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張豐年-增建或加高水庫 難解百年乾旱

張豐年-增建或加高水庫 難解百年乾旱

日前傳出經濟部規劃新建3座水庫,並加高7座水庫壩體,以因應可能出現的百年大旱。但近年國內乾旱之加劇,主要肇因於過度開發導致之溫室效應、澇旱兩級化。

不由上訂定經建開發上限、以全方位之總量管制從根本加以落實,卻思以增建、加高水庫之方式治標,只會讓問題越陷越深,日後更無法收拾。

今年6月4日民間團體面見蔡英文總統時,特別提醒以上建議,並獲行政院列管,甚至開過幾次會,難道全是在打假球?而3年多前,水利署委辦「石岡壩多元取水與大甲溪河道變遷之初步探討案」,主在研擬如何拆壩,該案近期即將完結,並已做出降壩10米之主策。如今水利署若硬要增建、加高水庫,豈非自打嘴巴?

上淤下淘農用水遭剝削

台灣山高水急、河川砂石產出輸移量高居全世界第一(為平均值之100倍),致水庫建成出現上淤下淘之後遺症遙遙領先全球。國外水庫通常預計可使用500年至1000年,但島內卻禍害叢生,用不到50年至100年即需報廢。一旦加高壩體,縱使可多蓄水,但高濁之水就地沉澱、淤積比例不免更為提高,庫容難不會再減?反之,下游之流量減低,連帶泥沙之補注更少,日後上淤下淘之失衡莫非更難以收拾?

至於加高水庫,原地體、壩體能否成承受的問題,建議以國內外過往之失敗案例為借鏡,以免未來後悔莫及:一旦加高水庫,原有壩體、周遭山地、壩體嵌入周遭山地之界面(因地體、建材韌性不免出現落差致反形成結構弱點)能否承受?而台灣山高水急,加上地狹人稠,萬一出現潰壩,洪流瞬間滾滾而下,試問下游人口密集處出現的災難有辦法收拾?

此外,原本各流域下游之農用水與生態基流量就遭受嚴重剝削,一旦增建、加高水庫,受剝削之程度恐會更加嚴重,受害農民將出面抗爭?而各縣市耗費鉅資興建污水回收再生利用廠似多閒置,水利署何不設法幫忙,讓其發揮該有之功能?

水資源之供應確實需要穩定,但穩定總有其上限,若再碰上如九二一層級之地震,或八八水災之雨量,或溫室效應導致之澇旱兩極化加劇,有可能不出問題?期水利專業能善巧有智慧地向上級反映:經建開發確已過頭,如今拆各大壩都已來不及,何能再增建、加高水庫,反讓問題更無法收拾?

最後提醒:行政高層根本不懂水議題,若水利專業無膽識反映,問題永遠無解。築水庫不免嚴重阻礙水流、違反大自然之運作。若水利專業不願提醒上級注意,日後災害層出之惡報勢必由自身概括承受,能不謹慎嗎?

引用來源:蘋果新聞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