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許嘉棟》全球領導真空─金德柏格陷阱

許嘉棟》全球領導真空─金德柏格陷阱

許嘉棟
東吳大學辜濓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台灣金融研訓院榮譽顧問許嘉棟,於《聯合報》撰文指出,中國大陸快速崛起,對美國的國際霸權地位漸成威脅,目前,令專家憂心,與全球經濟秩序密切相關,且影響可能也不小的,還有一個「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問題。

中國大陸快速崛起,對美國的國際霸權地位漸成威脅,引發了近幾年的美中爭霸戰。各界咸認為此不啻再次印證了「修昔底德陷阱」,即新強權興起,威脅既有霸權,必然導致二者間的戰爭(形式可能多樣)。美中爭霸戰對全球經濟秩序,包含貿易、投資、供應鏈,以及科技技術移轉等許多方面,都造成顯著的衝擊。目前,令專家憂心,與全球經濟秩序密切相關,且影響可能也不小的,還有一個「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問題。

金德柏格是著名的國際經濟學者。他在多年前為文指出:一九三○年代經濟大恐慌及二次大戰之所以爆發,主要是因當時的美國不願肩負起國際領導者之職責所致;故而他認為國際經濟體系的順利運行,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或領導群,提供「國際公共財」。曾任美國助理國防部長的哈佛教授Joseph Nye,Jr.目睹中國崛起後,美中經濟實力與國際領導地位的相對變化,在二○一七年一月引用金德柏格之說法,警告全球可能陷入「金德柏格陷阱」。

所謂「國際公共財」,指的是可供全球共享,具有強烈外部性的資源、服務、國際組織與體制等,例如自由貿易體制、穩定且高效率的國際金融市場,以及防止衝突的安全機制等。二次大戰之後,全球即因美國承擔了提供國際公共財的領導角色,全球方得以享受六、七十年大致繁榮安定之局面。

然而,前幾年Nye清楚見識到美國經濟地位衰退,在川普主政後,又自國際領導者角色上後撤;而崛起的中國尚未具備國際公共財提供者之能力,故而憂心全球治理可能陷入領導真空,導致全球經濟混亂、安全失序,此即陷入金德柏格陷阱。

此陷阱既然涉及國際公共財的提供,討論即有必要由「公共財」無以規避之問題-「公共財提供成本的分攤」談起。公共財具有的可共享性與外部性,使之難以防止未付費者免費享用,故消費者多有不願支付費用,只想「搭便車」之心理;也因此,公共財通常多由政府提供,並以稅收支應生產成本。

國際公共財同樣存在搭便車的問題,因此,該由哪個國家或哪些國家提供,以及提供與維護所需要的成本應由誰負擔,或如何由各受益國分攤,即成為全球必須面對的棘手問題。

著名國際經濟學者金德柏格(Kindleberger)多年前提出,國際經濟體系的順利運行,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或領導群,提供「國際公共財」。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伊始,美國經濟力量強盛,以國際唯一霸權的地位,提供或倡導許多國際公共財,並慷慨地承擔了大部分的成本。隨後,各國經濟改善,美國透過國際協商,將國際公共財之提供與維護成本轉由享用成員分攤的比率逐漸提高。

惟近期,美國經濟地位式微,對費用負擔日益計較。美國前總統川普主政後,作風更蠻橫;在美國利益優先之口號下,多未經妥適協商,強行要求歐日韓等盟國大幅增加協防的軍事費用負擔;並減少對不合美國利益的國際組織之經費支持,甚至恣意退出或掣肘,對象包括WTO、WHO、巴黎協定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

如今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入主白宮,雖然各界預期他將努力修補與各國及國際組織的關係,但是美國的經濟力量衰退乃是不爭的事實。美國已難以繼續獨力扛起提供國際公共財、支持眾多國際組織,以及維護全球之安全與秩序的國際領導大國之重責大任。因此,全球治理的領導班子勢須重組。

然而,不論如何重組,提供國際公共財以及維護國際安全與秩序之相關經費,如何由所有受益國合理分攤,仍是必須解決的重大問題。

的確,全球經濟金融體系的順利運行,以及國際安全與和平的維護,需要一個可信賴的強國領頭倡導,或由幾個大國或集團共同協商、合作維護。目前具有強烈外部性、全球共同面臨,亟須共謀解決的重大問題,除了迫在眉睫的新冠肺炎疫情、氣候變遷,以及美中對抗導致的供應鏈分化之外,還有各國貨幣競相寬鬆,透由資金跨境流動,干擾新興經濟體匯率與金融穩定;先進國家為了吸引投資,競對資本所得減稅,惡化所得分配;以及分配惡化,進一步引發的民粹盛行與反全球化風潮等。

然而,當今的全球治理領導情勢是:美國的領導能力式微;中國大陸雖然亟欲取美國而代之,但實力猶有不足,且難獲先進國家的信賴。復以美中爭霸仍熾,雙方欠缺互信,期待美中兩強和衷共濟,領導全球合作,共謀上述諸多重大問題的解決之道,並協商國際公共財經費的分攤,恐係緣木求魚,希望渺茫。

是以,全球治理的領導真空或紛擾,在可預見的未來似乎難以避免。從而,全球如何免於落入金德柏格陷阱,還真成了時下全球眾領導人必須面對之重大挑戰!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