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面對氣候變遷 企業該如何自處?

面對氣候變遷 企業該如何自處?

氣候變遷的風險下,歐洲的目標是「循環經濟」,而我國企業以ESG為目標,基金會整理各界面對氣候變遷風險的相關報導內容如下。

引領脫碳的歐洲下一個目標是「循環型經濟」

資料來源:2021/08/23 日經中文網

中山淳史:在國際會議領域,遠程參會的方式日益增加,日本因此過著晝夜顛倒生活的人不在少數。

以「ISO」認證制度而為人所知、制定農産品和工業産品國際標準的國際標準化組織在這方面也不例外。我曾有幸採訪該組織的日本代表之一、多摩大學規則形成戰略研究所客座教授市川芳明。由於他要參加從日本時間淩晨持續到早上的ISO的會議,所以我採訪到他的時間也是在這一會議結束之後。

不過,市川表示參加國際會議時在電腦螢幕前是很難表現出疲勞的。他説「很多會議都很傷神,(因為)歐洲各國總是帶著貌似要‘掌握所有國際規則’的氣勢來參加」。

ISO有幾百個委員會和工作組,每個委員會和工作組都有主席或召集人。其中,歐洲各國掌握的重要職位足足超過日本的10倍。

以市川芳明所屬的委員會之一「TC323 循環型經濟技術委員會」為例,該委員會有5個工作組,「1組」的召集人來自法國,「2組」日本,「3組」荷蘭,「4組」法國,「5組」盧森堡。而且,統管全局的主席國也是法國。

 

歐盟派遣企業負責人參與制定國際規則

據介紹,循環型經濟是引領脫碳舉措的歐盟(EU)接下來要向世界推廣的領域。而且,向這一制定國際規則的一線積極選派國家公務員和研究人員的實際工作則由企業來承擔。以ISO的委員會為例,主席國法國的代表由處理水和廢棄物的法國蘇伊士(Suez)的高管擔任。

這其中也有對經濟安全保障的考慮。歐盟在純電動汽車的普及上將領跑世界,其提出在2022年引進在歐盟區域內再生利用電池中所含的鈷、鎢等物質的規則,也就是「電池規則」。目的是減輕對中國等特定生産國的依賴。

美國德國也重視水資源

水也一樣,歐盟正逐步提出在歐盟區域內始終確保一定水量的方針。歐盟認為,飲用水緊張、森林火災及水災的增加與全球變暖有很大關係,但大量使用水的企業也負有責任。

德國體育用品企業彪馬(PUMA)關於水使用和處理公佈了「損益計算書」,明確了責任和使命。大眾(VW)正在推廣「水補償(Water Offset)」的措施,提出的是在包括歐盟以外地區,在各國工廠使用的水由當地社會創造同量水。今後,在這些領域也將制定國際規則。

美國是在規則制定上跟歐洲有很多不同之處。但對循環型經濟被認為非常關注。加利福尼亞州每年發生森林火災的一大原因是全球變暖導致地下水減少。為應對自然災害,美軍的年開銷接近1萬億日元的年份不斷增加,因此正快速傾向於認為「水資源是安全保障」。

據説還存在中美問題。如果水補償能在全球形成規則,就能阻止大量使用冷卻水的數據中心的建設。美國認為,這將對在數據中心方面實施鉅額投資的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形成抑制力。

日本應該如何考慮循環型經濟?據稱,ISO已開始網羅水及廢棄物的「資源化」、工業産品的共享及收費業務、還有對企業的投融資,並開始在這些方面制定規則。僅靠互聯網和人工智慧(AI)並不能改變經濟。對於日本來説,提出自己的戰略和目的並進一步參與規則制定或許是亟待解決的課題。

 

國泰金用品牌、信任 經營永續

資料來源:2021-08-23 03:35 經濟日報

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 記者季相儒/攝影

新變種病毒肆虐,全球仍籠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影之下,5月本土疫情擴散衝擊各行各業,國泰金控旗下擁有保險、銀行、資產管理三大營運引擎,總資產已突破11兆元,今年沒受疫情影響,獲利反增加,前七月稅後純益更可突破千億元大關。

「永遠不要浪費每一場危機」,國泰金總經理李長庚舉列已逝的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表示,應藉由這次疫情,重新思考金融機構最重要的基礎──「信任」。

危機突圍 齊力發現轉機

他說,未來零接觸抬頭下,重建客戶信賴關係是一大挑戰,「品牌」會變得更重要,所幸數位創新與應用潛能亦在危機中爆發,把握這次翻轉機會,國泰金這棵大樹要用永續經營理念,成為一家百年企業。以下是李長庚的專訪紀要:

問:面對新冠疫情帶來的居家、遠距辦公、數位新常態,巨災為金融業帶來什麼改變?

答:人類面對各種困難危機,會啟發無限潛能,很多創新發明應用都在危機中發生,像疫苗的研發,相信「萬眾一心,就會有更好的方法」,不要隨便浪費一個危機的來臨,從中找到翻轉機會,會開創更美好的末來。例如,疫情衝擊餐飲業,但我看到有一家餐飲連鎖店業績嚇嚇叫,預計9月掛牌上市(編按,八方雲集),善用危機找到更好發展契機。

金融業一向受政府高度監管,今年疫情期間,感謝主管機關快速開放遠距投保試辦,解決了親晤親簽的問題,這對壽險業來說是一大突破。

不過,金融業過去常仰賴人與人或與機構長久接觸後產生的信賴感,未來需重新思考親晤接觸減少下,如何建立信任。「品牌會變得更重要,背後整個流程機制、各環節安全會更關鍵」,若不能獲得同仁、客戶與社會大眾的信賴,「創新就無法成立」。

問:國泰金身為國內資產第一大金控,更擁有1,470萬名客戶,如何利用客戶間關係實踐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來達到企業永續?

答:國泰明年將迎來第60周年。企業由人組成,也需要克服生物壽命極限,才能達到企業永續。

國泰2012年第一個50周年紀念時,就已開始思考如何締造下一個50年,以及更多個50年的輝煌,只要學習永續脈絡延展,建立一套可行的永續框架,不管外在環境如何變動,要有足夠的彈性與韌性,就可以成為一家百年企業。

沒有好的G E和S就會走鐘

永續最核心還是G(公司治理),「沒有好的G,E和S會走鐘」。需要有好人才去形塑機制、戰略發展與防範重大風險並不斷去檢視。2011年時國泰金獲利113億元、EPS 1.1元,今年前七月累計就賺破千億元。核心穩了,再往外推動考慮客戶、供應商與社會大眾。

李長庚說,國泰嚐到ESG的「甜頭」也手把手帶動台灣企業一起來做,如2020年國泰籌辦永續金融暨氣候變遷高峰論壇,參加的公司占去年上市櫃市值的七成,排碳量占四成,善用核心職能從投融資去影響,期盼建立利他互益的共好循環,企業永續就能水到渠成。

問:金融科技日新月異,產業界跨入金融支付案例不勝枚舉,像是通路業大咖全聯、全家便利店都投入支付,實力不輸金融業,國泰金如何應戰?

答:金管會訂定產金分離政策,只限制金融業但沒有限制產業跨足金融。

金融業要正面看待這個事情,商業模式與消費習慣正在改變,金融業應該運用幾十年所累積的Know How(技術)優勢,在競爭中尋找可以合作的端點,未來是分享的世界,要有心胸,跟人家互利共好分享。

問:國泰金前七月稅後純益1,032億元創下史上最高,未來獲利千億是否可成新常態?

答:我當然希望不只是新常態,而且可以愈來愈好。不要浪費每一次危機,有二種財要賺,一是基本財,一是機會財。平時基本功要紮實,可以持續成長;如果有額外機會來了,也有能力快速調整賺機會財。

國泰有一個可信賴的經營團隊,不管外在市場環境如何變動,維持不斷成長的樣態,是對股東展現基本價值的時候。

問:數位浪潮之下,是否會裁撤或減少國內分行?

答:線上還是有死角,國際大型電商也開始分配資源到線下,國泰希望做到全通路架構,串聯線上線下無縫接軌,比較強調提升數位作戰力,不一定要縮減分行。

 

面對氣候變遷 企業要能把外部成本內部化

資料來源:工商時報 2021.08.23

國泰金控在2012年成立五十周年時就在思考,下一個五十年要做什麼才能永續。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表示,十年觀察下來,ESG核心在公司治理,對金融業來說就是要善用核心職能-投資、融資創造共好互利。「減碳到零碳」的過程會有很大震盪,每個企業要把ESG外部成本變成內部成本,而且還能運用新創技術、讓公司獲利。台灣腳步會太慢嗎?他樂觀表示,這攸關生存,「危機愈急迫、火燒屁股,人類的潛力就會激發出來。」

李長庚指出,氣候變遷帶來的災害全球都感受得到,危機迫在眉睫,但推動ESG是有成本的。ESG要做好,就要把外部的成本內化,不讓社會負擔太大成本,政府則要透過一個機制,讓企業把過去的外部成本內化成企業內部成本。

政府可透過法規、稅制來訂定遊戲規則。李長庚舉例,像碳稅,過去企業不用負責的外部成本,現在要內化成內部成本,還要維持獲利,才能永續。「減碳到零碳」是很大的震盪過程,比如以後可能要繳ESG稅,企業要為自己營運負責、承擔成本,就必須改善,也激發許多新創機制的產生,像「碳捕捉」可與建材、水泥結合、各種新創技術產生,讓外部的成本內化、而且成本降低,才能讓ESG變成美好的價值。

全球大品牌的供應鏈都在台灣,李長庚認為「大家拚死拚活都會達到ESG要求。」這樣金融業在放貸、投資的對象不用金融業去說服,而是國際大廠會去逼他,若金融業合作的夥伴都認同永續理念,理論上投資、融資的都是國際大廠認證過的好公司,自然風險就降低。

公股銀ESG聯貸 再下一城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