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缺水不只是老天不下雨 台灣每人用水量全球第2

缺水不只是老天不下雨 台灣每人用水量全球第2

2021年台灣遭逢「百年大旱」,台中、苗栗、北彰化歷經史上最長的限水危機。台灣明明降雨量豐沛,為什麼老是在缺水?這篇報導除了用數據呈現台灣水資源的「先天不足」,也帶大家面對另一個重要議題——台灣人用水用太多,而且水價太便宜了。

中南部水庫幾乎見底 遲遲等不到大雨,全台4、5月乾旱嚴重,不僅土壤龜裂,水庫水位也頻頻下探。除了北部翡翠水庫以外,多數水庫蓄水率幾乎都跌破1成,來到個位數,供應大台中地區用水的德基水庫蓄水率一度降到1%,情況危急。

苗栗、台中(含北彰化)自4月6日起實施「供5停2」分區供水,長達61天,創全台歷年實施時間最長紀錄;其中苗栗、台中更是第一次實施供5停2分區供水。

台灣近年缺水危機
時間缺水情形
1993年 基隆「分區隔日供水」64天
2002年 台北「供4停1」54天
桃園、板新「供4停1」49天
2015年 桃園、板新「供5停1」49天
2021年 苗栗、台中(含北彰化):「供5停2」61天

直到6月,才靠著彩雲颱風及幾波梅雨鋒面降雨,讓主要水庫蓄水率逐步回到兩位數。短短幾週,全台水庫水量進帳逾2億噸,一下雨,就有數千人湧入石門水庫網站觀看大壩降雨直播畫面,焦急溢於言表。限水又逢COVID-19疫情升級,儲水苦撐的中部民眾終於盼到解除限水,甚至直呼終於可以放心沖馬桶了。

地形先天不良 水資源留不住 台灣年平均降雨量2500公釐,是世界平均值2.6倍。不過,因為地勢高聳,河川短小流急,不容易留住雨水,再加上台灣人口稠密,每年每人可分配的降雨量僅有世界平均的1/5,早已經被聯合國列為全球排名第18位具缺水危機的國家。

天公伯不下雨 缺水主因都是降雨不足

台灣主要降雨集中梅雨、颱風季節,2020年是台灣56年以來首次豐水期(春夏季節:5-10月)沒有颱風過境,許多縣市面臨嚴重缺水危機。去年6月到今年2月累計降雨量僅752毫米,比歷年平均值少了1000毫米,西部水庫集水區降雨更是歷年最低。

回顧過去停水情形,2002年5月台北市實施「供4停1」,屬於台北自來水事業處供水範圍的台北市、新北市板橋、新店、桃園部分地區總計347萬戶受影響,前後歷時49至54天;2015年4月,新北市板橋、新店、桃園共116萬戶「供5停2」,直至6月梅雨才解除。這兩次分區供水都是因為降雨量太少,水庫蓄水量過低。

今年旱象比前兩次分區限水的情況更為嚴峻,苗栗、台中(含北彰化)「供5停2」長達61天,同樣也是靠著一波急降雨,才讓水情稍獲緩解。

水資源都用在哪?民生用水量年年升

台灣的降雨僅有18%會進入到水庫、河川與地下水,在這稀少的水資源中,農業用水占7成、民眾的生活用水占2成,工業用水占1成。因此每次缺水總有人提議,應先限縮用量最多的農業用水。

對此,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表示,就水源別來說,農業灌溉用水高達86%來自河川,每年使用水庫的水為11億公噸,其實比工業每年使用水庫的水16億公噸少,而水庫最大使用者是民生用水的32億公噸。

民生用水量近10年一路上升。2020年全國自來水生活用水量23.6億公噸,較2010年增加11.9%;換算成每人每日生活用水量【註】,則從271公升上升至290公升。

【註】每人每日生活用水量=生活用水量(人類一般日常活動所需水量,不含工業製造、生產等用水)÷年中供水人數÷全年日數×1,000;不含輸水損失。

為什麼台灣人耗水量會越來越多呢?經濟部水利署指出,由於經濟成長、生活水準提高,民眾生活習慣會逐漸改變,民生用水也隨之增加。像是家戶多了更多洗衣機、洗碗機等用水器具,也越來越多人擁有私人汽車,洗車需求讓用水量大幅提升。

2020年用水量最多的是台北市、新竹市與新北市。都會地區因為商業活動多,用水量相對較高,加上人均用水是以戶籍人口來計算,有不少在生活在都會區的民眾未設籍於此。水利署也提到,外籍勞工用水量無法算進戶籍,也可能導致人均用水量增加。

台北家戶用水量全球首都第2高 比東京多5成 根據國際水協會(International Water Association, IWA)2018年針對39個國家(或地區)和198個城市發布的「水務統計」,台北家戶每日用水量高達326公升,在有公布資料的173個城市中排名第8,在30個國家首都中更是排名第2,比東京高出近5成。

經濟部水利署保育事業科科長林杰熙指出,國際上其實沒有統一的公式計算人均用水量,台灣計算標準是一天生活所需的所有用水,除了家庭用水,洗三溫暖、美髮等商業活動用水也包含在內。國際水協會的報告雖有訂定標準,例如扣除高於一萬度以上的用水,但仍有些國家並未按照規定提報,他認為這份報告還是有可能跟現實狀況有落差。

若排除統計上的可能落差,為什麼台灣用水量會這麼高?環保署水保處周國鼎科長認為水費低廉是主要原因。

台北水費負擔率全球首都倒數第2

台灣水價分為兩套計算方式,台北自來水事業處(供水轄區台北市、新北市永和、中和、新店及三重大部分地區、汐止區7個里)和供水給全台其他地區的台灣自來水公司各有自己的制度。台北自來水事業處最近一次調漲水價是2016年3月,台灣自來水公司則是自1994年7月以來,已有27年未調整水價。

以國際自來水協會2018年發布的統計數據來看,全球188個主要城市平均水價為每度45.86元,其中最低的是義大利米蘭,每度水價7.93元,而台北市與高雄市則分別是倒數第3與倒數第4名,平均每度水價分別是11.62元與11.68元,是188個城市平均水價的1/4。

不過 ,各國的國民所得與平均國民生產毛額不盡相同,若只看平均水價絕對值數字,可能有失公允。周國鼎把每家戶每年用水200度的平均水價,除以該國平均每人GDP,計算各國「水費負擔率」;水費負擔率越大,表示用水費用支出負擔越重。

下表為34個國家首都人均GDP與水費負擔率。台北市水費負擔率比值為0.16%,在34個首都中排名倒數第2,只高於澳門(0.11%),負擔比最高的是烏干達(8.88%),而各國首都平均值為0.98%。單就亞洲而言,東京排名為第26名、首爾第31名、中國第19名、香港第32名。

各國首都家戶自來水價格統計表
國家個人 GDP
(美元)
首都平均水價
(新台幣/度)
排名水費負擔率排名
澳門 111600 澳門 18.85 28 0.11% 34
台灣 50,300 台北 11.62 33 0.16% 33
香港 61,400 香港 16.91 30 0.19% 32
南韓 39,400 首爾 15.91 31 0.27% 31
俄羅斯 27,800 莫斯科 15.83 32 0.38% 30
義大利 38,100 羅馬 24.2 27 0.43% 29
挪威 71,800 奧斯陸 50.43 14 0.47% 28
西班牙 38,300 馬德里 32.51 20 0.57% 27
日本 42,800 東京 36.41 19 0.57% 26
匈牙利 29,500 布達佩斯 26.34 25 0.60% 25
美國 59,500 華盛頓 56.53 11 0.64% 24
荷蘭 53,600 阿姆斯特丹 52.51 13 0.66% 23
法國 43,800 巴黎 43.16 16 0.66% 22
亞美尼亞 9,500 埃里溫 9.4 34 0.67% 21
葡萄牙 30,400 里斯本 30.39 23 0.67% 20
瑞典 51,500 斯德哥爾摩 54.84 12 0.72% 19
中國 16,700 北京 18.58 29 0.75% 18
羅馬尼亞 24,500 布加勒斯特 27.54 24 0.76% 17
保加利亞 21,700 蘇菲亞 25.53 26 0.79% 16
加拿大 48,300 渥太華 57.69 10 0.81% 15
英格蘭及威爾斯 44,100 倫敦 57.76 9 0.88% 14
波蘭 29,500 華沙 38.69 17 0.88% 13
英格蘭及威爾斯 44,100 卡迪夫 58.28 8 0.89% 12
芬蘭 44,300 赫爾辛基 58.64 7 0.89% 11
賽普勒斯 37,000 尼科西亞 49 15 0.89% 10
德國 50,400 柏林 69 5 0.92% 9
瑞士 61,400 伯爾尼 85.18 3 0.94% 8
土耳其 26,900 安卡拉 37.33 18 0.94% 7
澳洲 50,300 坎培拉 72.15 4 0.97% 6
墨西哥 19,900 墨西哥城 31.38 22 1.06% 5
捷克 35,500 布拉格 64.76 6 1.23% 4
比利時 46,600 布魯塞爾 90.8 2 1.31% 3
丹麥 49,900 哥本哈根 98.65 1 1.33% 2
烏干達 2,400 坎帕拉 31.61 21 8.88% 1
阿根廷 20,900 布宜諾斯艾利斯 n/a - n/a -
巴西 15,600 巴西利亞 n/a - n/a -
平均 40,258 43.91 0.98%

周國鼎說,觀察「水費負擔率」與「人均用水量」的關係,可發現隨著「水費負擔率」上升,「人均用水量」有逐漸下降的趨勢。換言之,自來水價格越低,用水量就多。他認為要降低人均用水量,捷徑之一就是調高自來水的價格。

那麼,從台灣最近一次調漲水價的經驗來看,用水量有變少嗎?2016年3月北水處調漲水費,調幅28.16%。觀察台北市調漲前後的用水情形,每人每日生活用水量維持331度,並沒有明顯變化。不過這次調漲基於保障人民基本生活,62%用戶平均每月用水量20度以下者不調漲,影響程度有限。

中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助理教授江謝令涵說,調漲水費確實有可能降低用水量,但影響程度不會太大。因為即使水價調漲3至5倍,也占GDP不到1%,雖然民眾確實會有感,但還不至於到無法承受的程度,而且用水是基本需求,民眾生活習慣沒有那麼容易改變。但他也認為,水價26年不漲實在不合理,漲價可以讓水公司多一些資源改善其他面向,例如像是減少漏水率、換裝智慧水表等。

水價總說要漲 但最後總是不了了之 每隔一段時間,調整水價這個議題就會被提起,但最後總是不了了之。江謝令涵指出,2012年油電雙漲帶動民生物價齊飛,政府被罵慘,因此讓許多官員畏懼民眾反彈不敢談漲,經濟部最新的規劃是向用水大戶徵收耗水費,試著在不影響民生的情況下調整。

便宜的水價確實可能讓民眾忽略省水的重要性,也讓我們的用水量不僅每年增加,且遠高出其他國家。剛度過百年大旱危機的台灣,必須設法建立節水習慣,不能總是大旱望雲霓,等到限水才喊痛。

引用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