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保羅.克魯曼專欄 - 歐洲官員的傲慢 拖垮希臘

保羅.克魯曼專欄 - 歐洲官員的傲慢 拖垮希臘

保羅.克魯曼
希臘當然問題重重,例如貪腐、逃稅、政府寅吃卯糧,但很多指責並非事實。希臘人並不懶,他們的工時比歐洲絕大多數地區(特別是德國)都長。希臘也絕非漫無限制的福利國家,它的社會支出占GDP比率遠低於瑞典或德國

希臘出狀況,大家都說是希臘的錯,害歐洲跟著倒楣,但災難的源頭是在布魯塞爾、法蘭克福和柏林,那裡的官員創造一個有根本(甚或致命)缺陷的金融體系,事到臨頭卻又以道德說教替代分析事理,使問題更加複雜。要解決危機,解鈴還須繫鈴人。

希臘當然問題重重,例如貪腐、逃稅、政府寅吃卯糧,但很多指責並非事實。希臘人並不懶,他們的工時比歐洲絕大多數地區(特別是德國)都長。希臘也絕非漫無限制的福利國家,它的社會支出占GDP比率遠低於瑞典或德國。

那希臘究竟出了什麼毛病?都怪歐元。

希臘經濟原本小康,加入歐元是大不幸,因為人們開始相信它是投資的安全地點,於是外資湧入,經濟突然繁榮,通膨隨之而來,希臘競爭力則越來越弱。

湧入的外資大都被希臘人揮霍掉,但當時趕上歐元泡沫的其他歐洲人又何嘗不是如此。之後歐元泡沫破滅,整個歐元體系的根本缺陷也變得極其明顯。

為什麼美元區(即美國)不會出現像當今歐元區的嚴重區域性危機?答案是有個強勢的中央政府,會幫陷入麻煩的州自動提供紓困。

佛羅里達州房市泡沫破滅後,如果佛州還得自己拿錢出來支應社福和老人健保,現在會淪落到什麼地步?幸好這些都由聯邦政府代為負擔,這也表示,佛州事實上正在接受紓困,且規模之大是歐洲國家無法想像。

希臘陷入危機固然有咎由自取處,但主要是拜歐洲官員的傲慢之賜,特別是那些富國官員,自以為可以在沒有單一政府的情況下讓單一貨幣運作成功,更糟的是在面對如山鐵證時還一口咬定,歐元一切麻煩都是南歐地區不負責任的作為造成,只要那裡的人民肯多吃苦,所有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當前的危機單靠希臘自己並不能解決,要挽救歐元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德國和歐洲中央銀行必須認清,他們才需要改變做法,包括增加支出及接受更高的通膨。否則歷史會記載,希臘是被其他國家的傲慢拖垮。

(克魯曼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中國時報報國際新聞中心尹德瀚摘譯)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