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聯合國定義Green Economy:綠色經濟是我們的特效藥

聯合國定義Green Economy:綠色經濟是我們的特效藥

鄭紹鈺(TWYCC Rio+20青年代表)、方志豪
綠色經濟:一個新的經濟體,能夠讓人類文明永續發展下去,並取代現有的出口導向經濟,縮短貧富差距,挽救經濟頹勢,保護受創嚴重的自然環境。

如果你覺得這段定義很文言文,那很正常,因為那是原則上的說法。但這概念若運作起來,其實讓人很容易就清楚明瞭。

現況經濟:世界上有許多的資金→不好的用法、不好的結果(貧窮、環境破壞)

綠色經濟:世界上有許多的資金­→正確的用法、美好的結果

此文章將闡述聯合國官方對於綠色經濟的想法,透過接下來的文章,可以讓大家更深入的瞭解官方是用怎樣的觀點看待綠色經濟。

「我習慣把地球形容為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聯合國於1992年推出的 「Agenda21(21世紀議程)」,是一副良好的處方藥,保證藥到病除,但這20年來,病人竟然沒有乖乖吃藥,一拖再拖,於是在此刻性命垂危……」

聯合國綠色經濟計畫的推手,UNEP(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官員於6月14號的聯合國會場內,沉重的向我們訴說他的憂慮。這是由Green Economy Coalition(一個由GRI、UNEP、世界貿易協會等官方與非官方團體組成的組織)舉辦的周邊活動,UNEP的周邊官員是個中國人,用著淺顯的比喻來形容這次的綠色經濟。

「這個病人現在腎有問題,肝有肝炎,心臟也有疾病,到度都是病,而且快病死了,那怎麼辦?我們如果只專注治療其中一個地方,病人還是會病倒。那怎麼辦?我們必須要用一種特效藥來一次處理多個病灶。那個特效藥就是綠色經濟。肝病可以拿來指環境問題,心臟病可以是指政府運作的錯誤,腎病可能是指經濟的衰退,我們常說病從口入,於是我們吃什麼就很重要了,這個吃的東西就是全球的資金,若這筆資金用在錯誤的方向,我們越吃壞身體,若用在對的方向,那就是特效藥,也就是綠色經濟。我們有著多重目標,試著用經濟體轉型為綠色經濟這一個方法,來迎接世界的多重挑戰。」

根據UNEP的說法,綠色經濟,就是把原本用在錯誤方向的金錢,拿來用在對的地方。而他們有很多個目標,透過全球的經濟方向變革,可以一次完成。以台灣文化來說:「就是平常要節儉,把錢存下來,只把錢花在刀口上。」

如果事情這麼簡單,為什麼現在的談判進度會這麼緩慢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要指責什麼事是錯的,很容易,但要定義什麼是「對」的方向,則很困難,因為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對正確方向的想像。再來是,如何分配這些金錢?分配給誰?誰該拿多少?拿到後怎麼用?用了怎麼知道有沒有效果?沒有效果的話,我們又該怎麼辦?

今年主題The future we want是個簡單易喊的口號,但是人類文明要達成The future “all people” want就顯得困難重重了。一個綠色經濟,世界各國各自表態,要如何達成共識呢?

想讓世界經濟轉型,並非問題的癥結點,世界的經濟在歷史上早就轉型過好幾次,問題在於,綠色經濟強調平等,要怎麼創造一個真的「平等」的社會呢?如何定義平等?

這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定義相差甚大,人與人之間的定義常常也南轅北轍。

在聯合國會場內,綠色經濟議題,其實就是平等問題,因為綠色經濟試著製造更多的平等到世界上。但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民間的聲音難以進入會場,平等嗎?國家與國家之間說話的份量的大小也不一樣,平等嗎?聯合國只有五個常任理事國,平等嗎?還是說,這些的不平等,這些弱肉強食的表現,才是聯合國認同的平等?我不知道答案。

目前的談判桌上,南北強烈對抗,因為一邊是不久前壓榨過對方的帝國們,一邊是歷史都被壓榨掉的殖民國們,兩方其實都支持綠色經濟,但兩方都無法認同彼此的平等。

TWYCC(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Rio+20青年代表鄭紹鈺認為 「該憂慮的不只是錢該不該去哪,而是人類那顆永遠無法相連的心」。

我們期待著過往的帝國與殖民國都能找到方法化解不平等,就如圖片一樣,不同的石頭,總是有辦法平衡的。這個辦法,由青年們來想,最適合不過了!畢竟我們不能用產生問題的腦袋來想解決問題的辦法對吧?!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