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龔天行》監管風暴背後的大陸經濟變局

龔天行》監管風暴背後的大陸經濟變局

台大管理學院兼任教授、富邦金控高級顧問龔天行於《聯合報》撰文指出,北京政策的轉向確實符合中國大陸經濟現階段的需要,但在執行上務須謹慎。抑制科技巨頭企業發展時,避免傷及民營企業及保持政策的透明度及可預測性,方能因應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的優勢。

最近中國政府明顯收緊對各種經濟活動的管制,掀起一場監管風暴。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對大陸互聯網科技巨頭的一系列懲處:去年螞蟻IPO被叫停後,阿里巴巴又因壟斷遭重罰一八二億人民幣;滴滴出行甫在美國上市即遭控不當收集個資,被強制從互聯網平台下架;一向低調的網路遊戲龍頭騰訊被點名批判散播精神鴉片。科技平台巨頭之外,大陸政府也對近年來蓬勃發展的校外培訓行業(補教業)下重手,嚴令不得盈利經營。

這場監管風暴來得又快又猛,背後反映了習近平時代的經濟政策新思維。中國國務院上周宣布在未來五年將對經濟持續深入監管,證實了大陸經濟的變局。

二○一二年後,中國的經濟成長率逐漸放緩。今年雖然預測可達到百分之八至九,但若和去年受新冠疫情影響僅百分之二點三的成長率合計,二○二○至二○二一兩年的平均年經濟成長率約百分之五點五,低於二○一二至二○一九年的平均成長率百分之七點一。百分之五至六的經濟成長率看來將是大陸經濟的新常態。其實,在中國已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大國,且平均國民所得已達中高收入發展中國家水平的情況下,百分之五以上的經濟成長率仍是傲人的成就。然而,從中共政府以經濟發展取得執政合理性的角度,成長放緩勢必要以其他的經濟成就來補償。

首先,中國的經濟政策的焦點將從成長轉向分配,以改善日益尖銳的貧富不均問題。對補教業的整頓就體現此一轉向。盈利型補教的發達,使得相對富裕的第二代以付費補習,獲得學習上的優勢,剝奪了經濟弱勢者教育脫貧的機會,形成貧富世代化。重罰電商平台壟斷經營,以及對美團等外送平台之外送員勞動權益保障的背後,是為受制於平台壟斷力量的弱勢供應商及服務提供者爭取利益。一向強調的抑制房價,也是注重社會公平的舉措,只是成效始終不彰,打房政策是否會更加大力度,值得觀察。總體來說,中共的經濟政策從毛時代極左的只重分配,到鄧時代(含江、胡主政時期)偏右的重成長輕分配,進入習時代偏左的重分配有序成長。

其次,在美中爭霸的大環境下,經濟實力要能更直接轉化為國力。北京政府心目中理想的科技企業不是阿里巴巴、騰訊之類的互聯網平台軟科技,而是晶片、AI、量子計算等硬科技。政府在扶持這些硬科技產業的同時,也有必要抑制軟科技行業巨頭,導引人才與資金轉向耕耘尚屬新創階段的硬科技。北京政府對互聯網平台巨頭的另一關注是這些企業所擁有的海量資訊,從中共管控的角度而言,這些資訊必須國有,且絕不可有洩漏國外之虞,因此美國上市就成為特別敏感的議題。

北京政策的轉向確實符合中國大陸經濟現階段的需要,但在執行上務須謹慎。在抑制科技巨頭企業野蠻發展時,要避免斲傷民營企業家的積極性,畢竟民營企業是大陸經濟快速成長的主要引擎;在政策轉向時,要保持政策的透明度及可預測性,頻繁的無預警轉彎會使國際投資者降低持有中國金融資產的意願,反而支撐了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的持續霸權,而美元霸權正是美中兩國爭霸中美國的最大優勢。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