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國庫空空 夸言開倉濟眾

國庫空空 夸言開倉濟眾

政大名譽教授陳聽安、政大財政系教授陳國樑於《聯合報》撰文指出,目前國家財政,舉債度日,疫情已使許多民眾生計驟失,所有國人生命同感威脅、日常生活皆受影響,定向紓困必然造成社會矛盾與怨懟。

疫苗研發與採購的失策,如今社會風聲鶴唳、人人驚恐!然在眾咻齗齗論究「紓困4.0」之際,居廟堂之高者,坐糜廩粟忝不知檢討,居然「開倉濟眾」四字,脫口而出。正是如此狂瞽愚妄心態,使國人愈發苦楚不堪。

政府預算,民脂民膏,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國庫絕非執政者私倉,怎能以「開倉濟眾」比喻治國,大汙耳矣。莫非下一步打算在行政院大門外「搭棚布粥」?

就算認真面對開倉的比喻,打開國庫裡面會有什麼?空空如也!根據目前已編製預算(總預算與特別預算),一一○年度中央政府一年以上非自償性債務,將自五點六兆上升至六點一兆;換言之,早在紓困4.0前,中央政府已經需舉借債務五一四六億,莫非「濟眾」是要全民「分擔中央政府債務」,否則任何一塊錢的「濟眾支出」,都必須向後代子孫伸手,何來「開倉濟眾」?

目前國家財政,舉債度日,實如丐夫窶人;疫情肆虐,凸顯執政上的挫敗。巍巍赫赫者,猶囂囂然自認坐擁金山銀山,不慚夸言「開倉濟眾」!

加計疫情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修正打算新增之四二○○億經費,如全編入本年度預算,一一○年度中央政府舉債近兆(九三四六億)!是過去最高債務增加年度(九十九年度、四一○二億)之兩倍有餘。如此巨額債務舉借前所未見,且尚未包括預算外之舉債,例如,交通部主管的觀光發展基金與民航作業基金等四大作業基金,近千億之債務規模。就國家財政永續考慮,怵目驚心的債務數字,讓人惴慄難安。

疫情發展難測,未來再進一步舉債空間有限,新預算應避免浮濫。以疫苗採購經費為例,特別預算與第一次追加預算並未編列疫苗採購經費;第二次追加預算「校正回歸」,編列一一五點五億。據行政院表示,新提出之預算中,將再新增疫苗採購經費二二四點五億,總計共會有三四○億。但如以BNT疫苗每劑十歐元計算,就算全台灣二三五○萬國民人人皆施打兩劑,所需經費為一五八億,何須編列三四○億?究竟疫苗採購經費編列標準為何,行政院應有說明。

在紓困振興面向,就目前規畫方向與討論看來,行政院仍採在發放三倍券前的「定向紓困」概念,盤點受疫情影響的產業與個人。然定向紓困好比在黑暗星空中,以探照燈,試圖找出一顆顆不再施放光明的星星;找到的僅限於光束範圍內,光束外全都漏掉了。又,再強的光束,如何能穿越八大行業等地下經濟的「黑洞」?

最後必須指出,疫情已使許多民眾生計驟失,所有國人生命同感威脅、日常生活皆受影響,定向紓困必然造成社會矛盾與怨懟。何以A產業有補助、B產業無?何以家有國小以下學童者每名可以領取一萬元、家有國中以上學生者則不行?在政府資訊不對稱的情形下,定向的紓困政策設計,勢必產生嚴重的道德危機問題,造成資源虛耗與錯誤配置。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