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金融

國外金融

中國經濟轉型之路依然坎坷

來源: 華爾街日報 2016年01月20日

投資銀行藍橡資本(North Square Blue Oak)中國問題研究部主管巴倫(Oliver Barron)稱,實現再平衡有兩種途徑:提高規模較小行業的增速,或者收縮體量較大行業的規模。他說,中國的經濟結構調整顯然正在取得進展,但這主要是工業增速放緩所致;這與由於政府政策對頭經濟突然取得兩位數的增長不是一回事。 閱讀全文

中國2015年經濟增速6.9% 創25年來最低

來源: BBC中文網 2016年01月19日

中國進出口出現明顯下滑,全年進出口總額245849億元,比上年下降7.0%。其中,出口141357億元,下降1.8%;進口104492億元,下降13.2%。但中國仍然保持了高達36865億元的貿易順差。。 閱讀全文

美國金融機構不是太大而不能倒,是成本太高而難以為繼

來源: 華爾街日報 2016年01月15日

美國的大銀行也在面臨越來越強烈的質疑:以他們目前的規模能否維持盈利?美國一些大銀行本週將公佈業績。最近幾年,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及其他海外監管機構明確表示,作為大型金融機構需要付出相應代價。據美聯儲的數據,自2009年以來,為了滿足更嚴格的監管規定,美國大行銀行已經增加了6,410億美元資本金。 這些監管要求加大了金融機構帶來高回報的難度。 閱讀全文

全球金融大震盪背後的大國角力

來源: 賽明成,工商時報 2016年01月14日

回顧美國前財長桑默斯也曾批判Fed的QE政策使美國進入長期停滯階段。表象上,他看似倡議市場機制,但言而未盡的是Fed有意圖地大規模干擾美債市場,不僅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並洗劫各國的財富。以此觀之,面對美元升值之際,人行朝自己的方向前進,或另有其深意:除可減少人民幣在匯率市場上被狙擊的空間,還可觀察Fed實施ON RRP政策後對其回購市場的影響。 閱讀全文

中國困境會引發全球危機嗎?

來源: 保羅·克魯格曼,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6年01月13日

主要問題在於中國高儲蓄低消費的經濟模式,只有在該國經濟保持極快增長的情況下才能維持,這支持了高投資的合理性。當中國擁有大量未充分就業的農村勞動力儲備時,這是可能實現的。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中國目前面臨一個棘手的任務:過渡到增長率較低,但不至於陷入衰退的水平。 閱讀全文

亞投行機會之窗

來源: 葉家興,中國時報 2016年01月13日

由中國大陸倡議成立、57國共同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下簡稱亞投行)將於本月16日正式開張,雖然註冊資本額甚至還小於台灣一些大型金控。然而這個重點支援基礎設施建設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有可能為跨國政府合作建立互信,為投資人帶來財務回報,更有機會為弱勢者打造機會之窗。 閱讀全文

中國減速如何影響全球經濟?

來源: FT中文網 2016年01月12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如今這個全球最大經濟體(根據產品和服務產出量計算)明年將占到全球經濟活動的近18%。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增速從2010年逾10%降至今年預測的6.3%,已直接將全球增速抹去約0.75個百分點。 閱讀全文

人民幣重貶 平添亞幣競貶疑慮

來源: 李沃牆,工商時報 2016年01月07日

揮別苦悶的2015年,原本冀望2016年否亟泰來,但新年第一個交易日卻相當不平靜,因中國股匯市演出暴跌劇碼而衍生一連串的骨牌效應;不僅亞洲股匯雙倒(日圓除外),歐美股市亦應聲全倒。這一波全球金融市場的動盪情節似乎與去年8月11日,人民幣創下單日最大跌幅的1.86%後,連續貶值所引發的全球性股災有不少雷同之處。但不同於前次的是,大陸A股在「熔斷制度」實施首日因跌幅過深慘遭停止交易,格外引發諸多議論。 閱讀全文

異乎尋常的全球性焦慮

來源: FT中文網 2015年12月30日

這種全球性的焦慮異乎尋常。過去30多年來,不管什麽時候,都至少有一個世界強國極為樂觀。上世紀80年代末,日本仍沉浸在長達數十年的繁榮之中,自信滿滿地在世界各地收購資產。上世紀90年代,美國沐浴在冷戰勝利和長期經濟擴張的光輝中。本世紀初,歐盟(EU)樂觀自信,發行了單一貨幣,成員國數量幾近翻倍。而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期,中國日益增強的政治和經濟實力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 閱讀全文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揭示三大難點

來源: FT中文網 2015年12月24日

如此一來,不少問題在落實過程中存在不確定性。實際上,12月中國審計署發布的穩增長跟蹤審計結果,截至10月份,鐵路、水利等重大建設項目進度緩慢延滯,有些項目完成10%都不到,便足以說明難點在於落實。因此,明年能否做到增長放緩中的結構轉型,加快改革又不至於經濟失速,還需對以下三個方面的難點有充分準備。 閱讀全文

大陸經濟發展的兩大關鍵議題

來源: 鄭貞茂,工商時報 2015年12月24日

中國大陸經濟明顯步入新常態, 從最近公布的「十三五規畫」來看,官方將未來2016年至2020年的經濟成長目標訂在6.5%的底線,這與過去幾年動輒兩位數的經濟成長比較起來明顯降溫。儘管如此,中國大陸在全球經濟的影響力仍是與日俱增,因此其經濟成長的未來變化仍將是市場關注焦點。 閱讀全文

中國應如何應對美國升息的影響

來源: 張志超,BBC中文網 2015年12月23日

遲到的美國加息,終於在上周三變成現實。當天美聯儲自2006年來第一次升息,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範圍上調25個基點,至0.25% - 0.5%的區間,一舉結束了美國利率長期接近零的局面。美國的利息走向,從來是國際金融市場重點的關注。惟此次美國加息,特殊之處在於同中國經濟有緊密關聯。 閱讀全文

聯準會升息步調 不至於太過頻繁

來源: 邱達生,工商時報 2015年12月16日

一般預期美國聯準會(Fed)即將在本週啟動後金融危機時代的首度升息,不過各界注意的焦點卻是在聯準會的升息步調上。聯準會最近一次的啟動頻繁升息循環是在2004年的6月30日至2006年的6月29日,約25個月的期間。總計在2004年下半年起升息5次,2005年全年度升息8次,2006年則至上半年底升息4次。總共17次,每次升息幅度一碼,將聯邦基金利率由原本的1%,拉抬至5.25%。當時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也獲得 「Quarter Point Al」的稱號。 閱讀全文

中國為何要讓人民幣和美元“脫鈎”?

來源: 華爾街日報 2015年12月15日

中國有關讓人民幣和美元“脫鈎”的新承諾凸顯出北京面臨的難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的行動可能會妨礙中國政府刺激經濟增長的努力。在有跡象顯示美國經濟日益走強的情況下,外界普遍預計美聯儲將於本週加息。與此同時,中國則反向行之,政府屢次降息,並採取其他措施放寬貨幣政策,刺激不斷減速的經濟增長。 閱讀全文

亞銀:亞洲各國應多建經濟特區

來源: 中國時報 2015年12月09日

亞洲開發銀行(ADB)周二表示,亞洲各國應建立更多經濟特區(SEZ),才能抵擋近來亞洲出口需求減弱帶來的衝擊,並吸引更多外來直接投資(FDI)。亞銀周二發表的最新研究報告指出,根據過去數10年亞洲各國建立的經濟特區與出口數據來看,每當經濟特區數量增加10%就能帶動製造業出口額成長1.1%。 閱讀全文

投鼠忌器的中國經濟改革

來源: 普拉薩德,紐約時報 2015年12月04日

事實上,即使中國在過去十年展開經濟自由化,並獲得各項進展,政府依然沒有完全改變其對待自由市場的方式。自由市場和政府千方百計維持「穩定有序」的願景,是兩股矛盾的力量。能否化解這兩股力量間的矛盾之處,正是今日中國面臨的一場重大實驗。 閱讀全文

再灑錢 ECB陷兩難

再灑錢 ECB陷兩難

來源: 工商時報 2015年12月04日

歐洲央行(ECB)昨(3)日一如承諾擴大寬鬆貨幣,其中購債量化寬鬆(QE)計畫延長半年至2017年3月底。只是擴大寬鬆對於歐元區經濟與通膨雖有短期的刺激效果,但長期而言弊大於利,尤其是對長期的金融穩定構成風險。 閱讀全文

人民幣料將入籃 中國貨幣管理方式面臨考驗

來源: 華爾街日報 2015年12月02日

外界普遍預計IMF週一會宣佈明年將把人民幣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目前擁有儲備貨幣地位的貨幣只有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人民幣被納入儲備貨幣將意味着,隨着中國在全球金融領域地位的上升,人民幣地位的提高得到了認可。 閱讀全文

人民幣國際化的下一步

來源: 喬依德,FT中文網 2015年12月01日

差不多在過去的一年中,關於人民幣是否應該、是否能夠進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國內外各種爭論和猜疑不絕於耳。這些爭議隨著11月30日IMF執董會同意人民幣進入SDR籃子的決定而終於告一段落。 閱讀全文

僅靠共識無法拯救氣候

來源: 亨利•保爾森,FT中文網 2015年11月24日

如果本月底全球領導人在巴黎會面時就氣候變化達成共識(眼下看似乎很有可能),他們將為保護我們星球邁出重要的一步。但是,這仍然僅僅是個開始。為了確保氣候變化問題取得進展,我們需要新的經濟結構以及新技術。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