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徵收碳稅讓愛爾蘭搖身變「綠」

徵收碳稅讓愛爾蘭搖身變「綠」

紐約時報中文網
都柏林——過去三年,愛爾蘭經濟蕭條,但它採取了一種全新的戰略來幫助減少堆積如山的赤字:對各個家庭和企業造成的環境損害收取相應的費用。

愛爾蘭政府對家庭、辦公室、車輛和農場中使用的大部分化石燃料徵稅,稅收標準基於每種燃料的二氧化碳排放水平制定,此舉立即推高了石油、天然氣和煤油的價格。政府還規定,生活垃圾以毛重計算,而且居民要為任何沒有進行回收的物品付費。

現在,愛爾蘭人要為新車支付購置稅和年度登記費,收費標準隨排放量提高而激增。

無論是環境方面,還是經濟方面,這些新稅費都產生了效果。長期以來,愛爾蘭都是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最高的歐洲國家之一,水平接近美國。但2008年以來,愛爾蘭的排放總量的下降幅度超過了15%。

專家們稱,雖然造成下降的主因是經濟衰退,但行為改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就算愛爾蘭2011年經濟略有增長,但排放總量減少了6.7%。

2007至2011年間擔任愛爾蘭能源部長的依蒙·瑞安(Eamon Ryan)說,“我們不是斯堪的納維亞人那樣的聖人。我們喜歡化石燃料,愛購買大型車輛和房屋,非常美式。我們只是設置了一種價格信號,在籌集大筆財政收入的同時改變行為模式。如今,我們能輕易地達到自己設立的環境目標。”

相比之下,美國則視碳稅為政治毒藥。國會的共和黨領導人發誓,將阻撓任何徵收此類稅收的提案,而且,儘管有意識形態各異的經濟學者對這一理念表示支持,但奧巴馬總統尚未倡導這種提案。

然而在愛爾蘭,面對新的環境稅,愛爾蘭人迅速轉向了更清潔的能源和車輛,並且開始積極地進行回收利用。梅賽德斯-奔馳公司等汽車製造商找到辦法,讓他們大型車的排放率與日產的小型車一樣低。由於垃圾量減少,一些填埋場也關閉了。由於化石燃料成本更高了,可再生能源變得更具競爭力,從而使愛爾蘭的風能行業蓬勃發展。

更重要的是,對於幫助愛爾蘭削減每年數十億歐元的驚人債務,環境稅籌措的資金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實施三年的碳稅共籌措了近10億歐元(約合82億元人民幣),其中2012年徵收了4億歐元。愛爾蘭政府今年需要新增16億歐元稅收收入來減少預算赤字,並避免提高所得稅稅率,這筆錢提供了其中的25%。

負責金融救援計劃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最近表示,愛爾蘭應當“擴大其設計良好的碳稅”和汽車稅,以便籌措更多的資金。

都柏林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的經濟學者弗蘭克·康弗里(Frank Convery)稱,儘管環境稅由綠黨(Green Party)首先提出,但“由於能帶來許多資金”,因而贏得了所有主要政黨的支持。2013年的援助計劃要求愛爾蘭同時籌措新的稅收收入,並削減開支。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滿意。汽油和取暖用油等基本商品的價格上漲了5%至10%。這對窮人而言尤其艱難,儘管政府採取了一些措施,比如給低收入家庭提供改善家庭隔熱性能的補貼。工業界則抱怨,價格的提高使他們難以在國外競爭。

45歲的伊梅爾達·萊昂斯(Imelda Lyons)一邊給汽車加油,一邊說,“價格一直上漲,很多人認為這是騙局。你們把它叫做碳稅,但是做過什麼好事來保護環境嗎?”

頒佈碳稅政策的聯合政府已於去年敗選下台。“想像一下,奧巴馬總統在辯論中說,‘我有一個很好的想法,但這會抬高大家的汽油價格,’”瑞安說。“人們可沒有為我們歡呼。”瑞安在上次選舉中未能保住席位,現為綠黨領袖。

近期的一份報告估計,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預測,2012年至2022年間,如果美國徵收逐步增加的適度碳稅,將會帶來大約1.25萬億美元(約合7.8萬億元人民幣)的收入,並能將未來10年的赤字減少50%。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駐學者阿帕納·馬瑟(Aparna Mathur)說,“我認為,大多數經濟學者,不管是左翼還是右翼,都認為徵收碳稅是個好主意。”這個保守派研究機構在11月舉辦了一場為期一天的碳稅研討會。馬瑟還表示,一些經濟學者估計,徵收碳稅將給美國帶來每年4000億美元的收入。儘管奧巴馬政府負責環境與能源事務的副助理財政部長吉爾伯特·梅特卡夫(Gilbert Metcalf)在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任經濟學者的時候一直提議徵收碳稅,但這個問題在美國政壇中一直被擱置。

保守派倡導組織企業競爭力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甚至還根據《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提起訴訟,要求美國財政部公開所有含有“碳”一詞的電子郵件,以便確保政府沒有進行相關工作。與許多經濟學者一樣,梅特卡夫博士曾表示,和政府管控或者總量控制與碳排放交易體系相比,徵收碳稅更為可取,因為後者為溫室氣體排放設定了明確的價格,而且比較難以逃避。

雖然碳稅在某些方面給窮人——例如,沒有能力購買新節能車的人——帶來格外大的影響,但這種稅收政策的確會嚴重懲罰那些消耗多得多能源的富人。就像針對香煙徵收的“罪孽稅”一樣,碳稅也會減少污染造成的社會成本。

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多年來一直鼓勵歐盟中債台高築的成員國徵收環境稅,稱該委員的經濟學家已經得出結論,與新所得稅和企業稅相比,環境稅對“宏觀經濟的不利影響較小”。

“歐洲人也不喜歡交稅,”歐盟委員會負責氣候行動的委員康妮·赫澤高(Connie Hedegaard)說。“但這有利於環境,也有利於提高我們的競爭力。”

瑞典、丹麥及荷蘭等歐洲最強的一些經濟體從20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對二氧化碳排放徵稅,日本和澳大利亞也於近期推行了這類政策。

2008年,愛爾蘭寬鬆的信貸政策催生的房地產泡沫導致經濟崩潰,稅收收入在一年內減少了25%。之後,愛爾蘭決定冒險嘗試徵收碳稅。2010年,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實施了大規模救援計劃,愛爾蘭的赤字飆升至國內生產總值的11.9%;將所有貸款考慮在內的話,這一比例則超過30%。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