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馬凱》停滯性通膨怪獸重出江湖?

馬凱》停滯性通膨怪獸重出江湖?

經濟評論家馬凱撰文指出,停滯性通膨乃經濟學家最大夢魘。因為自凱因斯草創總體經濟學以來,一向最困擾人類社會的經濟衰退與失業似乎已求得萬應靈丹。要政府打開金庫撒錢從事公共建設與購買活動,快速注入活水就會讓經濟重燃興旺火苗。但若衰退失業與通貨膨脹一時並至,既不能撒錢擴張穩需求,又不可收緊銀根升息以平物價,一時間進退維谷,弄成不知如何收拾局面。

美國元月CPI直衝七點五%,不僅聯準會嚴陣以待,準備升息並加緊腳步縮表,全世界都提心吊膽,因為許多專家與專業機構都疾呼,停滯性通膨要來了。這還是二月下旬俄國出兵攻烏克蘭前的事。隨著戰火愈趨猛烈,全球能源與糧食價格不斷竄升,美國通膨衝破八%,乃至直逼十%乃指顧間事,停滯性通膨顧慮,就更加重了。

半世紀來,停滯性通膨乃經濟學家最大夢魘。因為自凱因斯草創總體經濟學以來,一向最困擾人類社會的經濟衰退與失業似乎已求得萬應靈丹。只要政府打開金庫撒錢從事公共建設與購買活動,快速注入活水就會讓經濟重燃興旺火苗。

即使經濟過熱導致百物齊漲,也只需貨幣當局收縮銀根、提高利率,物價就如響斯應地回歸正常。但若衰退失業與通貨膨脹一時並至,既不能撒錢擴張穩需求,又不可收緊銀根升息以平物價,一時間進退維谷,弄成不知如何收拾局面。

半世紀前,全球即曾陷入這樣困境。壟斷石油的產油國家在亞曼尼縱橫捭闔下組成產油國組織,兩次三番地翻倍提高油價。短短數年間,全球油價上漲十一倍之多。由於當時直接間接與石油相關產品為數極多,生產成本大幅推升,一方面迫使百物齊漲,一方面令生產者不勝虧累減產、裁員、關廠;於是最可怕的經濟夢魘橫空出世、厲祟人類社會十餘年之久。

通膨的可怕,不僅在百物騰貴,民不聊生,更怕一旦通膨預期形成,受雇者發現原來約定的薪資被通膨侵蝕,實質上大縮水,就會要求雇主提高薪資補償。但工資提高,又迫使生產成本升高,生產者不得不調價以應,於是形成一個水愈漲、船愈高的惡性循環,使通膨愈演愈烈,不見已時。

美國停滯性通膨的終止,關鍵在於一九八○年上任的聯準會主席沃克,悍然將利率由九點五%大升為廿%。超高利率造成投機與投資重大障礙,使融資格外困難,經濟陷入衰退。但不數年利率即回降至五%,乃至三%上下,整體經濟逐漸回穩,為其後奠定穩健發展基礎。

當時台灣不能自外於全球性停滯性通膨。更由於主政者習於管制、凍漲物價求表面平穩,通膨勢如野火無以遏制。一九七四年春節前夕,蔣經國院長宣示調高油價八十%、電價八十%;春節後,立刻造成物價暴漲。但因為如實反映進口價格,通膨預期消弭,其後物價水準反略微回跌。

如今俄烏戰爭使油價觸及一百廿美元,糧食、原物料等價格也攀升,原本即逐步形成共識的碳交易成本、減煤減天然氣等追求淨零排放政策,加上供應鏈破碎影響,全球生產成本不斷推升。同時美國帶頭撒錢使全球錢淹腳目已十餘年。通膨不但日漸惡化,美國薪資也正追逐通膨率。這些惡因不剷除,又不復見沃克魄力,我們豈能不心以為危。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