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馬凱》告別30年的輝煌年代

馬凱》告別30年的輝煌年代

經濟評論家馬凱撰文指出,先進國家失業勞工潮築成民粹大軍,要求企業、資本回流,縮短甚至切斷供應鏈;川普挑起的美中經濟大戰引導市場走向分割等等,終於止息了卅年前開啟的一場革命。這個世界告別了空前未見的輝煌,迎在前途的,恐怕是一片黯淡。

卅年前,在觀察全球經濟走勢時,忽然發覺,一個巨大的變化正要狂襲全球,扭轉未來數十年的經濟走向,而名之為「工業反革命」。其導因,正是小小的台灣,因而我們將身受其影響最鉅,也可以獲得最大利益。

可惜除了極少數學者,罕有人認同;因此台灣的反應是漠然無動於衷,甚至反其道而行,而錯失此一空前巨大的機會。

巨變的背景,是在全球獨領風騷近卅年的台灣迷你世界工廠,一九八○年代於內外交逼之下被迫於一年之間幾乎完全撤離台灣,飄零於泰、馬等國,最後落腳對岸的廣東沿海。那正是鄧小平高唱改革開放的黃金時刻,大陸的十二億人有極其廣大低度利用的廉價勞動力,於是這個天外飛來的世界工廠快速茁長壯大,不旋踵即成為超級世界工廠。

由於先進國家經歷工業革命百餘年所創造的競爭優勢,積累了充沛的資本及技術,所得與工資遠遠領先全球各國;但相對於此,初級勞動力既稀少且昂貴。使得中國大陸數以億計的廉價勞動力生產的低廉民生用品,沛然莫之能禦地湧入各國市場;歷久不衰,勢頭愈來愈狂。

許多落後國家東施效顰,一時之間原本日益短缺而昂貴的初級勞動力忽然充塞全球市場,使產業發展方向幡然扭轉,愈來愈多資本流入低技術密集度的生產領域,恰與工業革命之後的走向完全翻轉。

這場革命性的巨變,產生好幾個面向的巨大衝擊。最直接的一面,就是方才經歷過一九七○到八○年之間的劇烈通膨甚至停滯性通膨的世界,在此巨變衝擊之下,不僅通膨的壓力消弭於無形;許多國家開始出現通貨緊縮,最嚴重者為日本,台灣乃至美國也陰影籠罩。自此全球開始了空前未見的物價極端平穩甚至負成長的時代,長達卅年之久。伴隨此平穩物價的,則是經濟繁榮成長。美國學者不明就裡,居然以「美國經濟奇蹟」稱呼這一個截然不同於過去的現象。

另一面就是資本,不論人力資本還是非人力資本,都因有充沛勞動配合而大發利市,報酬如飛猛漲。相對於過於充沛的勞動,差距愈來愈大,造成日益嚴重的所得分配不均。尤其是先進國家的低技術勞工,工作機會流失,工資向下看齊,形成此一新浪潮之下最大的受害者群。

而成為帶動風潮主力的中國大陸,經濟卅年高速增長,終於超日趕美,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卅年前做此推斷時,只有一問題未解:此浪潮究竟到何時、將如何止息?現在答案出來了:當大陸在二○一○年前後主動關閉世界工廠,其一胎化政策使人口紅利消失,以及為求二○三○年碳達峰導致缺煤、限電、減產,使得國內PPI上漲達兩位數,這個輸出通縮卅年的主力,一變而為通膨輸出國。

先進國家失業勞工潮築成民粹大軍,要求企業、資本回流,縮短甚至切斷供應鏈;川普挑起的美中經濟大戰引導市場走向分割等等,終於止息了卅年前開啟的一場革命。這個世界告別了空前未見的輝煌,迎在前途的,恐怕是一片黯淡。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