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2012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探尋未來經濟指針

2012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探尋未來經濟指針

劉波
在今年1月瑞士舉辦的冬季達沃斯論壇上,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反思成為主要話題之一,說明金融危機引起的思考在向著制度層面推進。今年夏季達沃斯的主題也是一個富有制度性前瞻意味的話題——“塑造未來經濟”(Creating the Future Economy)。

 

作者: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
又是一個中國與世界政治經濟形勢錯綜復雜的時刻,又是一個需要全球政商學高層“頭腦風暴”、集思廣益、共尋解決出路的時刻。
新的討論場所定在中國的天津。9月11-13日,來自全球86個國家的1600多名代表將集中在這里,參加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即“夏季達沃斯論壇”。
在今年1月瑞士舉辦的冬季達沃斯論壇上,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反思成為主要話題之一,說明金融危機引起的思考在向著制度層面推進。今年夏季達沃斯的主題也是一個富有制度性前瞻意味的話題——“塑造未來經濟”(Creating the Future Economy)。
根據會議主辦方公佈的議程,許多關於未來的問題被列在探討範圍之中:基礎設施的未來、金融行業的未來、消費趨勢的未來、信息科技的未來、能源的未來、醫療的未來、資源行業的未來、運輸業的未來、人力資本的未來、城市化的未來、農業經濟的未來……但在像這樣的機會難得的場合,所有抽象的探討都會歸結為實實在在的現實問題,而最現實的問題不過是:中國和世界經濟的未來將是如何?
中國放慢?
中國經濟增長減緩的趨勢已經變得無比明顯,除了GDP增速、PMI指標等指數外,9月9日公佈的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回落至8.9%的消息,似乎提供了更進一步的證據。對於未來能否恢復並維持過去十多年的高速增長,意見紛紜。世界銀行前副行長林毅夫認為中國經濟有望維持8%的增速,很多經濟學家則遠沒有這麽樂觀。
從歷史角度看,這可能不過是“中國經濟崩潰論”與中國經濟看好者之間的長久論戰的繼續,難以判定誰對誰錯,但也許爭論兩方都不能否認的是,中國需要哪些國內改革來繼續釋放增長的活力,需要嚴肅的探討。本屆夏季達沃斯將討論中國新的繁榮和增長的源泉,尋找哪些新的市場和行業將成為增長點,如何在政府主導的發展和市場驅動的增長之間尋覓路徑,中國企業如何攀升價值鏈,中國如何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等。林毅夫、朱民、李稻葵等中國經濟學家及海外學者將加入到討論之中。
在2011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中國總理溫家寶向國內外人士表明進一步推動改革開放的決心,並認定中國經濟能實現更長期、更高水平、更好質量的發展,為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增長做出新貢獻。今年將是溫家寶在中國政治領導層換屆之前在國際性場合露面表態的機會之一,他將傳達什麽樣的信息,值得期待和解讀。
夏季達沃斯論壇前夕,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在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落幕,雖然會議的主題設定為經貿話題,但東亞地區日漸緊張緊張的領土爭端還是使地緣政治問題“喧賓奪主”。這個趨勢也許在達沃斯論壇上也不會有例外,熱點話題必將得到探討:一些東亞國家的領導層轉變如何影響地區和國際事務,中日釣魚島爭端和南海爭議將如何發展,朝鮮核問題將走向何方,政治形勢將如何影響東亞經濟一體化的前景等緊迫問題。
歐美迷局
在一年前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中國是否願意購買意大利等國的國債、“中國是否救歐洲”曾成為最熱門的話題之一。今年以來,由於歐洲央行等機構的努力,歐洲債務危機的情況有所好轉,去年底沸沸揚揚的“歐元區是否會解體”的爭論,已經暫時消沉下去。9月6日歐洲央行又發布了OMT(Outright Monetary Transaction)購債計劃,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表示將“動用無限火力”拯救歐元,歐洲甚至亞洲市場隨之信心大振。但危機顯示的歐元區的制度性問題並未因此消弭,估計和去年一樣,歐洲債務危機也會成為本次夏季達沃斯的主要議題之一。
由於達沃斯論壇是瑞士主辦,它也一直是中國與歐洲討論雙方關系的重要平臺。在會議前夕,歐盟啟動了針對中國太陽能電池板的反傾銷調查,中國則威脅可能採取報復措施。論壇為中歐雙方提供了一個溝通和交流的機會。雙方能不能從這場貿易糾紛中找到共贏的解決出路,避免零和性的貿易戰,將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中歐在後危機時代能夠互相理解、妥協、同舟共濟。
本次論壇前夕,國際市場對美聯儲是否推行第三輪量化寬松的猜測也如火如荼。雖然伯南克此前的講話沒有透露明確信息,但美聯儲有可能在近期的例行會議上做出決定,時間上恰好與達沃斯論壇同時。相信這也會是與會者極為關心的話題之一。
無論是歐洲央行的紓困計劃、美聯儲的QE3設想還是中國“地方版四萬億”的可能,都顯示出各國經濟管理者面臨的困境:在凱恩斯主義政策似乎產生了一定效果,但未完全消除危機、恢復經濟活力的情況下,決策者仍然只能走繼續刺激和乾預的老路。其中的危險是,投資者可能對政府刺激“上癮”,將此視為唯一的出路,從而拖延結構性問題的解決,流動性泛濫還可能為危機持續留下伏筆。尋找新的宏觀經濟治理思路是達沃斯論壇長久關註的話題,本屆會議可能會奉獻新的討論。
新領軍者
當然,夏季達沃斯是“新領軍者年會”,歐美的問題固然重要,發展中世界的問題才應該是會議主辦者設想的重點討論對象。在去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我們也聽到參會者私下抱怨:“這麽多人跑到中國大連來討論歐債危機,有什麽意義?”也許,西方的問題仍然主宰著國際討論的議程,這可能與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數量、水平及問題意識有關,但無論如何,中國、印度等新興市場國家遭遇的困境的重要性一點不比歐美低,我們期待本次論壇成為探討新興市場國家問題的一個重要場合。
達沃斯論壇一直被視為世界經濟的晴雨表和風向標,雖然在很多時候它顯得有些“虛”,不提供多少具有操作性的解決方案,但它反映的全球政商高層政策方向、治理思路和觀念的變化,還是值得密切留意的。達沃斯論壇既是一個感情上相互取暖的場所,也是現實中尋找新解決方案的熔爐。可以說,全球高層人士是在這個匯聚智力和創見的論壇上,為中國和世界經濟的未來尋找指針。
雖然目前夏季達沃斯的規格和體量還遠不及瑞士舉行的冬季達沃斯,但它面向新興市場的獨特定位使它的重要性不斷上升。在今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期間,以FT中文網總編輯張力奮為首的報道團隊,將在第一時間與讀者分享對本次論壇的採訪、觀察和思考。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也將成為為未來尋找指針的隊伍中的一員。
引用來源:英國《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