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台積南京廠 砸800億 擴建28奈米產能

台積南京廠 砸800億 擴建28奈米產能

編按:台積電宣布赴大陸擴建28奈米產能,以因應車用晶片等結構性需求增加,台積電強調,南京廠擴充成熟製程產能,並不是因為台灣缺水缺電。微博資深作者寧南山提出觀點,解析中國晶片發展契機,南寧山認為,晶片產業鏈盡快形成 有利於長期發展。

《中國時報》報導,台積電22日召開臨時董事會,會中核准核准資本預算28.87億美元、約折合新台幣793.925億元,以建置成熟製程產能。台積電表示,這筆資本支出將用於擴充南京廠產能,預估將擴增月產能達4萬片的28奈米成熟製程產能,以因應車用晶片等結構性需求增加。

台積電並強調,南京廠擴產是因為有現成廠房,可以最快速度完成產能建置並量產,並不是因為台灣缺水缺電的問題、導致要把產能外移大陸。

台積電南京廠目前月產能達2萬片12吋晶圓,主要生產16奈米製程。由於台積電台灣各廠區的無塵室空間都已滿載,只有南京廠的現有廠房仍有空間,可以直接建置生產線,所以台積電決定在南京廠擴建28奈米成熟製程產能,以因應包括車用晶片在內的強勁需求,並解決晶圓代工成熟製程產能短缺構性問題。

台積電強調,南京廠擴充成熟製程產能,並不是因為台灣缺水缺電。

台積電表示,為了滿足結構性需求的增加,並且因應從車用晶片短缺開始擴及整個全球晶片供應的挑戰,22日臨時董事會核准資本預算28.87億美元,將會在南京廠建置28奈米成熟製程產能,預計2022年下半年開始量產,2023年中完成4萬片月產能的建置,以最快的速度提供急需28奈米產能的全球客戶。

台積電今年將資本支出提高到300億美元,其中80%用於7奈米、5奈米、3奈米等先進製程產能,10%用於擴建先進封裝產能,10%則用於擴充成熟製程產能。台積電在台灣將持續興建先進製程晶圓廠,為3奈米打造的Fab 18廠第四期至第六期工程正在加速趕工中,位於新竹寶山的2奈米廠也將開始前置建廠作業,台積電新竹先進製程研發晶圓廠亦同步興建中。

寧南山:晶片產業鏈盡快形成 有利於長期發展

寧南山表示,從三個觀點列入分析,第一點是加快晶片產業鏈在中國大陸聚集。中國晶片產能的稀缺,其實是超出想象的,中國晶片設計產業在快速發展,但受到中國晶片制造產能不足的嚴重制約,不得不依靠境外產能。要盡快形成晶片產業鏈在中國大陸高度聚集,將形成中國極大的優勢,而現實是全球晶片產業鏈高度在台灣地區聚集,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核動力。

因為晶片廠周圍會形成晶片設計,晶片封測,材料和設備的工廠聚集,形成極大的優勢,使得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優勢難以被替代。從中美貿易戰的情況來看,產業鏈聚集成為阻止我國產業外遷的一大優勢控制點,因此芯片產業鏈在中國大陸形成聚集效應,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2019年12月中國大陸境內的晶圓產能只占全球的13.9%,可見中國晶片產能嚴重不足,實際上晶片長期是中國進口的第一大金額的商品,超過了石油。全球晶圓產能91%集中在台灣,韓國,日本,中國,美國和歐洲,所以可以說,晶片工廠哪怕是成熟制程,也是有較高技術含量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產能稀缺並不是僅僅16/14nm,7nm,5nm。以中芯國際的28nm/14nm合計營收占比為例,2019年Q4--2020年Q4五個季度分別為6.0%, 7.8%,9.1%, 14.6%,5.0%. 其中第四季度顯然有較大的下降,原因是因為華為被禁失去了一個大客戶。

以中芯國際2020年39.1億美元的營收計算,一年只能提供3億多美元的28nm及其以下的產能。而全球28nm市場在百億美元左右,台積電代工產能就占了全球的一半以上,2020年台積電來自28nm的營收差不多60億美元。

換言之中芯國際+華力微的28nm產值全球占比不過4%左右,另外廈門聯芯(台聯電旗下公司)也有28nm產線。總的來說,全球28nm代工產能大部分在台灣地區,這里面存在嚴重的大陸本土供給和大陸本土需求不匹配。光是台積電一個廠,在台灣地區的28nm芯片產值就是中國大陸的10倍甚至以上,再加上台聯電等公司,則優勢更大,中國大陸每年需要從台灣地區進口大量的28nm制程芯片,台積電投資南京廠,實際上相當於把28nm的一小部分市場份額從台灣轉移到中國大陸,這是好事而不是壞事。實際上,如果台積電計劃投資上百億美元,把在台灣的60億美元28nm產能全部轉移到大陸,是完全讚成,也因為中國大陸即使是成熟制程要高度稀缺,既不利於本土晶片設計產業的發展,又不利於盡快形成產業鏈聚集,中國海關目前對集成電路線寬小於65納米(含,下同)的邏輯電路、存儲器生產企業,以及線寬小於0.25微米的特色工藝集成電路進口,都是完全免征進口關稅的。即使28nm產能在境外,國內大廠一樣要直面競爭。

其實產能在境內比在境外好,在境外如果其搞低價競爭,一般只能用進口關稅調節,在境內就更好辦多了,有政府和法律管著你,翻不了天。

第二個點是台積電在南京建28nm廠是否會大量采用大陸產設備,或者至少是漸進式的搞去美化,這個市場目前需求非常大,光是華為每年就有上百億美元的晶片採購需求,加上中國大陸其他公司早已唇亡齒寒,因此去美化晶片市場每年可達數百億美元,其中相當一部分是28nm。

如果台積電的南京廠28nm產線如果不搞去美化產線,而大陸廠搞了去美化,那等於台積電放棄了這一塊市場的競爭,在去美化芯片這個大市場不構成競爭關系,那麽無需擔心台積電競爭。

而如果南京廠搞去美化,大量采購國產設備,則是國產化的利好,因為以台積電的能力可加快國產設備導入和優化,而國產化產線加速,對全局意義太重大了。

第三點是不希望對台積電搞超國民待遇,扶持要有引導性。

我們各地政府對企業都會有很大的扶持,南京市同樣也會對台積電大力支持,因為對地方稅收,就業和形成產業集群有好處,台積電南京廠今年校招就對應屆碩士生漲了工資,底薪從9k漲到了11.5k,一年17個月工資,另外還有加班費,宿舍等,這樣算下來也接近25萬人民幣一年了,在待遇上是領先國內其他芯片廠的,這也給中芯國際等大陸廠家帶來漲薪的壓力,而漲薪是有利於整個行業的良性发展的。

另外就是由於中國大陸28nm及其以下產能的稀缺,造成這方面的人才過少,以28nm為例,中國大陸只有中芯國際,華力微,聯芯等有合計幾億美元的28nm芯片產出,即使在擴產,人才也是個制約因素,而台積電南京廠28nm的到來可以加快產業人才培養。

但是地方政府對台積電的扶持應該要有引導性,引導其投資的產線更多的使用國產設備,實話實說,同樣是28nm量產,台積電的性能和良率水平就是比中芯國際強,因此若能將其能力引導到建設國產化產線,這是對全局有利的。從目前的情況看,台積電對采購大陸生產設備是比較開放的,其台灣產線就有購買一些大陸設備,當然如果台積電南京廠不搞去美化和國產化,那就相當於退出了去美化需求市場的競爭。

最後,我想說下中芯國際等國內芯片廠的保護問題,其實國內扶持力度已經非常大了,光是去年A股上市融資就差不多500億人民幣,除此之外各地政府還出錢合資搞工廠,光是2020年宣布的北京新廠首期投資就是76億美元,中芯國際出資51%,北京出了不少錢,另外今年宣布的深圳廠的28nm產線投資也有20多億美元,深圳市和中芯國際都出了錢。可以說對中芯的支持一定是遠遠的超過對台積電的支持的。

先不說目前中國大陸進口28nm芯片本來就是免稅的,就說那麽多錢砸給中芯,還有去美化芯片那麽大一塊市場留給你(注意光是這個市場的需求量就遠超過台積電計劃在南京建立的4萬片28nm月產能),如果台積電20多億美元來南京建個月產能4萬片的28nm廠就把中芯競爭垮了,那只能說明是自己太不能打,怨不得別人,

實際上寧南山認為中芯也好,華虹也好,不至於那麽弱,多直面競爭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產業鏈越是聚集,越是壯大,才可能會產生更多的可能性。最後寧南山再強調一個事情,誰擁有最強的產業鏈,誰就能獲得最大的優勢,中國晶片產業鏈盡快形成產業鏈聚集,是有利於產業的長期發展的。

 

來源:微博、中時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