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大陸「三座大山」社會改革帶給台灣的衝擊

大陸「三座大山」社會改革帶給台灣的衝擊

北京在7月1日慶祝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後,隨即連續重棒祭出社會改革政策,圍繞在少子化、人口老化、分配平衡的核心議題,政府對「醫療、教育、住房」這三個關係民生基本服務的「三座大山」,提出強而有力的改革計畫。這些社會改革的方案,雖然是針對中國國家發展無可逃避的挑戰,不過由於政府的改革手段來得又急又快,長期的效果尚未顯現,短期的衝擊卻造成國內經濟與區域金融市場的大地震。

擔憂北京當局的社會改革對台灣造成意外的衝擊,或許是杞人憂天的過慮,但是來自金融市場的警訊又告訴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我們必須密切觀察過去兩個月連珠炮般提出的各種改革政策的施行力度,主動積極施打預防性的疫苗,築好具有保護力的防火牆,可能是我們政府與個人都必須進行的準備工作。

中國是14億人口的超級大國,當然不可能從單一事件來解讀所有的變局,光以近期中美大國霸權爭奪的對立情勢毫無減壓的跡象,日前塔利班順利取得阿富汗政權,美國與中國各自在亞洲揪集盟友舉行大型軍事演習,或是美國拜登總統即將在8月下旬公布的武漢病毒溯源報告等,這些迫在眉睫或是隨時可能擦槍走火的風險事件,對亞洲乃至全球的平衡所帶來的威脅,就是難以預測的變數。

另外香港金融市場的變化也不能輕忽,北京收緊香港政治空間大局已定,比較不確定的是歐美外資正在從香港撤退,投資的股權、在香港營運企業的控制權、乃至金融與貿易專業人士都在同步換手,香港政府在6月底公佈的人口統計可以看出,過去一年,香港人口減少8.71萬人,其中自然減少11,800人,從大陸移入香港13,900人,另外有89,200香港居民「淨移出」。除了人口之外,今年7月29日,管理香港盈富基金(Tracker Fund of Hong Kong)的道富環球(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 Asia Limited)正式修改章程,禁止美國自然人與企業購買任何盈富基金單位,則是香港金融資產轉手的里程碑。香港擺脫英美勢力的影響,真正回歸中國,人與資產移轉必然會影響全球的金融安定,而台灣位於中國與香港旁邊,也必然直接受到衝擊。

排除這些外交軍事與香港的變數,北京推動重大的社會改革也對中國國內與周邊國家帶來連動性的衝擊。今年5月「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出爐,2020年全中國僅有1,200萬名新生兒,比2019年的1,465萬下降了18%。面對老齡化與少子化,大陸自2016年結束長達30年之久的一胎化政策,但是2016年還有1,800萬名新生嬰兒,放棄一胎化短短四年,2020年嬰兒出生數目竟然比2016年爆減600萬人,這個警訊獲得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各相關部會也立即進行全面的檢討並且提出對策。

顯然在驚人的人口普查數字出來後,北京政府強化了改革的力道並且加快了速度,例如針對補教界攫取暴利、在美國與香港股票上市創造巨額資本利得等現象予以導正,原本就是既定的政策方向,但是要求所有課外輔導機構都成為非營利機構,則對現有補教產業帶來全面推倒重組的效應,馴服校外補習教育的政策,不只造成上兆元的股權財富損失,連帶往來銀行的金融體系遭受衝擊,也造成數十萬從業人員與補教老師就業移轉斷層,對依附在補教業周圍的相關商家的傷害更是難以估算。

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房價高企,生活費用上揚,乃至孩童教育費用的無止境上揚,當然是造成年輕人不願生育的重要因素,不過少子化現象是各國的通病,日本從1992年開始推動扭轉少子化的政策,不論是房價控制、政府生育補助、初生嬰兒時期的育嬰假、乃至企業提供托育等福利,堪稱動員全國的力量,但是日本的新生兒出生數並沒有實質扭轉。台灣與韓國也是同樣的現象,顯現政府政策雖然對症下藥,但是年輕族群重視個人生活品質,為了每年重要的國外旅遊而不願被嬰兒羈絆等生命價值的終極抉擇,使得政策事倍功半而且不容易看到時效的經驗,值得北京政府參考。

我們了解對一個人口14億人的大國,社會改革的目標必須明確,力度必須強大,不過北京推動社會改革的三座大山醫療、房地產、教育,外加對互聯網巨頭的整編,必然帶來強大的煞車、急停、轉向的衝擊,徹底改變既有的產業秩序,即使是當今的產業龍頭也可能瞬間消失。台灣與中國的經濟貿易互動密切,資金流動頻繁,供應鏈互為表裡,三座大山的社會改革必然會給台灣帶來方方面面的衝擊,相較於醫療、房地產、以及互聯網產業秩序重整,補教界的改革與台灣關係最小,可能只是暖身的小菜,我們必須密切關注社會改革的後續發展,設法趨吉避凶做好防護工作。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