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賴英照》大法官的戰爭

賴英照》大法官的戰爭

前司法院長賴英照於《聯合報》撰文指出,金斯柏大法官辭世,川普總統決定提名繼任人選。因為離大選只有一個多月,民主黨強烈反對,主張應讓下任總統決定。雙方的衝突,看來會是一場惡戰。

這樣的衝突不是第一次。二○一六年二月十三日史卡利亞大法官在睡夢中過世,大約一個月後,三月十六日,歐巴馬總統提名繼任人選。當時離大選還有八個月,民主黨強烈要求參議院依程序行使同意權。但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堅持不動如山。四年後重演類似的戲碼,只是兩黨攻守易位。

大法官的職責是依照憲法和法律辦案。如果憲法和法律的規定清楚明確,爭議案件依法處理,不論是保守派的史卡利亞或自由派的金斯柏,都有相同的結果,為什麼要為一席大法官如此劍拔弩張?

事實的情況是,憲法和法律的規定常常允許各自解讀的空間。例如禁止同性結婚的問題。二○一五年聯邦最高法院宣告禁止同婚的州法違憲。聯邦憲法增修條文第十四條規定,未經正當法律程序,州法不能剝奪人民的生命、自由或財產。五位大法官依照這項「正當法律程序」條款,宣告同性結婚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州法違憲。

四位大法官提出四篇措辭強烈的不同意見書。羅勃茲院長說,憲法沒有規定婚姻的定義,更沒有賦予同性結婚的權利。由州民依法選出的議員,用州法維持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完全沒有違憲問題。他批評五位大法官把自己偏好的婚姻制度,用判決寫進憲法,將法院轉化為修憲機關,明顯逾越司法權限。

同婚的官司如果在今年審理,聯邦最高法院會宣告禁止同婚的州法完全合憲。憲法一個字沒有改,大法官換了人,結果就是不一樣。

川普執意排除萬難提名新人,目的就是要改變大法官的結構,以便翻轉重大政策。例如歐記健保。這是歐巴馬總統最引以為傲的政績,但法律爭議不斷。二○一二年的Sebelius案,因為羅勃茲院長意外的支持,聯邦最高法院以五票對四票,勉強保住歐記健保。但新的官司以新的理由不斷提出。川普再提一位新人,九位大法官會有六位保守派,宣告健保違憲的可能性就會增加。

重大政策之外,川普還有更切身的利害關係。大選之後如果發生法律爭議,多送一席上去,可能就是致勝的關鍵。二○○○年布希和高爾的官司,大家記憶猶新。十一月七日投票日晚間,開票結果高爾贏得二六七張選舉人票,布希只有二四六張。尚未確定的佛羅里達州有廿五張選舉人票,是勝負的關鍵。

佛州公布的結果,布希只領先一七八四票,占總投票數不到萬分之三,依規定須重新計票。驗票到十一月廿六日,布希只領先高爾五三七票,而且還有許多選票尚未驗完。佛州最高法院裁決繼續計票,但布希上訴聯邦最高法院,要求停止計票。十二月十二日聯邦最高法院以五票對四票裁決停止計票,布希取得關鍵的廿五張選舉人票,當選美國總統。這個故事川普和拜登都很清楚。

不論是重大政策或是大選結果,一旦發生法律爭議,兩億多美國公民不能決定,總統和國會也不能決定,最後決定的是五位大法官。重要的是,憲法條文沒有決定判決的結果。一部憲法各自解讀,大法官的人選常常是勝負的關鍵。而且大法官是終身職,如果五十歲上任,一做就是卅幾年。這樣關鍵的角色,當然兵家必爭。這是兩黨惡戰的根源。只要根源仍在,惡戰不會停止。

(作者為中原大學兼任講座教授)

引用來源:聯合報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