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綠色經濟定義分歧 Rio+20會前共識受阻

綠色經濟定義分歧 Rio+20會前共識受阻

IPS報導
經過兩週閉門會議協商,聯合國Rio+20永續發展高峰會的籌備會議(PrepCom)在4日會議結束時,並未能針對先前提出的零草案《我們想要的未來》(The Future We Want),再擬出具體行動計畫。會議僵持點,主要是南北國家對「綠色經濟」定義的分歧....

本次協商由193個會員國的代表組成,發表聲明得到有限的成功:從近200頁縮成少於100頁的「成果文件」。這份文件稱為「零草案」,最初是由各會員國、國際組織及民間社團提出的稿件組成超過6000頁的初稿。

儘管如此,在4日結束了漫長的協商後,籌委會的其中一位主席南韓的大使金塾(Kim Sook)表示,代表們都對發展綠色經濟及永續未來行動缺乏共識「感到失望與沮喪」。

為了打破僵局,籌委會將針對零草案於5月29日再次召開一個為期5日的會議。這將是在6月20日世界各國領袖於里約熱內盧召開3日峰會之前,最後一次完成草案行動綱領的機會。這個峰會是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UNCSD, 也叫Rio+20)的核心,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始於1992年在巴西召開的會議,當時通過了21世紀議程(Agenda 21)及里約環境與發展宣言(Rio Declarat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Rio+20秘書長沙祖康表示,「坦白說,協商文件的進度和與會者稱之為『政治聚焦文件』版本還相去甚遠。」他並表明這份文件在到達里約會場時應已完成90%,剩下最困難的10%是必須留待各國領袖協商後訂定。

然而,國際非政府組織聯盟在5月4日發表聲明提出警告,認為Rio+20「看來並未對全球永續發展新增什麼項目。太多政府使用或允許破壞人權及既定原則的言論,這些既定原則包含了公平性、預防及污染費用的徵收。」

樂施會成員Antonio Hill說道,「在花了4個月討論所謂的『零草案』後,Rio+20討論陷在原地。」他說從20年前的地球峰會各國政府給予承諾後,只有很少、甚至沒有任何進展。

除了樂施會,國際非政府組織聯盟還包括了替代發展組織(Development Alternatives)、綠色和平、巴西環境社會運動與發展非政府組織論壇(FBOMS)、國際工會聯盟(ITUC)及Vitae Civilis。

當被問及協議中的僵持點,印度替代基礎建設社團高級主管Zeenat Niazi告訴記者,主要在於對「綠色經濟」這個概念的分歧意見,「南方國家(Global South)談到『綠色』話題時,必須伴隨永續生計的考量。」她指出,其他分歧的領域包含了:公平性的議題、北方國家(Global North)永續消費及生產的概念、社會正義--特別是牽涉到開發中國家及未開發國家的資源開採、技術轉移及貿易。此外,在永續發展目標(SDGs)及要如何處理整合永續發展三大支柱(社會文化、經濟與環境)等項目也都有爭議。

Niazi問:「國家需要許下什麼樣的承諾?並為這些承諾做什麼準備?國家的承載力需如何裝備來促成將永續發展目標置入國家發展計畫?這些項目的優先性是什麼?」當被問及多協議一週對零草案產成任何明確的結果的可能性,Niazi表示:「如果可以將有建設性的民間社團的意見納入於草案中,並在設計後里約20 ( post-Rio+20)行動綱領時勾勒出清楚的脈絡,這是可行的。」

在4日公布的聲明中,聯合國承認有些爭議性議題阻撓對此成果文件的共識。一些已發展國家已接受綠色經濟是朝向永續發展之途,但多數發展中國家卻有所保留,聲稱各國可自行決定往永續未來邁進的方式,綠色經濟不該導致綠色保護主義或限制成長與消除貧困。其他國家及利益相關者則關注在執行力與責任歸屬層面,他們指出過去全球會議做出的某些承諾並沒有完全兌現。儘管如此,多數國家仍展現同意部分議題的意願,包括對全人類需求的認可,及面臨全球及國際挑戰的壓力採取行動。

「多數國家同意,面臨全球持續成長的人口產生的消費及不永續的生產需求導致碳排放持續上升、自然生態系統的退化及日益擴張的貧富不均等問題,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找到一個比GDP更適合衡量發展的需求也被廣泛接受。

這份聲明進一步說明,各國亦需再評估新的永續發展目標概念,這些目標包含了在特定時間內達到基準值:比方是供給給所有人的永續能源或是乾淨的水。但一些國家對於什麼應該或不應該被放入永續發展目標、或是這些目標如何訂定、何時達成等仍意見紛歧。

引用來源:IPS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