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我見我思-歐洲的「膽小鬼遊戲」

我見我思-歐洲的「膽小鬼遊戲」

呂紹煒
德國與希臘之間,有點像是在玩「膽小鬼遊戲」─即兩台車正面對駛,看誰先轉向閃避者就是輸家。希臘昨日舉行的國會選舉,被認為將決定希臘是要轉向或直接衝撞對方來車,觀察家都認為這將決定希臘是否留在歐元區、德國是否答應給希臘紓困,避免掉歐元區的大震盪與解體。但換個角度看,雙方命運其實都已決定了!

 

德國與希臘之間,有點像是在玩「膽小鬼遊戲」─即兩台車正面對駛,看誰先轉向閃避者就是輸家。希臘昨日舉行的國會選舉,被認為將決定希臘是要轉向或直接衝撞對方來車,觀察家都認為這將決定希臘是否留在歐元區、德國是否答應給希臘紓困,避免掉歐元區的大震盪與解體。但換個角度看,雙方命運其實都已決定了!
德國主導的紓困條件嚴苛,讓希臘社會大反彈,導致「反撙節派」的左派政客興起;不過,他們也主張希臘繼續留在歐元區,只是反對嚴苛的撙節條件,要求延後或不要執行諸如大幅裁減公務員的條件,也期望要增加支出以支撐經濟。但德國則難以接受希臘拿其它國家的援助金繼續「花天酒地」,德國統理梅克爾就說「紓困條件一定要讓接受者『很痛』,這樣才不會有其它國家想要被紓困」
但希臘左派不理這套,左派領袖齊普拉斯就說,希臘崩潰會拖累其它國家,歐洲必須考慮實施有利經濟增長的政策,以遏制希臘的衰退;他說要讓其它國家基於自身利益考量,知道對希臘的援助不能停止;如果他們切斷對希臘的援助,希臘就停止向債權國付款。
他的副手說得更直接,他說德國不敢扣起給希臘的援助,否則希臘危機會燒到其它國家。他說「他們會來求我們收下金錢」。
另一方聽到這種威脅當然氣得吐血,因此話也逐漸變硬,免得被希臘予取予求;瑞典央行就說「歐洲央行已討論如何處理希臘退出歐元區的波浪了」;歐盟經濟官員亦說,歐洲比兩年前更有能力抵抗希臘退出的衝擊,這名官員更直接警告不要妄想以退出要脅,他放話「歐洲會蒙受損失,但希臘所受損失將更大」德國官員也表態「希臘退場是可以承受的事件」。
這場歐洲的「膽小鬼遊戲」結果就要揭曉,但有些結果其實已確定。未來不論撙節派或擴張派占上風、也不論希臘是否退出歐元區,苦日子都已過定了。因為,希臘的問題不是只有「現金流」的問題,而是這個經濟體根本是揮霍過度、資不抵債。希臘的經濟體質、生產力水準,根本無法支應目前的生活水準,唯一的方式是:靠借貸繼續過好日子─過去多年他們都是這樣過日子。
但希臘的借貸路已斷絕,已實質違約、債務都減記一半的希臘,在金融市場完全借不到錢,所以只能靠其它國家的紓困金;但沒有一個國家會長期拿錢「供養」希臘,所以希臘的苦日子已確定。左派提出要「擴張」的想法的確是天大笑話,希臘已山窮水盡,政府的帳上現金剩數百億台幣(比一家大型企業還少),經濟持續下滑、政府稅都收不到,難不成要其它國家拿錢供其擴張?
有人舉亞洲金融風暴後各國的復興,與冰島破產後三年經濟逐漸復甦為例,對希臘寄予希望。話是沒錯,但希臘與這些國家有一點非常不同─希臘無法用貨幣貶值尋求浴火重生。那些死在金融風暴的國家,貨幣都貶值五到八成以上,經濟體大幅萎縮、人民與企業的財富大幅縮水,整個社會經歷一個痛苦的過程;但貨幣貶值也提升出口競爭力,並藉此重新啟動經濟成長引擎,最後才逐漸復元。但希臘鎖在歐元區內,沒有這項工具可用,大家只能看著它逐漸淍萎。
至於歐洲,不論最後是否繼續援助希臘,都已疲態盡露,擺在後面還有一個更大咖的西班牙─甚至還有義大利;專家幫德國算過為援救歐豬累積的「帳單」,估計已超過六千億歐元,超過其GDP的四分之一;整個歐洲金融體系千瘡百孔,未來去槓桿化會加速、加深,歐洲經濟再走滑似乎已難避免。相較之下,希臘這個「小爛瘡」,似乎已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見我思-歐洲的「膽小鬼遊戲」2012-06-18 01:13 中國時報 【呂紹煒】     德國與希臘之間,有點像是在玩「膽小鬼遊戲」─即兩台車正面對駛,看誰先轉向閃避者就是輸家。希臘昨日舉行的國會選舉,被認為將決定希臘是要轉向或直接衝撞對方來車,觀察家都認為這將決定希臘是否留在歐元區、德國是否答應給希臘紓困,避免掉歐元區的大震盪與解體。但換個角度看,雙方命運其實都已決定了!
德國主導的紓困條件嚴苛,讓希臘社會大反彈,導致「反撙節派」的左派政客興起;不過,他們也主張希臘繼續留在歐元區,只是反對嚴苛的撙節條件,要求延後或不要執行諸如大幅裁減公務員的條件,也期望要增加支出以支撐經濟。但德國則難以接受希臘拿其它國家的援助金繼續「花天酒地」,德國統理梅克爾就說「紓困條件一定要讓接受者『很痛』,這樣才不會有其它國家想要被紓困」
但希臘左派不理這套,左派領袖齊普拉斯就說,希臘崩潰會拖累其它國家,歐洲必須考慮實施有利經濟增長的政策,以遏制希臘的衰退;他說要讓其它國家基於自身利益考量,知道對希臘的援助不能停止;如果他們切斷對希臘的援助,希臘就停止向債權國付款。
他的副手說得更直接,他說德國不敢扣起給希臘的援助,否則希臘危機會燒到其它國家。他說「他們會來求我們收下金錢」。
另一方聽到這種威脅當然氣得吐血,因此話也逐漸變硬,免得被希臘予取予求;瑞典央行就說「歐洲央行已討論如何處理希臘退出歐元區的波浪了」;歐盟經濟官員亦說,歐洲比兩年前更有能力抵抗希臘退出的衝擊,這名官員更直接警告不要妄想以退出要脅,他放話「歐洲會蒙受損失,但希臘所受損失將更大」德國官員也表態「希臘退場是可以承受的事件」。
這場歐洲的「膽小鬼遊戲」結果就要揭曉,但有些結果其實已確定。未來不論撙節派或擴張派占上風、也不論希臘是否退出歐元區,苦日子都已過定了。因為,希臘的問題不是只有「現金流」的問題,而是這個經濟體根本是揮霍過度、資不抵債。希臘的經濟體質、生產力水準,根本無法支應目前的生活水準,唯一的方式是:靠借貸繼續過好日子─過去多年他們都是這樣過日子。
但希臘的借貸路已斷絕,已實質違約、債務都減記一半的希臘,在金融市場完全借不到錢,所以只能靠其它國家的紓困金;但沒有一個國家會長期拿錢「供養」希臘,所以希臘的苦日子已確定。左派提出要「擴張」的想法的確是天大笑話,希臘已山窮水盡,政府的帳上現金剩數百億台幣(比一家大型企業還少),經濟持續下滑、政府稅都收不到,難不成要其它國家拿錢供其擴張?
有人舉亞洲金融風暴後各國的復興,與冰島破產後三年經濟逐漸復甦為例,對希臘寄予希望。話是沒錯,但希臘與這些國家有一點非常不同─希臘無法用貨幣貶值尋求浴火重生。那些死在金融風暴的國家,貨幣都貶值五到八成以上,經濟體大幅萎縮、人民與企業的財富大幅縮水,整個社會經歷一個痛苦的過程;但貨幣貶值也提升出口競爭力,並藉此重新啟動經濟成長引擎,最後才逐漸復元。但希臘鎖在歐元區內,沒有這項工具可用,大家只能看著它逐漸淍萎。
至於歐洲,不論最後是否繼續援助希臘,都已疲態盡露,擺在後面還有一個更大咖的西班牙─甚至還有義大利;專家幫德國算過為援救歐豬累積的「帳單」,估計已超過六千億歐元,超過其GDP的四分之一;整個歐洲金融體系千瘡百孔,未來去槓桿化會加速、加深,歐洲經濟再走滑似乎已難避免。相較之下,希臘這個「小爛瘡」,似乎已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