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綠色陷阱:生態商品化 「綠色掠奪」危機浮現

綠色陷阱:生態商品化 「綠色掠奪」危機浮現

台灣立報
2012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落幕,各國領袖未能展現決心,因此成果有限。 聯合國甚為重視的綠色經濟,成為本次會議的主要討論議題, 但場外同步舉行的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卻指出, 綠色經濟如果不能改善窮人經濟,充其量只是資本主義進行剝削的幌子。 備受聯合國推崇的綠色經濟,為何在許多人眼中卻成了新殖民主義?

2012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Rio+20)剛結束,如何打造「綠色經濟」成為會議上的討論焦點。綠色經濟的訴求,就是同時滿足經濟成長與環境永續的要求。然而,打著「綠色」招牌的商機,許多人卻忽略背後的黑暗面。無論是為了生產生物燃料而挪用資源、為進行減碳計畫而占用土地,或是發展生態觀光,都將直接對在地民眾造成負面衝擊。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發展研究所(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Studies)教授美莉莎.李契(Melissa Leach)在《農民研究期刊》(Journal of Peasant Studies)上,針對全球17項綠色經濟方案進行研究,發現生態系統的自然資產拆賣現象,迫使本地人離開原居住地或經濟用地,讓不少窮人變得更加貧困。

大量外資進入發展中國家  

替自然標定價格的運動,可追溯自1980年代初期,當時環境經濟學家皮爾斯(David Pearce)等人主張,應替自然環境制定貨幣價格,以避免被人任意奪取,儘管引起激烈爭論,但這股運動一直持續進行至21世紀。

聯合國2005年的《千禧年生態系統評估綜合報告》(Millennium Ecosystems Assessment)出爐,「生態系統服務」(ecosystem services)的觀念白熱化,生態系統服務的經濟價值為人所重視,接著開始出現許多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各種生態系統服務付費計畫。

許多北半球工業化國家,開始對低收入國家的土地及資源進行投資,許多開發中國家發生土地掠奪問題,導致當地民眾使用土地的權利被剝奪。類似的問題,同樣發生在生態系統商品化之後,產生所謂的綠色掠奪(green grabbing)。 

綠色掠奪在國際上有不少案例。以坦尚尼亞為例,原本許多屬於共有的土地,是馬賽伊游牧民族的放牧場,但政府收走土地,重新劃歸成野生生物保護區以後,再轉手賣給數家私人企業,進而開發生態觀光產業。

英國一家資本公司,與莫三比克政府進行一筆1,500萬公頃(占19%的國土面積)的土地租約談判,希望藉由種植樹木來進行碳儲存,並推動碳市交易。更早之前,英國的碳吸存公司(Carbon Harvesting Corporation)在2008年有意與賴比瑞亞簽訂碳契約,租賃涵蓋40萬公頃的雨林地來販賣碳權(carbon credit),這些交易都會導致依賴土地及當地資源的民眾喪失使用權利。Nu1vA)v[0

在許多案例中發現,契約都沒明訂提供資源的國家,能夠從碳市交易上獲得多少百分比的利潤,更不用說契約會保證當地民眾獲得多少甜頭。

在拉丁美洲,保育機構、生態旅遊公司與軍方聯手,合力保護瓜地馬拉馬雅生物保護區(Guatemalan Maya Biosphere Reserve),使其成為馬雅主題的度假勝地,發展生態旅遊觀光商機。與此同時,這些單位也協助政府展開掃毒戰爭,居民在掃蕩過程中,被以暴力的方式排除出去。

非洲、亞馬遜地區及其他地方也在推動農業生態系統重新估價的行動,發展可由熱解產生生物碳的農耕辦法,再進行碳市交易。紐西蘭碳莖公司(Carbonscape)宣稱,他們在未充分利用的非洲土地上開發利用生物碳的農場,但這些土地上早有農民耕種,且靠土地維持生計。

收購土地 居民頓失經濟依靠

目前,全世界許多森林地區,都在推動「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的排放量」(REDD+)計畫,光是亞馬遜地區,就有7項REDD+的計畫正在進行,所占林地面積超過680萬公頃。已有證據指出,當地森林的使用者,因計畫的推行而無法再去取用森林資源。

李契指出,許多販賣生態系統服務的國家,都是亟需資金的赤貧國家,因此願意跟公司企業簽訂契約。不少人認為,林地減少是當地居民濫墾濫伐所致,企業取得這些土地反而有助復育,並斷絕原本不當的經濟行為。但李契也質疑,數十年來有太多復育計畫的失敗,被證明與當地居民無法獲取資源有關。

比起土地掠奪,綠色經濟占用土地及資源有更多的正當理由。譬如,占用是為了生產生物燃料,而生物燃料被視為是低碳能源選擇;或者是以「確保糧食安全」及「減緩森林壓力」為由,在獲得的土地上推廣生產效率更高的耕種模式。

李契表示,無論是基於生物多樣性、生物碳的蓄積、生物燃料、生態系統、生態旅遊或任何相關的理由,掠奪是既定事實。在某些案例中,居民被迫完全與土地脫離;在其他案例中,由於土地使用、資源管理等規則改變,居民的生活也嚴重受到影響。

無論是為了興建公園、保存林地或停止具有破壞性的農作方式,以環境之名所展開的綠色經濟,將打開一種嶄新的經濟模式,包括估價方式改變及自然的商品化等等,而且綠色經濟將帶出新一批的經濟活動參與者,如風險資本家、商品交易顧問、地理資訊系統(GIS)服務供應者、企業家及生態旅遊公司等。

李契認為,綠色經濟的自然資源價格化並非不可,但綠色經濟的市場機制若要達到永續發展及公平交易的目標,市場的管理辦法、利益的公平分配方式,收購過程的透明度及課責性都是關鍵。除此之外,民眾的參與也相當重要,除了提供充分資訊,還要取得民眾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