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克魯曼專欄/薪資停滯 美貧窮問題元兇

克魯曼專欄/薪資停滯 美貧窮問題元兇

Paul Krugman
詹森總統對貧窮宣戰,至今已逾半世紀。邁向50周年之際,發生一件有趣的事:進步分子不僅不再為窮人的奔走無功而道歉,反而開始宣揚他們的戰果,保守派則陷於守勢。 眾所周知,扶貧之役始終嚴重潰敗。大家原以為這要怪窮人自己。但這並非事實,社會大眾似乎也漸漸明白真相。

 

詹森總統對貧窮宣戰,至今已逾半世紀。邁向50周年之際,發生一件有趣的事:進步分子不僅不再為窮人的奔走無功而道歉,反而開始宣揚他們的戰果,保守派則陷於守勢。
眾所周知,扶貧之役始終嚴重潰敗。大家原以為這要怪窮人自己。但這並非事實,社會大眾似乎也漸漸明白真相。
扶貧計畫未能紓緩貧窮,主要是因為美國的貧窮問題基本上是社會問題,是家庭瓦解、犯罪與依賴他人的心理所致,同時因為政府伸援而更嚴重。由於這種解釋廣獲認同,指責窮人在政治上很容易操作。共和黨人與部分民主黨人樂此不疲。
這種見解在1970年代或許言之成理,卻與此後至今的社會發展完全無關。
事實上,扶貧之役著有斬獲。誠然,衡量貧窮的標準並未大幅降低,但並納入糧食券、所得稅寬減等公共方案的價值。如果都納入考量,貧窮即會大減,極貧的減幅甚至更大。
其他證據也顯示,美國窮人的生活已大幅改善:收入較低的美國人,身體健康及營養均遠優於1960年代。
具體證據還顯示,扶貧計畫對受益者與全國都具有長期好處。例如,可使用糧食券的兒童比無緣使用者更健康,成年後的收入也更高。
如果扶貧的進展令人失望(確實如此),不要責怪窮人,關鍵在於勞動市場不斷改變。這種市場不再為一般勞工提供良好的薪資。薪資曾經隨著生產力同時提高。這種連動關係於1980年左右結束。1970年代初至今,最底層三分之一的美國勞工經通膨因素調整後的薪資增加甚少或毫無增加。最底層三分之一男性勞工的薪資甚至大減。如此薪資停滯(不是社會敗壞)才是貧窮難以消滅的原因。
或者可以這麼說,貧窮問題已經成為收入差距擴大問題的一環。如此環境下,成長的好處流入少數精英手中,把其他的人遠遠拋在背後。
雖然長期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共和黨人還是堅決反對延長各種福利給付。不過他們已經改變口徑。重點不在於強迫那些懶鬼積極謀職,而訴諸於財政責任。沒有人相信這種說詞。
進步分子已經展開反擊,並認定不平等正是政治上取勝的議題。他們認為,扶貧計畫相當成功,不但可有效協助處於困境中的美國人,而且應該予以擴大。
50年後的今天,美國扶貧之役不但並未露敗相,反而更像可向上提升的範本。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編譯陳世欽)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