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內通膨壓力持續上升

國內通膨壓力持續上升

編按:《工商社論》指出,全球通膨壓力迄今未解,國內通膨壓力持續上升,沒有趨緩,政府萬不可把國際短期波動,視為長期變化,過於樂觀,雖然有助於安定民心,但也可能讓數據失信於民眾,政府在樂觀之餘,自應以臨深履薄的態度,借鏡歷史,審慎因應才是上策。

國內到底有沒有通膨,通膨壓力是上升或趨緩?近來備受各界關注,特別是官方立場更是民眾關注的焦點、判斷的依據。一個月前,主計總處示警通膨壓力升高,但日前主計總處公布10月物價統計時卻認為通膨壓力已經趨緩,讓人深感不解。

才過一個月,官方判斷的變化竟如此之大,然而,通膨壓力果然趨緩了嗎?自然是沒有,政府顯然是過度樂觀了,因為在這一個月之間不論是國際油價、農工原料的行情,漲勢未休,即使本月初漲勢略緩,但是從長期趨勢觀察,月初這個變化恐怕只是短暫的波動而已,以瞬間的波動來解釋長期的趨勢,有些牽強。

舉個例子,11月初西德州原油一度跌到每桶78美元,這個價格是比10月下旬來得低,然而才幾天工夫,11月9日又已升逾84美元,另外,日前聯合國糧農組織公布的全球糧價指數也連續第三個月上漲,創十年新高。由此可知,在全球經濟情勢瞬息萬變的今天,以短期統計上的波動來判斷長期走勢,是不相宜的,容易失之於誤判。

從全球四十年來的長期發展觀察,今天全球要再重演1974~1981年的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出現兩位數的通膨率已不太可能,因為貿易自由化、全球化生產、市場競爭機制的完備、產業結構的變化,以及資訊快速的揭露等因素都可以降低預期心理,提高供給,而讓通膨不至於失控。

雖然,如今不至於重現四十年前的停滯性通膨,陷舉國於水火,然而一年來國際原油、農工原料大漲對總體經濟的影響,也不可能憑空消失,透過進口、供應鏈的傳遞,各業生產成本為之提高,如此通膨壓力豈能不升高?當全球物價上漲壓力仍未消失,台灣的通膨壓力怎可能趨緩?

我們可以看一下底下的四個現象,來判斷如今通膨壓力是否已趨緩:

第一、躉售物價漲幅創40年新高:躉售物價(WPI)係綜合進口、出口及國產內銷三項物價所編製的指數,除出口物價以外,其餘兩項反映的是廠商進貨成本變化,10月漲幅(年增率)14.78%,創下1981年二次石油危機以來的新高,近三個月的漲幅依序是11.78%、11.95%、14.78%,這說明今年以來,廠商成本升高的趨勢並未改變,通膨的壓力並未消失。

第二、躉售物價的消費用品漲幅創13年最高:有沒有通膨是以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來判斷,其漲幅即稱為通膨率,然而消費品來自生產物料、人力、技術等要素的投入,生產階段依序有上、中、下游之別,下游的消費用品價格(廠商賣給零售商、超市的價格)最接近消費端,可視為CPI的領先指標,年初以來躉售物價裡的「消費用品價格」微漲而已,惟自7月以來有扶搖直上之勢,依序是4.04%、5.69%、4.44%、6.73%,10月6.73%這個漲幅已創下2008年8月以來最高,反映零售商進貨成本升高趨勢未變,雖然零售商在市場競爭之下未必敢調漲價格,以致這個壓力尚未下達於CPI,惟壓力升高之勢並未消失,如此通膨壓力何來趨緩?

第三、消費者物價逾四分之三項目上漲:我國消費者物價調查食、衣、住、行、育、樂等消費項目,總計查了370項,與去年同月比較,今年下半年上漲的項目逐漸增多,近幾個月上漲的項目都超過280項,也就是CPI調查項目裡逾四分之三都是上漲的,而漲幅超過3%以上的比例也由5月的14%逐月擴大至9月的20%,10月仍達19%,這說明國內物價已有普遍、連續上揚之勢,漲幅顯著的項目也有擴大的現象。

第四、國際情勢依舊瞬息萬變:從1974~1981年兩次石油危機的經驗可以發現,導致原油上揚的因素雖有經濟面的因素,然而更多是來政治面的動盪,1974年的石油危機源於以阿戰爭,而1980年的二次石油危機則是源於兩伊戰爭。國際政治瞬息萬變,昔友今敵,昔敵今友,莫之能測,而如今國際政治紛亂的情況更勝昔日,通膨壓力在如今國際政治氣氛下,詭譎難測,要說通膨壓力已經趨緩,顯然是言之過早。

我們認為,全球這一波通膨壓力迄今未解,政府萬不可以把國際短期的波動,視為長期變化的趨勢,而以此做出過於樂觀的判斷,雖然樂觀的氣氛有助於安定民心,但是過於樂觀也可能讓數據失信於民眾,甚者,讓決策當局誤判情勢,從而採行更大規模的財政擴張政策,如此無異火上加油,在各國通膨歷史上,政策誤判使得通膨率一夕高漲而致失控,多有前車之鑑,斑斑可考,這是通膨最讓人害怕的局面。面對此次通膨壓力,政府在樂觀之餘,自應以臨深履薄的態度,借鏡歷史,審慎因應才是上策。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