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2013將是金融“去全球化”關鍵年

2013將是金融“去全球化”關鍵年

英國《金融時報》
在金融危機爆發前的二十五年裡,金融領域的全球化程度顯著提高。跨境銀行信貸快速增長,其中絕大部分由設在倫敦的金融機構牽線搭橋。從曼哈頓到巴林首都麥納麥(Manama)的街頭都可以看到花旗銀行(Citibank)的宣傳標語。而每當我們乘飛機時,就會看到匯豐銀行(HSBC)的口號——“環球金融、地方智慧”

在金融危機爆發前的二十五年裡,金融領域的全球化程度顯著提高。跨境銀行信貸快速增長,其中絕大部分由設在倫敦的金融機構牽線搭橋。從曼哈頓到巴林首都麥納麥(Manama)的街頭都可以看到花旗銀行(Citibank)的宣傳標語。而每當我們乘飛機時,就會看到匯豐銀行(HSBC)的口號——“環球金融、地方智慧”。

自金融危機以來,這一趨勢出現了逆轉:跨境銀行信貸規模顯著萎縮,美國和歐洲銀行也已收斂了自己的擴張野心。我們是否已經進入了一個金融“去全球化”時代?如果確實如此,我們是否應當為此感到擔憂?

這一收縮趨勢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銀行業務過去確實擴張過度。但有跡象顯示,監管舉措以及金融保護主義也是導致金融機構收縮業務的影響因素,其中金融保護主義的危害性或與貿易保護主義相當。

在某些情況下(特別是在歐洲地區),一國的監管當局會要求本國金融機構從海外市場撤迴流動性,以保護母公司。美國的監管當局則對外資銀行施壓,要求他們設立擁有單獨資本金配置的本地化分支機構(加拿大施行這一措施已有一段時間)。即使是在歐盟內部,銀行也同樣會被要求在業務開展國設立本地化分支機構。

這些措施會產生相應的成本。它們導致流動性和資本金被禁錮在並不需要它們的地方,資金的使用效率因此沒有達到最優,進而抬高了信貸成本。針對這種形勢,銀行紛紛撤出次要市場,以降低競爭強度。本國監管當局則採取了將監管規則向本國機構傾斜的應對辦法。由此形成了金融歧視和本地化發展的循環。

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對上述趨勢深表擔憂。它們從中看到了潛在風險。2013年將是決定性的一年。各國央行和監管當局是否會欣然接納“去全球化”,或者有無可能借鑒我們在金融危機中吸取的經驗教訓,採取一種能保留開放金融市場主要優點的新辦法,從而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找到這一問題的正確答案至關重要。

本文作者霍華德•戴維斯曾任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局長、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副行長、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院長,目前是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Po)的實踐教授(professor of practice)。

譯者/馬拉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