準略高。

中心呼籲,進一步削減1.4萬億美元的赤字,以便完全穩定債務比值;而奧巴馬總統呼籲的削減量也差不多相同。不過,就算沒有此類措施,未來10年的預算前景看起來也一點都不駭人。

由於人口老齡化和日益升高的醫保成本會持續推高聯邦開支,對更遠期的未來所做的預測,的確顯示有一些麻煩。但有個問題幾乎從未受到嚴肅的對待:我們為什麼一定認為有必要,甚至是有可能,現在就確定如何解決本世紀30年代的預算問題呢?

比如,考慮一下社會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的例子。曾經有人提出要在嬰兒潮一代開始退休之前償還債務,從而使將來更容易足額支付福利。可是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將克林頓時代的財政盈餘揮霍在了減稅和開戰上。那個時機已經過去了。而現在,“改革”提議所涉及的全都是提高退休年齡、修改通脹調整幅度,這些舉動與目前法律相比,會逐步降低福利。這樣能解決什麼問題?

很可能(儘管並不確定)到二三十年之後,社會安全福利的資金就會耗盡,這個體系也會無力足額支付當前法律規定的福利。所以這種計畫的意義是,現在就動手削減未來的福利,來避免未來削減福利,對吧?

當然,你可以說,如果現在就採取逐漸削減福利的路徑,那麼針對人口衰老所作的調整就會更加平穩。但另一方面,如果動手太早,可能就會把將來未必需要的福利削減措施,變成既成事實。針對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的邏輯也基本相同。所以,將來的問題留給將來的政治人物解決,是有道理的。

重點是,現在採取緊急行動,削減未來幾十年的開支並沒有那麼充分的理由,遠沒有傳統的論調想讓你相信的那麼充分。而且,它跟亟需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的理由,也完全不同。

總而言之,中期不存在大問題,也沒有強有力的理由現在就擔憂長期的預算問題。

主導著政策辯論的赤字批評者,當然會極力阻撓任何貶低他們最熱衷的議題的舉動。他們樂於生活在財政危機的氛圍裡,這樣他們就能摸著下巴,一本正經地發言。而且還能為削減社會福利找一個藉口,而這常常似乎正是他們的真實目的。

然而無論是當前的赤字,還是預測的未來支出,都絕對不該成為我們政治議程上的重要議題。現在應該專注於其他議題,如當前仍然衰退的經濟狀況,以及仍然嚴峻的長期就業形勢。

翻譯:王童鶴、黃錚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