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日本的綠色重建之路

日本的綠色重建之路

作者:Warren Karlenzig( Common Current組織主席) , 翻譯:奇芳
我剛剛參加了一次由聯合國機構組織的訪日活動。我們參觀了六個遭受海嘯襲擊的社區,以及兩座受到輻射破壞的城市。結論非常明確:福島核事故正逼著日本走上綠色道路。

我剛剛參加了一次由聯合國機構組織的訪日活動。我們參觀了六個遭受海嘯襲擊的社區,以及兩座受到輻射破壞的城市。結論非常明確:福島核事故正逼著日本走上綠色道路。

綠色道路的步驟包括:從七月份開始實行新的可再生能源電力入網價格;同時福島縣知事佐藤雄平告訴我們,可再生能源將是滿目瘡痍的福島重建中的「關鍵要素」。

儘管當地還沒有拿出非常明確的規劃來對這次經濟和能源轉型進行協調,但我們的確看到了各種細微的證據,足以說明日本為發達國家在文化、能源系統和環境災難面前的恢復力樹立了一個榜樣。

我們這次訪問的組織者是設在名古屋的聯合國區域發展中心(UNCRD),我們和中心主任高瀨千賀子以及她的職員們一起進行了為期一周的實地考察。我們將這次考察稱為「以可持續社區為目標的重建」,而我的任務就是在綠色經濟發展恢復的戰略和機會上為日本的社區領袖們提供建議。為了給這次考察做準備,我接連拜訪了一些清潔技術能源企業和城市規劃設計企業,還拜訪了美國商業部。

考察團成員來自五個國家:日本、澳大利亞、孟加拉、泰國和美國,其中一位是代表美國聯邦應急管理署 (FEMA)參加的。我們這個團體看起來似乎多少有些新奇,因為聯合國和美國使館方面都說,我們是第一批來自受災三縣以外來和當地領導者見面,探討重建和災後管理規劃的人,就算不是最早,也是最早的之一。

這些受到海嘯侵襲的沿海城鎮共有約2萬名居民喪生,直到今天,醫護船和居民們還不斷在沿岸和陸上發現新的遺體。但重建工作更專注的是倖存者的未來。我們參觀了災民的臨時住宅和零售商業,令我們吃驚的是,模組化建設的安置區裡卻充滿了個性化的設施,如燈籠、公用長椅和園林景觀。曾經被海嘯捲走的各種當地商家也重開了,從酒吧到美髮店再到魚店一應俱全。

這個地區有30萬居民在海嘯中失去家園,當地社區向中央政府提交了重建規劃,然後等著批覆撥款。但實際的重建還要等上幾年,因為芮氏9級的構造地震(也就是一個板塊衝到另一個下面,引發一個板塊沉降)致使沿海城鎮的地面仍不穩定,或者還在不斷沉降。

與此同時,廢物的管理問題,包括海嘯中堆積下來的受到輻射和鹽化污染的土壤和瓦礫的清除,讓當地所有人都頭痛不已,無論是農戶還是市政當局。在一座城裡,曾經的市中心堆滿了廢物,相當於過去 106年產生的垃圾總量。因為害怕輻射,日本其他地方都不願意大批量接收處理這些廢物。

當這裡可以開始重建的時候,兩座海嘯重災區城鎮的規劃將成為新發展模式的典範。石卷市之前有16萬人口,其中的4000人在海嘯中死亡,是日本所有受災城鎮中最多的。該市的整個港區和低窪的市中心地帶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零星的建築和殘跡還突兀地矗在那裡,比如一座圓頂的卡通博物館,更奇異的是竟然還有一座曾經放在電子遊藝廳室內的自由女神像 。

石卷市的一位官員告訴我們,該市有一個規劃,在對殘存的「幽靈」市中心進行徹底清除之後,新建一個商住混合區域,密度將是原來的2到3倍。該市希望通過墊高地面、修築防波設施以及其他方式來防止海浪的襲擊。更加棘手的問題是如何防止年輕人流失到東京和其他南方的大城市,而規劃中以交通為導向的設計就是讓年輕人不要「逃離」的一個要素。

另外一個關鍵的規劃問題是,男權社會的日本如何保證受災社區的所有公民,包括女性、老人和殘疾人,都能在設計自身未來的過程中發揮作用。

陸前高田市有2.2萬人(其中2千人死於海嘯)制定了將「新能源」作為關鍵部分的重建規劃。這個曾經被媒體報導為被19.2米高的巨浪「從地圖上抹去」了的城市,如今正在尋求中央政府的補貼和私人投資,以進行大規模的分散式可再生能源發電,包括太陽能光伏、陸地和海洋生物質能以及離岸風能。

與附近的其他社區一樣,陸前高田也在研究如何用減少的排放換取國內碳信用額。而該市實現零廢物和零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標也促使其探索工業化的生態戰略,將魚骨、海嘯造成的廢物或者重建過程中產生的廢熱等其他副產品充分利用起來。

我們還參觀了福島南部磐城市的一座小型社區有機農場。一個志工團體去年夏天進行了清理遭污染土壤的培訓,農民們向我們展示最近放射檢測的結果已經變成陰性。與此同時,他們挖出和清理的「熱土」仍然堆在那裡,因為中央政府不願意運走或者接受,但農民們曾經認為他們會這麼做。

中午我們又回到了石卷市,在一個民房裡的小速食店吃了午飯。儘管所有的菜品都是當地的有機食材,但我生平第一次對這類食物失去了胃口。

在福島核災之前,日本25%到33%的發電都依賴核能,今年夏天,日本最後兩座還在運轉的核電站也將關閉,至少是暫時性的,全國已經有很多跡象表明電力的短缺。儘管戶外溫度只有攝氏0到4度,我們開會的房間裡只有一兩台煤油取暖器,整座建築裡幾乎沒有電力照明,更沒有使用中央室內供暖。這會不會就是其他發達國家「一切照舊」能源模式下的未來呢?

其中一個會議是在南三陸町的一座高級酒店裡舉行的,會議中正趕上兩小時的限電。和我們會面的是產業界和社區志工領袖,包括酒店老闆本人,他在海嘯後為400人提供了住所和食物(酒店下面兩層雖然被毀了,上面還可以居住)。工作人員向我們分發了厚重的冬季風雪衣,這樣我們才得以相對暖和地繼續會議。

除了穿上厚外套,日本還利用技術手段來應對新的電力困境。公用事業機構設立了網站和手機應用程式來告訴人們如何最多地節省能源,比如把衣服掛在朝南的視窗或陽臺上晾曬,減少使用照明、熱能和電器。迄今,日本社會已經竭盡全力節約能源來彌補30%的供電赤字,但輪流或者計畫限電對電力的補充作用依然差強人意,即使是在東京。

如今,我們的代表團將和UNCRD一起在,此次東北災區三縣之行的基礎上整理建議。我的預測就是:岩手、宮城和福島未來將長久地受到全球的關注,不僅僅因為它們遭受了三重的災害,更由於它們為我們所有人帶來教訓,告訴我們正在踏入一個不確定的未來,無論在能源、水、食品以及災難之後的庇護所和自然本身。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