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許嘉棟》全球資金氾濫問題如何解?

許嘉棟》全球資金氾濫問題如何解?

許嘉棟
東吳大學辜濓松先生紀念講座及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許嘉棟於《聯合報》撰文,說明大家憂心的全球資金氾濫問題,正考驗各國央行的智慧,針對QE退場或拖延提出解方。

看到全球資金如此氾濫,世人普遍有一疑問:這個問題怎麼辦呀?

隨著新冠肺炎疫苗在先進國家及中國逐漸開打,各界對全球經濟景氣之恢復轉趨樂觀。如影隨形而來的問題是:各國央行多年來極度寬鬆所營造的資金氾濫,在景氣復甦下,是否將導致商品價格上揚,即通貨膨脹?或是由過剩資金所堆疊而成的資產泡沫萬一破滅,是否將引發衰退與商品價格下跌,即通貨緊縮?

不論是通膨,或是資產泡沫破滅導致衰退與通縮,皆非世人所樂見。所以識者很自然地期待,各國中央銀行應在通膨尚未引燃,或是資產泡沫尚未太大之前,及早將貨幣政策改弦易轍,開始收錢,以免重蹈貨幣政策「不是太遲就是太猛」之歷史沉痾。

然則,寬鬆退場說易行難。一是時點的選擇,各國央行的鴿派與鷹派見仁見智,難有共識。二是資金氾濫的最主要根源,是歐美日的量化寬鬆(QE)。此為非傳統的創新性寬鬆手法,故如何在不導致經濟硬著陸的前提下,反向有序、順利退場,這些國家欠缺前例可資依循,在作法上可能必須「摸著石頭過河」。三是先進國家釋出的大量貨幣,許多成為國際投機熱錢,在進出新興經濟體時,多嚴重干擾其匯率與金融之穩定。

QE若擬退場,如何避免新興經濟體因熱錢反向流出,以致貨幣大幅貶值,對先進國家與新興經濟體的央行將成為嚴厲的挑戰。在2013年底,美國聯準會才宣布將自次年起實施QE減碼,迅即引發印度貨幣大貶。曾為芝加哥大學知名教授及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時任印度央行總裁的拉詹(Raghuram Rajan)2014年一月即嚴辭批評美國是造成全球金融動盪的罪魁禍首。

由於以上因素之羈絆,吾人對寬鬆貨幣在短期內迅速、順利退場,實難以抱持樂觀的期待。不是時間拖延,就是過程顛簸,全球貨幣金融隨之動盪。

然而退場愈拖延,全球經濟愈可能會走向通膨復燃,以及資產泡沫破滅、導致衰退與通縮此二悲慘結局之一。若是前者,攀高的物價等比例推升了對貨幣之需求,也就消除了資金或貨幣供給過剩的問題。若為後者,資產泡沫破滅,個人、家庭與企業等眾多投資者皆蒙受到資產的重大損失,原在銀行的存款必多因投資損失,或被貸款銀行追償,而大幅萎縮,貨幣供給(其定義包含各式銀行存款在內)隨而大減,資金氾濫的問題也自然解決。

以上二種情況可能就是當前全球資金氾濫問題之解方,大家都不樂見。如何避免,正考驗各國央行的智慧。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