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王健壯》NCC委員真不懂新聞專業

王健壯》NCC委員真不懂新聞專業

王健壯
NCC委員懂不懂新聞專業?看了中天換照那場聽證會後,任何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

先談程序。NCC換照並不需召開聽證會,既召開聽證,目的就只有兩個,一是以昭公信,二是給予當事人維護權益機會。但當天聽證主持人卻廿多次駁回中天發言要求,何來維護當事人權益可言?NCC要求媒體遵守公平原則,但未經合意程序就選定的七位鑑定人,卻清一色旗幟鮮明反中天,有何公平可言?又有何公信可昭?

再談專業。NCC監理廣電媒體,廣電專業應有起碼水平,但在聽證詢答過程中,三位委員所提各項問題,無一不是在設陷阱、埋伏筆,明顯有刻意羅織之嫌,但更可怕的是,這些問題徹底暴露了NCC委員對新聞專業的無知。

無知之一是,獨立審查人不可能廿四小時監看新聞,但NCC委員卻問「你每天監看幾小時」、「有沒有超過三小時」、「是即時監看或遠距監看」,好像獨立審查人監看新聞時間愈長就愈盡責,否則就是獨立審查人制度失靈,這是哪門子專業?

無知之二是,任何媒體編採作業都是分層授權,再強勢能幹的編輯主管,也不可能鉅細靡遺監看每則新聞,但NCC委員卻問「是不是每則新聞都要經過編審」、「為什麼編審只有兩位」,好像編審人數愈多,監看新聞則數愈多,內控機制就愈有效,但這是哪門子專業?

無知之三是,新聞有沒有報導價值,要等新聞發生後才知道,全世界沒有哪個媒體會在新聞發生前,就訂定一個機械式的比例原則,來自縛手腳報導新聞。但NCC委員卻問「你認為涉己新聞的比例應該多少」、「對單一特定對象的報導超過百分之八十八比例,是否符合專業」,NCC雖負責廣電監理,但監理的並非廣電內容,撈過界指點媒體新聞製作,這是哪門子專業?

無知之四是,媒體人事任用就像所有企業人事一樣,董事長選任總經理,總經理選任其他員工。但NCC委員卻問「中天總經理誰決定」、「總監誰決定」、「要不要向蔡衍明報告」、「需不需要旺中集團決定」,好像蔡衍明完全不應插手中天人事,插手愈多就表示干預愈多,但這是哪門子專業?

無知之五是,媒體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開,這是至高無上的理想,但全世界有哪個媒體老闆或大股東不過問經營?而且過問方式有千百種,但NCC委員卻問「蔡衍明有沒有加入微信群組」、「總監是不是在群組內」、「蔡衍明多久開一次會」,好像媒體老闆不加入群組、不召開會議,就不會干預新聞事務,但這是哪門子專業?

蔡衍明決定媒體人事、介入新聞,這是事實;中天涉己新聞過多,對特定對象報導比例過高,也是事實,但這些「犯行」足以作為判死的罪證嗎?中天自律內控機制未能阻卻新聞錯誤,有違事實查證原則,更是事實,但立即更正或事後更正,難道不受真正惡意原則保障?司法若處理這些錯誤新聞,難道不會考慮以合理評論原則或合理查證原則,作為阻卻違法的依據?行政處分難道比司法判決對媒體的保障還要更嚴苛?法官判決不能罪不至死而判死,NCC的行政處分更應如此。

當然,NCC若能拿出確鑿證據,證明中天是中資、是紅媒,蔡衍明也是共黨同路人,則中天不但該撤照,法辦都是必要;但若以旺中控股拿中國政府招商補助作為紅媒證據,連陸委會與國安局大概也不敢茍同。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