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世銀行長:歐元區應做最壞打算

世銀行長:歐元區應做最壞打算

羅伯特•佐利克
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危機將如何蔓延是無法預測的,就如雷曼(Lehman)倒閉的後果出人意料一樣。希臘退出將打擊市場對其他歐元主權資產的信心。歐元區領導人需要做好準備。歐元區將沒有時間召開財長會議討論前景,就漸進式的政治對策展開辯論。在受到驚嚇的市場中,投資者一窩蜂逃向安全資產,引發其他火焰。

 

世界銀行行長 羅伯特•佐利克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歐元區領導人可能已接近“打碎玻璃”的時刻:即有人砸碎用來保護應急消防警報器的窗格。那些住在歐元區“大樓”里(尤其是行政樓層)的人雖然不想聽到報警聲,但最好先讀一讀使用說明。希臘局勢可能在西班牙、意大利乃至整個歐元區引發金融恐慌,將歐洲推入危險境地。
怪異的是,2012年的夏天很像2008年。市場對某個很大的資產類別感到擔憂。這一次,歐元區主權債券取代抵押貸款成為高風險投資。銀行正在承受壓力。儲戶還沒開始去銀行擠兌,但已在蠢蠢欲動。歐洲央行(ECB)像2008年的美聯儲(US Fed)一樣,想要以大量流動性安撫市場,但隨著銀行資產負債表上質量較好的資產已經用盡,抵押品的質量正在下降。
我們無法預測希臘選舉的結果,或者希臘新政府是否將為獲得更多補貼而變本加厲地討價還價,而不是尋求退出歐元區。希臘的歐元區夥伴國都感到心灰意冷,盡管它們仍願意提供可觀的援助,以避免希臘退出歐元區將會引發的危機——如果希臘領導人和民眾承諾執行一項可行方案的話。
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危機將如何蔓延是無法預測的,就如雷曼(Lehman)倒閉的後果出人意料一樣。希臘退出將打擊市場對其他歐元主權資產的信心。歐元區領導人需要做好準備。歐元區將沒有時間召開財長會議討論前景,就漸進式的政治對策展開辯論。在受到驚嚇的市場中,投資者一窩蜂逃向安全資產,引發其他火焰。
有些人辯稱,如果爆發危機,歐洲央行是能夠戰勝危機的。然而,歐洲央行董事會中的意見分歧,令人懷疑該機構是否有能力採取迅速、到位和有力的應對措施。此外,歐洲央行的股東國將不得不作出決策,允許該機構向那些抵押品質量不高或接近資不抵債的銀行提供更多資金。歐元區領導人需要做好準備——包括心理準備和通過歐洲穩定機制(ESM)的操作準備——對銀行進行資本重組。
即使歐洲央行大舉註入流動性,可能仍不足以解決問題。當我向一些經歷過金融恐慌的發展中國家人士徵求建議時,他們的回答是一致的:政府必須為銀行存款(很可能還有其他債務)提供擔保。在歐元區,一些主權國家的擔保不太可能足夠,只有“歐元區主權”的擔保才會足夠。歐元區領導人是否已下定決心邁出這一步,還遠未可知。
雷曼垮臺之後,流動性匱乏也開始扼住企業部門的脖子。大公司擔心,他們或許無法從銀行取得貸款或滾轉商業票據。破產的命運迎面撲來。
歐元區銀行三年來一直承受著壓力,要求其去杠桿化、增加資本金並降低風險。我懷疑,在遭遇危機時,銀行高管的第一反應會是向企業借款人大舉放貸。但如果我們一覺醒來聽到某家大企業倒閉的消息,銀行和儲戶可能都會大吃一驚,就像他們聽到銀行遭受打擊時那樣。
當金融市場感到焦慮時,融資鏈下游往往會有兩、三個環節出現險情。所以,歐元區領導人需要監控企業部門的流動性風險。如果銀行獲得緊急援助,銀行高管應當受到壓力,要求他們繼續向客戶提供資金。
誰都不希望被迫依“打碎玻璃”使用說明行事。但閱讀這些說明並做好準備,實為明智之舉。應急步驟的嚴重性,應當鼓勵歐元區領導人“未雨綢繆”——比如現在就把歐洲穩定機制的資金註入銀行,並針對西班牙等國達成中期融資保證。可通過歐洲穩定機制或者部分部署歐元區債券來提供這種保證,同時維持市場對政府融資的約束。
這一建議與德國“加強財政紀律並實施微觀經濟改革”的號召並無沖突。必須採取德國提出的這些措施。可以理解,德國迄今不願打開“財政水龍頭”,除非上述改革措施已經實施。然而,德國將無法實現“提高歐元區一體化程度、實現穩健財政”的戰略目標,除非它為實施改革的國家提供支持,並做好防範危機蔓延的準備。好的領導者會先行一步。他們做好迅速行動的準備,抓住時機推動長遠目標的實現。
作者為世界銀行(World Bank)行長
譯者/邢嵬

歐元區應做最壞打算世界銀行行長 羅伯特•佐利克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字號背景英文對照評論打印電郵收藏騰訊微博新浪微博 歐元區領導人可能已接近“打碎玻璃”的時刻:即有人砸碎用來保護應急消防警報器的窗格。那些住在歐元區“大樓”里(尤其是行政樓層)的人雖然不想聽到報警聲,但最好先讀一讀使用說明。希臘局勢可能在西班牙、意大利乃至整個歐元區引發金融恐慌,將歐洲推入危險境地。
怪異的是,2012年的夏天很像2008年。市場對某個很大的資產類別感到擔憂。這一次,歐元區主權債券取代抵押貸款成為高風險投資。銀行正在承受壓力。儲戶還沒開始去銀行擠兌,但已在蠢蠢欲動。歐洲央行(ECB)像2008年的美聯儲(US Fed)一樣,想要以大量流動性安撫市場,但隨著銀行資產負債表上質量較好的資產已經用盡,抵押品的質量正在下降。
我們無法預測希臘選舉的結果,或者希臘新政府是否將為獲得更多補貼而變本加厲地討價還價,而不是尋求退出歐元區。希臘的歐元區夥伴國都感到心灰意冷,盡管它們仍願意提供可觀的援助,以避免希臘退出歐元區將會引發的危機——如果希臘領導人和民眾承諾執行一項可行方案的話。
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危機將如何蔓延是無法預測的,就如雷曼(Lehman)倒閉的後果出人意料一樣。希臘退出將打擊市場對其他歐元主權資產的信心。歐元區領導人需要做好準備。歐元區將沒有時間召開財長會議討論前景,就漸進式的政治對策展開辯論。在受到驚嚇的市場中,投資者一窩蜂逃向安全資產,引發其他火焰。

有些人辯稱,如果爆發危機,歐洲央行是能夠戰勝危機的。然而,歐洲央行董事會中的意見分歧,令人懷疑該機構是否有能力採取迅速、到位和有力的應對措施。此外,歐洲央行的股東國將不得不作出決策,允許該機構向那些抵押品質量不高或接近資不抵債的銀行提供更多資金。歐元區領導人需要做好準備——包括心理準備和通過歐洲穩定機制(ESM)的操作準備——對銀行進行資本重組。
即使歐洲央行大舉註入流動性,可能仍不足以解決問題。當我向一些經歷過金融恐慌的發展中國家人士徵求建議時,他們的回答是一致的:政府必須為銀行存款(很可能還有其他債務)提供擔保。在歐元區,一些主權國家的擔保不太可能足夠,只有“歐元區主權”的擔保才會足夠。歐元區領導人是否已下定決心邁出這一步,還遠未可知。
雷曼垮臺之後,流動性匱乏也開始扼住企業部門的脖子。大公司擔心,他們或許無法從銀行取得貸款或滾轉商業票據。破產的命運迎面撲來。
歐元區銀行三年來一直承受著壓力,要求其去杠桿化、增加資本金並降低風險。我懷疑,在遭遇危機時,銀行高管的第一反應會是向企業借款人大舉放貸。但如果我們一覺醒來聽到某家大企業倒閉的消息,銀行和儲戶可能都會大吃一驚,就像他們聽到銀行遭受打擊時那樣。
當金融市場感到焦慮時,融資鏈下游往往會有兩、三個環節出現險情。所以,歐元區領導人需要監控企業部門的流動性風險。如果銀行獲得緊急援助,銀行高管應當受到壓力,要求他們繼續向客戶提供資金。
誰都不希望被迫依“打碎玻璃”使用說明行事。但閱讀這些說明並做好準備,實為明智之舉。應急步驟的嚴重性,應當鼓勵歐元區領導人“未雨綢繆”——比如現在就把歐洲穩定機制的資金註入銀行,並針對西班牙等國達成中期融資保證。可通過歐洲穩定機制或者部分部署歐元區債券來提供這種保證,同時維持市場對政府融資的約束。
這一建議與德國“加強財政紀律並實施微觀經濟改革”的號召並無沖突。必須採取德國提出的這些措施。可以理解,德國迄今不願打開“財政水龍頭”,除非上述改革措施已經實施。然而,德國將無法實現“提高歐元區一體化程度、實現穩健財政”的戰略目標,除非它為實施改革的國家提供支持,並做好防範危機蔓延的準備。好的領導者會先行一步。他們做好迅速行動的準備,抓住時機推動長遠目標的實現。
作者為世界銀行(World Bank)行長
譯者/邢嵬

 

引用來源:Financial Times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