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公投意見發表會 三接質疑程序未落實 核四正聚焦核廢料、安全、斷層

公投意見發表會 三接質疑程序未落實 核四正聚焦核廢料、安全、斷層

13日中選會召開第一場「全國性公民投票案意見發表會」,其中第17案「重啟核四」由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提案領銜人黃士修與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分別代表正、反方向全民表達意見。雙方今日主要針對核廢料、安全系統檢測及斷層等問題進行意見闡述。

【公投意見發表會】重啟核四正反方首場發表會 聚焦核廢料、安全檢測、斷層問題

第17案「重啟核四」第一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13日
正方代表:黃士修(提案領銜人)
反方代表:曾文生(經濟部次長)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

黃士修連批官員偽造文書 稱核四商轉五年可省600億替代成本

針對大眾關心的核災問題,黃士修以日本福島核災為例,強調雖有輻射外洩,但世界衛生組織(WHO)卻指出「觀察不到健康效應」。而始終爭議不斷的核廢料問題,黃士修認為只要有系統化的方法,且不影響生活圈及生態圈即代表可處理,他也強調目前核廢料是唯一可以符合上述三個條件的「廢棄物」。

斷層與耐震

接著黃士修對反方展開攻勢,他提出中央地調所的「核四地質調查安全評估報告」,強調報告書中明確表明S斷層並非活動斷層。他還指出,核四的耐震設計基準值是0.4g,大約等於地震強度七級,且未來耐震結構都還能隨時做補強。

他也提到,有學者宣稱S斷層與貢寮外海斷層相連,但黃士修立即質疑,該學者「沒有得到學術界的承認」,而經濟部竟跟著發布相關文宣,「整個政府到底有多少人偽造文書啊?」

核四重啟花多少錢?

黃士修表示,經濟部說核四重啟要花要2000億,「是當拍賣會在競標嗎?」黃指出,根據專家說法,核四重啟大概僅需5年、耗資500億即可開始商轉。若核四廠每年可提供200億度的乾淨電力,換算與再生能源的價差,每年可省下超過600億元的替代成本,等於核四「商轉五年就可以賺回建廠成本。」

黃士修還提到,2013年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出版了一份報告表示「加上核電廠除役及核廢料處理成本,核四運轉40年要再花1兆多元新台幣」,但核四每年能夠發200億度的電,40年就是8000億度電,「算下來一度電核四只需要1.4塊錢,包含了核廢處理跟核電除役。」

核四仲裁案

而監察院日前對經濟部與台電提出糾正,表示經濟部曾公開宣示核四廠安全無虞,但台電卻又在與奇異公司的仲裁案中提出反請求,並指出奇異公司提供的設備「不符規格要求」。但黃士修質疑,台電在仲裁案中一面倒的敗訴,「如果真的是奇異的DCIS系統有問題,怎麼可能是台電敗訴?」

他進一步指出,台電公司已自行將相關問題解決,而奇異公司沒有處理、不完全履約,因此台電才提出反請求向奇異公司要求費用。另外,台電按照核四封存政策,並未進入填充燃料棒的啟動測試,也不符合驗收準則,因此才會導致某些安全系統的測試無法驗收。

曾文生:說核四完成測試是欺騙國人

針對核廢料爭議,曾文生表示,雖然提案方不斷強調廢料可進行回收再利用,「但處理過後的廢料仍必須運回台灣,我們依然要尋找一個空間來做高階的核廢料儲存倉。然而到目前為止,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已經使用的高階核廢料處置設施。」

原能會試運轉仍未過

此外,曾文生強調,「核四已經完成測試」 是過去馬政府時期自行舉辦的安檢,並非原能會規定的試運轉測試。「因為正規的試運轉過不了,所以只好自己辦個模擬考,辦完以後對外宣稱已經通過考試。」因此,說核四已經完成測試、可運轉是欺騙國人。

他也指出,原能會所執行的試運轉,2007年到2014年,歷經7年、187個項目,卻有32份始終無法通過審核。曾文生表示,過去提案方也曾指出核四的反應爐可以洩壓灌水,僅靠既有的SOP就可解決目前核四的缺失,但是「反應爐壓力槽系統洩漏測試」就是試運轉沒有通過的32份項目之一,「它從未取得原廠的品保文件,在工程實務上,沒有拿到品保文件就裝上去,是一個非常致命的錯誤。」

另外,曾文生也提到,核四最重要的數位儀控系統(DCIS)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商轉,也已超過期限。「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問題,是核四真實的狀態沒有辦法進行完成試運轉測試,沒有辦法進入商轉。」

斷層與耐震

關於核四廠址下的S斷層,曾文生指出,對於2013年中央地調所的調查結果,「我們不能夠把報告就只看到這邊」,事實上,審查委員對於這個定論的保留意見都有寫出來,而原能會才是最後能夠定奪的機關,原能會的審查的結果中也要求再做進一步的確認,因為無法完全排除S斷層是活動斷層的可能性。「為什麼要逼迫台灣的人民選擇一座核能電廠蓋在斷層的正上方?」

綠電國際趨勢

曾文生強調「綠能的最好搭檔就是天然氣」,且目前許多國家並未承認核能屬於綠能,他也提到,台灣許多產業加入的「RE100」要求的是100%的綠電,若重啟核四導致產業遭除名,造成的後果不堪設想。


【公投意見發表會】陳憲政質疑三接程序未落實 王美花強調外推方案有三贏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一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13日
正方代表:陳憲政(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
反方代表:王美花(經濟部長)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陳憲政質疑三接程序未落實 藻礁「判死」缺乏討論

陳憲政首先指出,造成三接爭議的主要原因是「程序未落實」。因政府事前缺乏嚴謹的查證,過程中也沒有充分溝通討論,才會演變成雙方各說各話、大眾充滿疑惑的局面。

環評程序遭政治介入 全民仍缺乏討論

陳憲政表示,三接與藻礁的爭議也涉及空污、能源轉型等重大議題,直接影響到百年以後的台灣環境,正是因為如此複雜,才必須要遵循審議程序。他認為,最重要的環評被政治介入,變成投票大會,政府當時還提出「三接」交換「深澳」說法,忽視環評專業審查。為了政治交換,環評無法針對生態影響進行審議,就被用表決的方式強行通過。在相關評估報告未公開討論的情況下,藻礁就被「判了死刑」。

氣候變遷下的未來 淨零碳排必須捨棄石化燃料

他進一步說明指出,天然氣只是過渡能源,並不是蓋越多越好,更應該逐年降低占比。有學者預估,若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目標,屆時有六成的石化燃料設備會被閒置,花大錢蓋好卻只用20年,成本恐怕難以回收,鉅額負債留給後代。

在發言的最後,陳憲政話鋒一轉,感性地呼籲,想像一下孩子在未來會呼吸到怎麼樣的空氣、喝到怎麼樣的水,要如何在極端氣候下安全健康的成長。他表示,保護環境、調適氣候變遷為共識,但要如何落實每一個法定程序是面臨的挑戰,期待在完整公平公開的環境下討論、做出決定,將美好的自然環境以及民主法治完整的交給下一代。

王美花:從減排到零碳 穩健轉型也盡最大生態保護

王美花表示,公投希望目前施工進度已完成1/3的三接工程停工、移到別處,但三接是國家電力發展重要政策,經濟部必須做到「顧供電、減空污、顧藻礁」的三贏局面。

供電需求上升 大潭八、九號機組需要三接

王美花說明,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很多台商回台投資,帶動有史以來最大投資潮。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製造業更是在世界上扮演重要角色,在全民共享經濟發展成果的另一面,就是面臨用電大幅成長。過去十幾年,每年用電成長約1.3%,但以去年到今年的狀況來看,未來一年用電成長可能會高達2.5%以上。

王美花表示,面臨用電成長、老舊機組除役的狀況下,必須要有新的機組補足用電需求,而三接就是提供大潭電廠八、九號機使用,若沒有三接,這兩個機組就不能發電,「就像家裡瓦斯爐沒有瓦斯。」她強調,廠商的用電需求不能等,如台積電日前宣布投資高雄廠,2024年就要開始量產,而一座5奈米半導體廠用電需求約16~18萬瓩,相當於台中發電廠一部火力機組發電量的1/3。

減空污、碳排 天然氣扮演重要橋接工作

王美花強調,天然氣的碳排是燃煤的一半,空污更是只有燃煤的1/3,台灣若要達到2050淨零碳排,在不影響製造業與民生需求的情況下,先從降低燃煤減排,才是穩健的做法。根據國際能源總署(IEA)的說法,從減排到零碳,天然氣扮演著重要的橋接工作,之後可以研發改用氫氣,「不會蓋了只用20年」,仍有很多減排措施可以做。

對藻礁做最大的保護 環評程序絕對公開

王美花指出,三接從起初規劃在岸邊開發232公頃縮到現在僅有23公頃,且都在既有的填方上建設,沒有挖更多藻礁,還把接收站再外推455公尺,離岸邊1.2公里,連海底的礁石都不浚挖,也採用簍空的棧橋,讓水流可以自然流動。不僅岸邊的藻礁,海域的生態也不會受到影響,對藻礁做了最大的保護。

對於陳憲政質疑的程序問題,王美花表示,環差審查都有按照相關規定提供充分資料,這次環差也補完整的報告書,對任何環評委員的問題都有仔細報告,我們絕對是用最公開的態度對話。她重申,再外推方案已經不會影響岸邊,三接若不能蓋,對供電、減排都會有很大影響,必須做出對國家最有利的選擇。

 

 

 

 

第20案「珍愛藻礁」第一場電視意見發表會
日期:2021年11月13日
正方代表:陳憲政(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
反方代表:王美花(經濟部長)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五公里之海域)

陳憲政質疑三接程序未落實 藻礁「判死」缺乏討論

陳憲政首先指出,造成三接爭議的主要原因是「程序未落實」。因政府事前缺乏嚴謹的查證,過程中也沒有充分溝通討論,才會演變成雙方各說各話、大眾充滿疑惑的局面。他說明,因為台灣目前仍缺乏對周遭海洋、海岸的整體調查,在資訊欠缺、未充分公開的情況下,沒有人知道三接興建後可能會對生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如今,反對開發的人認為此地是東亞的「希望熱點」,興建三接恐對當地生態造成重大影響;贊成開發方卻說此地是生物多樣性低,興建後反而有利保育。他反問「到底誰講的是對的?」

環評程序遭政治介入 全民仍缺乏討論

陳憲政表示,三接與藻礁的爭議也涉及空污、能源轉型等重大議題,直接影響到百年以後的台灣環境,正是因為如此複雜,才必須要遵循審議程序。他認為,最重要的環評被政治介入,變成投票大會,政府當時還提出「三接」交換「深澳」說法,忽視環評專業審查。為了政治交換,環評無法針對生態影響進行審議,就被用表決的方式強行通過。在相關評估報告未公開討論的情況下,藻礁就被「判了死刑」。

陳憲政呼籲,要解決這個問題,聽證程序是必要的,透過聽證會公開所有評估資料,如建港前後的生態、洋流、漂沙等模擬分析報告,讓人民在公平公開的原則下進行討論,共同釐清事實。此外,未來還有很多開發案可能面臨這樣的問題,產生更多的衝突與內耗,期待未來面對政府決策時可以更理性討論,避免在無法拼湊事情全貌的情況下做出決定。

氣候變遷下的未來 淨零碳排必須捨棄石化燃料

陳憲政也提到,減緩氣候變遷已是國際共同的目標,減少碳排也成為趨勢,但我國政府仍以缺電為由持續開發更多天然氣接收站,簡直是「左手喊淨零碳排、右手蓋石化燃料(化石燃料)設備,不是右手打左手嗎?」

他進一步說明指出,天然氣只是過渡能源,並不是蓋越多越好,更應該逐年降低占比。有學者預估,若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目標,屆時有六成的石化燃料設備會被閒置,花大錢蓋好卻只用20年,成本恐怕難以回收,鉅額負債留給後代。

在發言的最後,陳憲政話鋒一轉,感性地呼籲,想像一下孩子在未來會呼吸到怎麼樣的空氣、喝到怎麼樣的水,要如何在極端氣候下安全健康的成長。他表示,保護環境、調適氣候變遷為共識,但要如何落實每一個法定程序是面臨的挑戰,期待在完整公平公開的環境下討論、做出決定,將美好的自然環境以及民主法治完整的交給下一代。

王美花:從減排到零碳 穩健轉型也盡最大生態保護

王美花表示,公投希望目前施工進度已完成1/3的三接工程停工、移到別處,但三接是國家電力發展重要政策,經濟部必須做到「顧供電、減空污、顧藻礁」的三贏局面。

供電需求上升 大潭八、九號機組需要三接

王美花說明,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很多台商回台投資,帶動有史以來最大投資潮。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製造業更是在世界上扮演重要角色,在全民共享經濟發展成果的另一面,就是面臨用電大幅成長。過去十幾年,每年用電成長約1.3%,但以去年到今年的狀況來看,未來一年用電成長可能會高達2.5%以上。

王美花表示,面臨用電成長、老舊機組除役的狀況下,必須要有新的機組補足用電需求,而三接就是提供大潭電廠八、九號機使用,若沒有三接,這兩個機組就不能發電,「就像家裡瓦斯爐沒有瓦斯。」她強調,廠商的用電需求不能等,如台積電日前宣布投資高雄廠,2024年就要開始量產,而一座5奈米半導體廠用電需求約16~18萬瓩,相當於台中發電廠一部火力機組發電量的1/3。

減空污、碳排 天然氣扮演重要橋接工作

王美花再次強調當前「增氣減煤」的政策方向,要增設天然氣機組減少燃煤以改善空污情形,如台中燃煤機組燃煤量從2014年1839萬噸到去年1229萬噸,減少約610萬噸,正是因為通霄電廠有三部燃氣機組完工,減少台中燃煤使用。王美花指出,若取消三接計畫,會減少約137億度電,相當於85%台北市一年用電量,推估得增加500萬噸的燃煤發電,將抹滅過去減煤減空污的成果。

王美花強調,天然氣的碳排是燃煤的一半,空污更是只有燃煤的1/3,台灣若要達到2050淨零碳排,在不影響製造業與民生需求的情況下,先從降低燃煤減排,才是穩健的做法。根據國際能源總署(IEA)的說法,從減排到零碳,天然氣扮演著重要的橋接工作,之後可以研發改用氫氣,「不會蓋了只用20年」,仍有很多減排措施可以做。

對藻礁做最大的保護 環評程序絕對公開

王美花指出,三接從起初規劃在岸邊開發232公頃縮到現在僅有23公頃,且都在既有的填方上建設,沒有挖更多藻礁,還把接收站再外推455公尺,離岸邊1.2公里,連海底的礁石都不浚挖,也採用簍空的棧橋,讓水流可以自然流動。不僅岸邊的藻礁,海域的生態也不會受到影響,對藻礁做了最大的保護。

對於陳憲政質疑的程序問題,王美花表示,環差審查都有按照相關規定提供充分資料,這次環差也補完整的報告書,對任何環評委員的問題都有仔細報告,我們絕對是用最公開的態度對話。她重申,再外推方案已經不會影響岸邊,三接若不能蓋,對供電、減排都會有很大影響,必須做出對國家最有利的選擇。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