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氣候問題解決之道

氣候問題解決之道

Financial Time 中文網
如果你必須為21世紀選擇一項能源政策,你會選擇一個基於“差價合約”(CFD)的系統嗎?這個系統擁有一個單一交易對手、一個徵稅控制框架以及一個容量市場。或者,你會選擇帶有恰當電價遞減機制和戰略儲備的“補貼性上網電價”(premium feed in tariffs)?

拿不準主意?許多能源部長在上任的第一天同樣拿不準主意。所以,可以想象當他們遇到一個像迪特爾•赫爾姆(Dieter Helm)這樣的人時有多麽如釋重負。這位著作頗豐的牛津大學(Oxford)能源政策教授是一位經濟學家,他不僅對如何設計一個成本低廉且對氣候友好的電力行業有著堅定的想法,還擅長用通俗易懂的話闡釋這些想法。

一定程度上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包括歐盟委員會(EC)、波蘭和英國政府、以及若乾投資基金在內的各種機構,多年來才一直徵詢赫爾姆教授的意見。最近,赫爾姆將他敏銳的目光集中於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問題之一:為何全球變暖形勢下世界各國抑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努力錯得這麽離譜,如何才能夠做得更好。

赫爾姆絕不是第一個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的人,但他的影響力更大,而且他給出的解決方案更易於理解——他在他的新書《碳危機》(The Carbon Crunch)中向我們展示出了這一點。

這本書解釋了,為何社會科學家會稱氣候變化為“邪惡的問題”(wicked problem)——它是一個極度混亂、復雜、適用各種主觀解釋的難題,對於這個難題,我們還沒有給出明確的解決方案,只給出了一系列較好或較糟的對策。

赫爾姆敏銳地指出了許多我們迄今未能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原因。但目前尚不清楚的是,他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否更容易實施——這一方案包括暫時大力提倡使用天然氣以及徵收碳邊境稅。

他一開始就指出,氣候問題有三個核心原因:“煤炭、煤炭還是煤炭”。這種看法完全正確。氣候變化的威脅要等到我們為燃煤電廠找到更清潔的燃料之後才會化解。燃煤電廠在許多國家都是經濟支柱。

但問題在於,比起核反應堆這類低碳的替代品,燃煤電廠成本更低,而且,即便是今天功效最高的可再生能源來源——比如海上風力發電場——也遠不如燃煤電廠可靠。

作為第一步,赫爾姆提議把盡可能多的燃煤電廠替換為天然氣電廠,因為天然氣比煤炭清潔。他承認,有很多人強烈反對這一提議——主要是他們認為,這會讓世界陷入對另一種化石燃料的長期依賴——但他辯稱,這總比更多地依賴煤炭要好。

赫爾姆另一個備受爭議的提議是,砍掉對現有可再生能源的一部分補貼,轉而去補貼相關研究,以求清潔能源發電取得根本性突破。

這一想法看上去很奇怪,因為赫爾姆自己說過,在最悲觀的預測下,氣候變化的威脅“會大到我們現在無法充分理解的程度”。既然如此,為何要放慢對我們已經掌握的可再生能源的推廣,而把資金更多地投向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取得突破、甚至永遠不能取得突破的研究呢?而且,如果氣候變化威脅如此嚴峻,難道我們不該對研發和綠色能源津貼同時加大投入嗎?

他第三個想法更有意思:通過碳邊境稅建立全球碳排放定價機制。這要求各國根據商品製造所產生的碳排放量對商品徵收相應稅額。已建立類似歐盟(EU)“碳排放交易計劃”(ETS)這類碳定價體系的國家,可對進口自尚未建立此類體系的國家的商品徵稅,而後者將受到鞭策、效仿前者建立碳定價機制。這樣,世界最終會形成全球統一的碳價格。諸如此類的推斷還有很多。

引用來源:Financial Time 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