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打造幸福經濟

打造幸福經濟

薩克斯(Jeffrey Sachs)
北歐人怎麼辦到的?他們全都採取積極的勞動市場政策、包括彈性工時、學校-職場實習制,和密集的就業訓練與媒合。同樣的,在長期預算危機中,德國、瑞典和瑞士的預算幾近平衡,3國都採用隨景氣調整預算平衡的財政規則,並實施控制福利支出的措施,例如退休年齡至少65歲,使退休金支出遠低於訂在60歲或更低的法國和希臘等國家。

 

在歷史上許多成功的經濟改革中,聰明的國家總是學習他國的成功政策,並順應自身國情而善加採用。在經濟發展的長期歷史中,18世紀的英國向荷蘭取經;19世紀初的俄羅斯效法英國和法國;19世紀日本明治維新向德國看齊;戰後的歐洲學習美國;鄧小平領導的中國則師法日本。
透過借用體制和創造性的適應,成功的經濟體制和先進技術得以傳遍世界,進而促進全球成長。今日也一樣,任何國家只要願意學習其他國家的成功經驗,就不難找到「政策套利」的好機會。
例如,在許多國家遭遇就業危機之際,資本主義世界有一部分卻表現優異:北歐,包括德國、荷蘭、和斯堪地那維亞。德國今夏的失業率約5.5%,年輕人失業率也只有8%,比起許多高所得經濟體相當低。
北歐人怎麼辦到的?他們全都採取積極的勞動市場政策、包括彈性工時、學校-職場實習制,和密集的就業訓練與媒合。
同樣的,在長期預算危機中,德國、瑞典和瑞士的預算幾近平衡,3國都採用隨景氣調整預算平衡的財政規則,並實施控制福利支出的措施,例如退休年齡至少65歲,使退休金支出遠低於訂在60歲或更低的法國和希臘等國家。
在醫療成本高漲的時代,加拿大、西歐和日本都把醫療成本控制在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2%以下,且醫療效果斐然;反觀美國支出近GDP的18%,醫療成效卻很乏善可陳。
在油價飆升的年代,很少國家大幅改善能源效率,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平均每1,000美元GDP(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使用160公斤原油當量能源,但瑞士只用100公斤,丹麥110公斤,美國則高達190公斤。富國每使用1公斤原油當量能源,就排放2.3公斤二氧化碳,但法國因採用低成本核能而只排放1.4公斤,瑞典更低至0.9公斤。
在科技競爭激烈的環境,結合公共與民間研發融資的國家往往能勝過他國。美國在這方面持續領先,最新的突破包括火星探勘和基因圖譜。另一方面,瑞典和南韓以研發支出占GDP的3.5%而使經濟得以突飛猛進,以色列的研發支出更高達4.7%。
在不平等升高的年代,至少一些國家縮小了所得差距,巴西是近來的標竿,不但大幅擴大公共教育,且透過設定目標的轉移計畫有系統地減少貧窮。
在普遍焦慮的年代,不丹提出快樂本質的深刻問題。為追求結合經濟富裕、社會和諧與環境永續的平衡社會,不丹以決定追求國民快樂毛額(Gross National Happiness)而聞名世界。許多國家正效法不丹,調查國民對生活的滿意度。
生活滿意度最高的國家是丹麥、芬蘭和挪威,但低緯度國家也不遑多讓,熱帶哥斯大黎加在快樂國家中名列前茅。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所有最快樂的國家都重視平等、和諧、民主權責性、和強大的公共體制。
因此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模範經濟:德國的勞動市場政策、瑞典的退休金制、法國的低碳能源、加拿大的醫療、瑞士的能源效率、美國的科學研究、巴西的反貧計畫,和哥斯大黎加的快樂。
當然,回到真實世界來,大多數國家短期內無法達到這種幸福。但藉由看到其他國家的政策,我們將可加速世界各國走上改善的道路。
(作者Jeffrey Sachs是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所長/編譯吳國卿)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