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劉憶如》通貨膨脹與供應鏈瓶頸

劉憶如》通貨膨脹與供應鏈瓶頸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劉憶如於《聯合報》撰文指出,此次物價上漲主要源於「供應鏈瓶頸」,聯準會誤以為供應鏈的問題短期內就會解決,不認為貨幣政策須要有所因應。央行誤判情勢而遲遲不出手的狀況,令人對照聯想到的,是四十年前爆發的全球通膨。

從今年的春天夏天秋天至冬天的十一月以來,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及各主要國家央行,都信誓旦旦地告訴民眾,這一波的物價上漲是「暫時性」的通膨

然後也因為定調為「暫時性」,因此即使今年以來物價年漲率一路上揚(例如美國、德國、英國,各從一月的百分之一左右,分別上漲至十一月的百分之六點八、六點零二,及百分之五點一),基本上都早已超過當初訂定的百分之二的通膨目標;但全球各主要央行,在今年十一月底之前,卻都並未採取對抗通膨所應有的「緊縮貨幣」政策:不但沒有調升利息,甚至還是維持以央行購買債券的QE作為,持續向市場挹注資金。

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到今年十一月三十日,鮑爾才首度改口,聲明看起來通膨應該不是暫時性的。聯準會也接著在十二月十五日會議後,宣布美國「由鬆轉緊」的貨幣政策方向,並公布自明年起的聯邦基金利率將會調升。

聯準會之所以維持了這麼久的「通膨暫時性」基調,是因為此次物價上漲主要源於「供應鏈瓶頸」,然後因為聯準會誤以為供應鏈的問題短期內就會解決,所以之前也不認為貨幣政策須要有所因應。這種因為央行誤判情勢而遲遲不出手的狀況,令人對照聯想到的,是四十年前爆發的全球通膨。

當時物價的上漲首先源於一九七三及一九七八的二次石油危機,當時聯準會也是誤判當時的通膨為「暫時性」,因此並未大幅調升利率;結果物價的上漲帶動薪資與通膨預期的飆升,以至於其後接任的聯準會主席保羅沃克,只好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利率調升至百分之二十二,才終於抑制了高達百分之十五的通膨,但卻也付出經濟衰退負成長的慘痛代價。前車之鑑,明年利率調升的幅度與速度,因此非常取決於對此次通膨源頭「供應鏈瓶頸」時間長短的判斷。

這次供應鏈出現問題,造成幾乎所有大小產品,不論汽車或玩具,全都出現「供給跟不上需求」的供需失衡現象。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美國及世界各國巨量發行鈔票與採行積極支出的財政政策,帶動了疫情緩和後需求之大幅躍升。這一回需求的增加(尤其是美國),因此並不單單只是解封後的「報復性消費」,而更是美國以極高的政府預算赤字所帶動的結構性需求的增加(例如美國去年的預算赤字四兆美元,將近其GDP的百分之二十)。

但供給面卻顯然無法配合跟上需求增加的腳步。一般用以衡量供應鏈是否出現瓶頸的「訂單積壓指數」,或是「供貨延遲指數」,都在過去一年半以來大幅飆升;但卻因為企業目前全球布局供應鏈極為複雜(例如估計蘋果手機有超過兩千個零組件和供應商),以至於只要有生產製造過程中任一環節發生問題,供應鏈旋即出現斷鏈因而無法供貨的情況。而在過去這段期間,例如病毒變異、疫情再起,各國各地屢屢封城,缺電限電缺工缺料狀況層出不窮,極端氣候更帶來許多無法預先料想到的自然災害;種種情況下,供應鏈的左支右絀,更加造成運輸時間及金錢成本的大增與困境。因此,若在近期的未來,國際企業無法針對供應鏈的策略及作法有快速的改變,而需求若也仍居高不下,則供應鏈的瓶頸,短期間實不易解,對通膨造成的壓力,也就真不是暫時性的了。

 

(作者為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